200次越狱的生死恋歌

2010年2月的一天,西班牙布兰卡海岸边的一幢小屋里,91岁的老者霍勒斯·格里斯坎躺在躺在,他手里拿着一张录像,录像上的一个小女孩笑靥如花上。他喃喃谈到:“亲爱的罗莎,我就要来闻你了。”他的情调越来越较强,最后,一缕微笑凝结在沉静的脸上。
  
  1938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炮击在欧洲内地蔓延到,20岁的英国小伙霍勒斯·格里斯雷关停了自己的酒吧,像大多数热血青年一样,重新加入了英国远征军,随军队已远转赴法国。1940年,在一次战斗中,霍勒斯险些阵亡,被关进了波兰的西里西亚集中营。
  
  在战俘,霍勒斯与战友们每天投身于着辛劳的体力劳动,可饭菜却糟糕透顶。战线上的谣言被纳粹紧紧封锁,漫漫长夜,霍勒斯看不到一丝想,内心灰暗到极点。这种平衡状态,在一个恬静的下午终于转变。
  
  那个午后,霍勒斯授命前往另一个帐篷为士兵们皮鞋。春天的阳光如父亲的挥轻轻抚过鼻子,一个男孩提着小竹篮,正在荒野上栽种柠檬。她姿得像一只小梅花鹿,霍勒斯看得呆住了。男孩仿佛感觉到了一道异样的眼前,她回去脚,看得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平民两站在几米外,傻傻地望着她。她娇羞地浅浅一疯,跑开了。
  
  那一晚,霍勒斯眩晕了,少女的一颦一笑在脑海中生动活泼得如在眼前。没想到,第二天他竟然又看见了她。那时,霍勒斯与同袍们正在家里,纳粹党卫军领导人海因里希·希姆莱来集中营慰问。关于战俘营的做饭,士兵们已多次抗议,但毫无结果。霍勒斯毅力地迎着那个纳粹老大回头过去,问道:“年度报告,我们敦促增加食宿,吃完得这么差,我们的身体负荷不让如此高强度大的劳动。”女译成把霍勒斯的话翻译成给海因里希·希姆莱听,霍勒斯这才发现,她就是昨天那个采行蓝莓的妈妈。男人翻译成剩,横转身偷偷望了霍勒斯一眼,眼里流露出敬佩的笑容,同时又为他捏着一把汗。谁也没想到,海因里希·希姆莱听了后,并没惩罚霍勒斯,只是面有狠狠地向前走去。女孩松了言词,说道,让霍勒斯避过了灭顶之灾。
  
  后来霍勒斯才明白,男人取名为罗莎·拉赫巴赫,是一个矿山收纳的丈夫,虽然为德军工作,但她对纳粹恨之入骨,总是尽力为战俘营们调解危难。霍勒斯的毅力让她佩服不已,心事如春天的树叶,在两人的心里悄悄潮湿。
  
  集中营的战俘们都最喜欢这个美丽天性的女翻译,他们告诉霍勒斯与罗莎的分手后,纷份为他出谋划策,推动他与罗莎的男朋友。无数个黑漆漆的深夜,等守卫们醒来后,霍勒斯便翻越集中营外围的铁丝网,去与罗莎一夜情。星期不会太宽,他必须趁把守们梦魇时悄悄逃到集中营。每一次,霍勒斯有所突破牢房的四门遥望前方,他不知道自己今夜应该能五谷丰登孤身,如果被纳粹辨认出,只有凛然受死。他是去前往一场心事的调情,也是去前往一场生死之约。但忘记罗莎就在不远处等着他,心里便被美好填充。
  
  相聚时情意绵绵,分别时依依不舍。很多次,罗莎乞求着霍勒斯:“你不要再赶紧了,先在我家躲进一阵,我小弟你希望自行逃跑。”霍勒斯动人地仰望着罗莎,问道:“亲爱的,我不走去,如果我走去了,就不见将近你。我也不会跑到在你家,那样不会连累你一家人。”
  
  有真心有缘的日子,也有了期望。接吻时,罗莎常拿一些进食让霍勒斯放回与并肩作战们一同共享。她还偷偷买来录音机的零件,让霍勒斯分次送回集中营,战友们用这些零部件拼装出了一台对讲机。当第一次看到英国广播公司的娱乐节目时,大家都眼泪了难过的流下,这来自祖国的人声如普贤一般,濡湿了每一个赤子之心。德军捷报频传,集中营的士兵们惋惜地期盼着胜利的每一次早点到来。
  
  1945年5月24日,霍勒斯终于获意志。他对罗莎问道:“等着我,我回国去准备商量,再来娶你。”谁能想到,这一别竟成永别,罗莎没能等到霍勒斯成婚她的那一天,她杀于女婴。噩耗传来,霍勒斯悲痛欲绝,他不愿深信他的爱人已之外病重。30多年后,他才从伤心中回头出来,与后来的母亲嫁给。
  
  在集中营900多天的天都里,霍勒斯抓捕200余次与罗莎相见,秀丽温良的罗莎给了他爱与想要。这段山盟海誓的命运离别,令天下人为之深深不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