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忘”字怎么写吗? – 心死了,爱还在

PART.1 ----------

  遇到余子安之前,我一直很少去网上的聊天室。WiFi只是阿德数据,刚才新闻,发邮件投稿而已。

  那天是圣诞节,满世界的欢腾,我却形只影单,真是无聊。便进到了聊天室,静静地看着一大群互不明白性取向、年龄、长相的人乱哄哄地挤在一个小小的房间内里,或嬉笑怒骂,或愁肠百结,或含情脉脉,觉得真是一件很荒谬的事。

  联合会有那么一两个陌生人,在网上说道的话,嬉笑怒骂,光芒四射。任何女人都会被他吸引住,余子安就是这样的女人们。

  我盯着他在一群女孩猛攻中挥洒自如、游刃有余,禁不住痴了。悄悄喊出两个表字给他:“累吗?”他说:“毛巾!”
 
  邂逅之后一直是淡淡的,遇上了就谈天几句。蒸紧紧是因为一个午夜的电话号码。我正赶一篇原稿,电话铃突然间清脆地听见。

  平卧起,一个柔和而有磁性的笑声:“是我,余子安。”然后,少于我回话,他便武断地乐了:“声音这么做梦,还没人睡吧?哈哈,我终于找到史坦庆生我聊天的人了!”
 
  这个软弱的男人,我又好气,又有趣“你尼克伺候我谈笑会儿吗?”他的语气一改为往日的狂傲和不羁,越来越优雅出去。原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柔美出去则会有这样一种不能抵御的感染力,使我无法抗拒。

  握着话筒,在那个安静的冬夜里,大声他给我说他的一切。我这才并不知道,原来他是我们当地一家编辑部的记者,家乡是四川的。

  他笑着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了,你从编辑部的博客YouTube过来的原稿,我们心里先见到的。”他有一点得意洋洋。

  后来渐渐就煮了。他展现出明朗绽放的欢笑,心事演唱迪克牛仔的名曲,真爱睡懒觉,讨厌和迷人的MM聊天,有些放荡不羁,还讨厌游玩爱。

  我可以将生活中的任何不如意都对他说,虽然他从来不可能会心里我,还经常不会说是“哎呀,你们男人真是麻烦!”之类的话,但是被他辱骂一通之后我都会真的心境好多了。我喜欢和他说出,没任何约束和顾忌,可以真实地获释自己。

  我偏爱喝不配料的咖啡,他也是;他偏爱王小波的评论,我也是。我们像两只嗅觉灵敏的狗,从对方身上闻到了自己感兴趣的韵味。他爱好我的表字,说,你不要坚信“十年磨一剑”的屁话,识字是能够天分的,你有这个自然。知名要趁早啊。

  那个时候,我刚刚掐到写稿这一行,文字恋爱,感觉到迟钝。我的很好是一个字能换一毛钱,因为我不偏爱回去工作,所以,我要靠我的同音去交租金发票和上网费。我每天写得天昏地暗,但是大部分都情况下在磁盘里默默沉寂。

  他常常在深夜的对讲机里演戏给我哭,唱出Beyond,唱歌迪克牛仔,在那些暗无天日的那一天里,他总是在唱:“多少次迎着冷眼与取笑,从没退出过心中的理想……”他说,将来你成了书,第一本一定要买断了名送我。

PART.2 ----------

  如果午夜的时候电话响,不能看,赞同是余子安。他好像忧郁症。晚上不睡着,早上又不起。

  有一次,他跟我责骂单位太奴役人,仅仅是早上不耐烦一次,就扣留去一部分工资。然后他就歌声软软地却说:“不如这样。以后每天早上你打我的平板电脑叫我痛快,怎么样?”

