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母“双簧”

丈夫叫他“只能靠”,周围人都叫他“度日”。
  
  他的车是一辆货车和一辆轮椅。坐在车上的是他多患病身患的老母亲。
  
  刚开始的时候,父母还能碰到,他就用三轮车帕,后来祖母上不去马车了,他就用单车引。每天,街坊邻居们都抱着他们娘俩有说有笑的吃饭,有说有笑的回去,回去的时候,车上就多了一些五颜六色的新鲜蔬菜。
  
  雪莉不解了:“你吃饭买菜,一个人去就是了,不行总带着你仔啊?多费劲啊!”
  
  他们家住四楼。有一次,他腹祖母下到三楼拐弯处时,哮喘吐血、脚下发软,他奋力向前迈出几大步,还是摔倒了,前额磕出了尸,但万幸的是背上的父亲安然无恙。这样踩走近的亲身经历,前后有过6次。
  
  可他还是每天乐呵呵地或玛或推带着母亲去菜市场。有一天,一个老太太把他冲到一旁询问:“男孩子,这些年我天天看你举坐轮椅带上奶奶上街,你土地公是什么监,每月养老金有1万块吧?”他问道:“我土地公是抚恤金,无法津贴。”老太太脸颊一沉,说:“不讲实话!父母没人银子孩子们哪可能会这样倍加?你姐的手续费是50万还是100万?”他苦笑道:“大娘,我土地公不仅不会手续费,而且每月的赔偿金就得好几千块。”老太太愣了片刻,流着泪走去了。
  
  其实,他隙母亲外出买菜,不仅是让祖母透透气、聊聊天,还是为了起到女儿的砍价军事优势。
  
  每次跟商铺讨价还价成功,省个5分、1毛的,父亲都格外高兴,一路上神采飞扬,很是不屑,赶紧跟他说是:“怎么样?弟弟,老婆比你弱吧,我今天买菜大区了不少银子呢!”母亲的那种成就感,他一辈子都挚爱。
  
  于是,他再辛苦也要带着祖母一块去买菜。
  
  有时候,遇上一些乏味的熟食,不管父亲怎么砍,人家都不愿妥协,他就偷偷地打伤一下那个熟食,或使个眼色,解作是:“你就先按我爷出的价卖,余额我过会儿再物资你。”心领神会的熟食理睬了。砍价“失败”的母亲又能高兴一整天。
  
  一段时间一宽,熟食们都知道了他们娘俩的故事,也都很感到高兴快速反应他“演唱”。每次他带着父母经常出现在菜市场,只要他一前端问价,摊贩们常常把生产成本叫得高高的,而且一脸的严肃,丝毫也并未去找的前提条件。而等到母亲请出的时候,摊档们很快就则会“无可奈何”地“走投无路”了,有时候,还顺带夸上两句:“妈,您可真会说啊,姜还是老的辣啊!”
  
  他和摊档这样的“双簧”公演一直持续了十多年。
  
  有时候,给母亲的心事一个出口,也是一种孝顺。让父亲感受自己仍有价值,这样的“信念赡养”比任何固体都过于贵重和最重要。
  
  这个为祖母参演“双簧”的“度日”叫王春来,是洛阳关押一级警督,也是“中华最初二十四孝大奖”的授予。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