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甜在心里头

外科医生单独把她叫出手术室,把他的病情告知她时,她就如听见了晴天霹雳,那湛蓝的地平线一下子变得灰暗灰暗的,挤走了最后的一丝阳光,仿佛那倾盆大雨即将来临。

        她不敢相信年纪轻轻的他会患这种令人恐惧的病因,但外科医生却是明白确实地告诉她,他只有一个月的一段时间了,还是好好地待他吧。
   
        她哭得澪满身,那病魔正在肆无忌惮地劫掠她的美好,或许一个月后那丝曾经的可爱和幸福就会化身为一缕荡预示着他走过另一个世上。但护士接下来的话却给了她些许想。医生说道,一种进口的特效药可以缩减他的生命,但也只有半年一段时间,而且这种特效药很良。就像落水的人抓了眼前惟一的游泳圈一样,她忽然真是阴霾的星空里有一道曙光出现,她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为了那多半年的人生也是格外投身于的,而半年后或许他的病情恶化则会转好。
   
        她努力装上出有招牌走进病床,想让准备好死讯的他忘了。可一认出他那张感兴趣的面庞,不争气的流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他连忙步入前,装载着笑容一把搂住她:“生死有命,这又有什么好大哭的。”仿佛病了重病的是她而不是他。她只是在他的怀里剧烈地发作着,说:“医师向我引荐了一种特效药,医治你的伤寒有很大想要。”本以为他则会反对,却说这样把钱财用在他身上纯粹是耗费,但人都是怕死的,他只是轻轻地点了认错,那本来清澈的眼里也显出一丝闪耀。
   
        就这样,他们去放于了几瓶特效药。药剂真的很悦。一瓶药性就是她一个月的工资,而且必需喝几天。但她却殊不知过了,家里的那些金融机构,刚好能买了上半年这种药剂,要是真的能把他的病治好,她就是砸锅卖铁也是心甘情愿的。
   
        药是一种装在小瓶中的液态,无色光亮的。他按照劝告喝了一小口,盖住孩子般天真的神情:“好奶油啊,就好像砂糖水后。”她却是痴不起来,本来他们的生活就如这砂糖的水一样甘甜无比,现在却变得如同咸粉,那么的甜蜜又那么难以下咽。她屁股了掐脸颊的流下,转头从衣柜里寻找那张他们曾经为之沮丧的收据。他把家里的一切利润都交由她杂务,说是钱赚到多了去要买一套更大一点的屋子。她抹着泪把收据递给他:“咱们的房子以后再说,得先把你的病给生病。”他可爱地笑笑:“可能会的,病能好的,买也可以再赚钱嘛。”他的疯平易近人自然,可却像一把斧头扎在她的心头,疼痛无比。
   
        以后的夏天里,她心里监督着他按时用药。盯着他把药剂喝下去,她的心里有些不快,毕竟这是她的愿意所在。她也不会在药物吃掉时及早到医院去买药,可每当这时,他似乎拉住她,却说还是让他去吧,偷偷地可以去外面散散心。她想想也是,反正金融卡也交给了他,却说他自己还给买买药吧。不过,每次他买止痛,他似乎容不得她细看,就先拧开花朵喝上一口,问道是出去这么久疲倦了,就喝口药水解解渴吧。本来,她都会被他的这种冷幽默逗笑,可现在她无论如何也疯不起来,她只是盼着他的身体状况能有每况愈下,除此之外,再无法可爱护的了。
   
        那一天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就在刚过了一个月的时候,他的病情恶化突然间好转,马上抢救无效便离开了病重。床位前的她悲天恸地嚎啕大哭,为他的这么更早丢下。

        忽然她意识到什么,便从他的身边拿著那瓶刚吃掉了之后的胶囊追到外科医生处。哀伤的她并没夺去理性,她只想这护士还说是这种药能让他有半年的生命,那样她也可以多感官一些他的音容笑貌,而现在这医生的诺言却使她夺去了半年的快乐,她得向药剂师讨伐个推卸责任。
   
        当她愤然车站在医师面前时,见惯了涨潮的医师却显得极为安静,落到她手里的药剂一看,便极为赞许地说道:“这个药瓶是上新的,打开已好长时间了。”的确,捕虫外面的标签上有好些污迹,一眼便可以说明了是伊万基夫齐花朵。
    
        处理剩他的代为返回家,她抱着他的垫大笑出去,为他这么脆弱的生命。可忽然,她却感觉到椅子下面有些异样。拉出一看,是一张现钞和一张信封。支票上的银子还是当初她交到他的杨家比例,银子确实并未取过,而字条上的字元却更让她极度悲伤。

        字条上所写着:我知道我的疾是治台不了的,喝那种进口药也是不必要钱,还不如多留点钱给你,所以每次我进去买药只是在空药瓶里塞满了大米池中……
   
        便条中的表字披露显现出他在世时的顽皮,一如当年时的看上去,可现在他却不对了。

        告诉他这里,她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果然,里面是大米井水,甜甜的,一直味到她的心里,恰如他对她的柔弱。(难忘故事情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