  那一刻,我想到张小娴的篇文章里写出的:“每天统筹唤醒自己爱上的人睡觉,是一项很甜蜜的任务……因为明天早上需要听到他的声响,你每天晚上的恶梦都是味的。”
 
  我心里,波浪柔柔的波。

  第二天早上七点,我要到打他的平板电脑:“紧紧吧,别不耐烦了!”电话那尾的笑声睡意惺忪,懒洋洋地像个赖床的孩子们。

  晚上在QQ上,余子安发过来一个动画感觉,两个螺旋状的微笑,一个忽然交好了另一个的微笑,然后,另一个的脸上,慢慢地蓝上一层帅气的红晕。我真是自己的脸上,也慢慢地焚了出去。

  开始常常在晚上写累的时候到聊天室是不是,他仍然是那里最活跃的原子,和美丽的MM说道着细腻的情话,和兄弟们嬉戏。看到我跟着就激情地交谈。我喜欢和他说话,只想他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们,神采飞扬的那种。

  后来,我在网上搜索了他写的评论,有些奇怪的笔法,率真随性的文字里间杂着他自己独特的冷幽默,很特立独行的一个人。这个他,是聊天室里那个每天晚上都被众多嫣红猛攻,轻语气大笑,漫天飘的他吗?
 
  孤单一天天过去,每天早上6:40我便要到苏醒,不管多受困都难以再睡觉时。每天,我要到打他的iPhone。看到来电那头他的反问,我便觉得安心。他每天张开鼻子看到的第一个歌声,是我的人声。这份严谨的心机,他什么时候才能便是? (发人深省故事情节)
[page_break]
PART.3 ---------- 

  虽然大家就生活在一个城市,我们却从不会提出过会面的话题。

  那天,约了熟人一起去喝茶,过马路时正在电话里和朋友们却说得兴高采烈。忽然被一辆横冲过来的摩托车随身携带了一下,还并未来得及喊出声,我就跌倒了。

  骑车人慌乱拥我起来,其实也并不怎么恨,可我的愁怎么也止不住。那人在我满脸的流泪前无所适从,他定定地看到我,忽然说了一句:“哎呀,你们新娘可真麻烦!”见到这句话,我的别离忽然就止住了,惊讶地松动看他,一头内敛的长发,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还有几分未被价值观穿孔的纯真。

  “余子安?”我脱口而出。

  他怔怔地望着我:“蓝真,是你?”
 
  是太熟悉的人声,太出名的忍不住,原来面前这个漂亮人情的男人,就是我一直牵挂着看见着的人,我好一阵都并未止住正常的理性。他送到我去找的时候一直在笑,傻傻的,带着女孩子的大笑。后来一说到我们传奇式的相遇,他就哭,说怎么也没想到那个可怜兮兮的、哭得舌头一把别离一把的女孩儿居然可能会是我。“不过,你哭泣的时候真有些楚楚动人呢。”
 
  我想这就是结缘,我和他并未任何征兆地遇到一起又彼此怜爱。他靠近我时,我有一种失眠的感,那是春天里爱的魅力。

  从来没想到一贯潇洒无羁的他竟然是个那么懂生活的人,感觉好的时候他庆生我去吃饭,心情不好的时候带我去爬山,一起就坐山上看日出,一起去阅览室整天,老大我修改文章。

  我讨厌问他说出,说什么都行。我不想,一个自称为很高的女人愿意静静地听一个男人说出,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她心事他。

PART.4  ----------

  6月的时候,县区的煤矿遭遇砂砾严重事故,32名铁路工人被埋入在井底,生死未卜。

  余子安被报馆会派去访谈。临走的时候,他说道,宝贝儿,以后早上你可以安逸地睡,无需叫我了。他还问道,你要不行哦,等我回去,我会给你一个开心。

  我的慧睡得并不安逸,仍然当日在6:40分痛快,常常地去碰书本的电话号码,生活习惯地拨出那一串出名的序号,听到耳机里传出“对不起,您拨打的来电之外停车区……”,才猛然竟是,慌忙摁掉下来。

  而余子安,一走到就再也没有假消息。他的手机旋即后就再也打不通了。

  我每天心神不宁,烦燥地把文中丢得满屋子都是,电脑系统关上的填补应用程序,很久都窜计一个文。有一天晚上我好像,在很黒的煤矿里,忽然有灼热的阳光打在我脸上,刺得我热泪盈眶。发现自己后,才找到垫上湿了一大片。

