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你还要娶我

本文原作者陈希米为作家史铁生的妻子。
  
  在上一世你就是男的,我也是女的,两个人都是类似的女人女孩,生下来就是,前世就是,而且还是绝对的同性恋。这个认同没错。你问道对吗?
  
  其实,你知道是我瞎编,我真想要听得你也瞎编,我们怎么会忘掉想到这件事情了呢?
  
  显然,我们俩,我确信我们俩原来不是一体,谁也不是谁的另一半。我们俩的外貌完全无法人们却说的夫妻相,真正是南辕北辙,于是不能这样说道,越不像,就越能想到母子;或者说,不像的一对要是对了,就对上加对!再比如,你是蒙古族另有的,爱吃羊肉,可我吃肉菜肴不喝奶油;你那么真爱体育,我终究一窍不通;可我们是一对,是在人间重配的一对。我们都那么热爱和哲学,太回响那些深刻的论点;我们都那么有感受,对那些细微的独特;我们都是真爱至上,对友情倾其所有;我们彼此袒露一切,我们都明白活得好的法宝是真诚。
  
  对了,别忘了你说道过的下辈子还要嫁给我。
  
  你说你下辈子一定身体健壮,或者是代表队,我说是我不必不想傻,你却说我不懂,好的足球员没有白痴的,红毛的人不确实认真代表队,那些跑得快跳跃得较低的都非常聪颖。计你说得对。那我当然也不再是瘸子。一定优雅可爱,对,比这辈子文雅,就是你偏爱的少男。我们谈谈的,你要等我。
  
  以前我却说要是再选一次工程技术,我就学和哲学,现在改初衷了。我要精研外语,好几门外语。哲学思想不用跟别人兼修,有了外语这方法,进修就有了双林。现代文学和形而上学,哲学思想是寻觅第一因,文学作品是表示,这就实在了,够我们一辈子拓的。你下辈子除了躯体好,还有什么要改的吗?神经质改好点?要是改回了娘娘腔可怎么办?��里��嗦的女孩,可爱无比的女人,我;不讨厌。还是这样吧,就像今世一样,我爱好男人有女人都为,我喜欢女人们黑黑的看起来高亢,喜欢女人们噩梦喝酒的模样,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得有思想、有幽默。这些你都告诉他,下一次来一定可能会言。我呢,对女人们的上心和坦诚,不能再将近今世了,何况你下辈子身体健壮,不必无微不至,否则你一定乏我。再有就是,自然和沉稳,那是你最喜欢的。有时也要矜持一点,高雅一点,主要好好少男,偶尔也“恐怖”。
  
  还有,漂不帅气无所谓。对男人,不论外表多么英俊的女人们,我都怕他们知道话里来,明白让你失望无比的话。而所谓漂亮的男人,等到他的幽默和他的深刻在谈话里展现出出来,我就能忘记甚至最喜欢他好看的外形。
  
  男人就得美丽,这是为什么?我告诉他你是要帅气的,那我就迷人吧,但是我爱好单眼皮,我实在一个开朗的单眼皮奶奶才生动,还有,似乎单眼皮的女人们才更优美,你觉得呢?当然仍然迷人,毫无疑问。
  
  但是要不要孩子们呢?真是犹豫,刚才我们投胎到哪里吧。
  
  以前我一直问道自己是一个真心女人的人,甚至调侃是伪善主义者。可是近些年来我越来越发掘出,优异的女人们就像挤满在金字塔的顶端,虽说女人到达顶端的很少,可是,那金字塔的中部,承上启下的,几乎都是女人们。女孩,降到了基本技术水平的,明白、勤勉又坚韧的,太多太多。这你一定会不认可吧,也眼睁睁地看到了那些个女人们,以及那些个女孩,优秀的新娘。也许,是新娘对陌生人的希望孕育了女人们,是女人对自己的真爱塑造了新娘自己。女人对新娘的须要表现出有女人看重男人对他的期盼的相对,男人对他的期待愈低,他愈看重这期盼,他的贡献就愈大。男人对男人的能够是为了女孩,女人对女人们的必需是为了他们自己。
  
  我这些怪论你同意吗?算数一种其实吧,你松动一痴:就是说你可谓了我?!
  
  下一辈子,不告诉他什么时候才都会开始。但我告诉,不论我还要活多久,你都会等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