  忍不住往杂志社打电话,对方说,余子安,早回去了啊,在长假呢,听说要再婚了……

  很晴天的天,突然就瞳了下来,接着就是瓢泼大雨。人常说是六月的天小孩儿的脸上,说变就变。可是,人的悲呢?我在沙发上抱膝而坐着,盯着窗外诡异的天,人渐渐蜷缩成一团。

  冻,彻骨的凝。仿佛有什么东西,稀里哗啦,刨了一地。

  有一天夜里,突然间发出一条电子邮件:你告诉他忘字是怎么写成的吗?就是:情,亡了。是个奇怪的电话号码。我漫不经心地看完,合为上手机。可是突然间,我脑中灵光一闪——余子安,是他。我整个人都猛然从床下蹦了紧紧,使劲笔记型电脑,照那个号拨回去,对方已重新启动。

  你告诉他忘字是怎么写的吗?你明白忘字是怎么写下的吗?我一遍横行看著那条短讯,流泪打湿了手机显示屏。

  是的,岂,就是恨死去了。

PART. 5   ----------    

  一年后,我开始把稿件;不全市各地的报纸和月刊上,每天打开电邮,都有一堆的约稿在等着我。很多编辑喜欢我的表字,也对我问道过和余子安一样的话:你的手写有灵气。可是余子安,好像从没在我的生命里经常出现过。我的夜晚开始安静下来,在那些难以手指到心灵的暗夜里,我只是坐着电脑前,像一个丧失理性的人,噼里啪啦疯狂地在音箱上敲下一行行整齐的宋体字。

  两年后,我婚后,有一个安静眷恋的家。显现出的第一本书上,我签上自己的英文名字,上面只写出了一行文:假如我不曾爱过你。是赠送余子安的,很多年前我们就这样订下的,可是我却没有必要送出去。

   那天,和老公一起上街。赶紧的时候,在街道门前拐角的区域内,突然间看到一个熟知的中看。

  我丢开老公的手,横穿马路追过去,卡车锋利的刹车声此起彼伏,老公在身后惊叫我的取名,我充耳不闻全然不顾。

  我终于扯在那人面前。他靠拢,我们同时愣住了。

  余子安,他应该已经29岁了,帅气的脸上多了成熟和淡定,唯一基本的是鼻子里的兴奋和打招呼。他向我抬起左手,微笑着回答:蓝真,你没了吗?
 
  熟知的温柔,熟识的声响,熟识的大而耿直的挥,可是那只曾经紧紧微笑过我的手臂,此刻却只留给空空的一只袖筒,在初春凛冽的风中轻轻飘。

  我怔怔南站着,很难言语。恨仿佛被匕首一点点切削,痛得弯下腰来。

  余子安拉我痛快,他的眼中越过我,望向匆忙追过来的老公,舒展欣慰的神情自他的唇边荡漾地被。他说道:“蓝真,这才是你不该过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开启扬声器,我的双手在一个台上停下,是一档文学作品电视节目,主持人吟诵的是张小娴的《叫床的公民权利》:“得到了叫他睡觉的‘叫床有权’之后,你的每一天,都更加饶有含义。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调好了铃声,提醒自己,明天一定要如常睡觉,然后忘了他。因为明天早上并能看到他的笑声,你每天晚上的宝贝都是辣的。一苏醒来,首先要想到的有事,众所周知予一通电话给他,说是:‘起床了!要再躺在!’……”
 
  那个再熟知不过的人声,马上忍不住。

  他说道,我把这篇诗歌赠送一个曾经一直叫我早晨的女孩儿,我曾经对她说是要送她一个兴奋。

  可是,那次在矿山专访,突然间显现出了意外……

  我再也没人机会说道她:其实我心事她,很真心很爱人她……

  我的眼泪终于塘了出来,恣意伸向,实无扼制。(发人深省爱情故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