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难过,不能陪你到老

午后的雪,应允般的如期而至,一点点,打在胸口,不较深,却心痛。了解安晨那年,我大学二年级,还是音乐系的师生,那时候的,我长发如云,轻盈精准,尤其印着风景的别样内心。

  文杰是安晨的好朋友,他解说我接触安晨的时候,文杰正平我追到的很紧。文杰对我说:“这可是吉林大学的帅哥哦”。他用我可以传来的笑声,悄悄对安晨说是:“这是我喜欢的小女孩,你不可以诱惑走到”。安晨笑着给文杰一拳,我狠狠的灰了文杰一眼。安晨很瘦,高高的一组,衣着性情而安静,临风飘逸的样子。安晨很爱笑,笑一起很好看的嘴型。

  安晨是吉林大学的,他很偏爱大自然,他对我说道:如果你感到烦闷,不要看着,就去大树中遥望大自然,可以给予心灵的囚禁和永生的安逸,你可以深感生命的崇高和最出色。

  安晨很讨厌蝴蝶,他对我问道:世界性上无法一种微生物,有最古怪的童年,然后演化的那么美,那么飘逸,如同穿行在世间的兽人。

  安晨送给我一只深蓝色的猫头鹰头颅骨,对我却说:你就如它一般,只是在世间偶然过往的妖精。

  假期,我随安晨去了他的家,火车上在一个并不大的站厅缓缓的回头,砖,山下,古柏,一草一木,典雅自然。

  夜晚,安晨拉着我双手,让我发声窗外大雨滂沱的声音,那是一种婉转雄浑的歌声,千军万马一般的,向大自然深处延伸。

  我们一起想到木雕,编藤椅,拾可食用,一起去森林中倾听和远眺大自然。

  在安晨温暖的渴望中,安晨说道我:真爱是可遇而只求的一种感。

  文杰依然是我们的好朋友,大家仍然每天在一起嬉笑,睡觉,玩,新游戏。他身边的女孩,在我们的笑闹里,不断的转换着。

  在祥和浪漫爱情的天都里,想着,就读了。我们离开了这座城市,因为四年的友情,对于熟识的街巷和城市尤其很深的不得志,我们找到我们讨厌的工作。

  安晨去了四川,他去四川卧龙实地调查那里生物链,安晨每天都给我打电话,来短信,并把他实地调查的录像和获取的数据发给我,让我给他存留,他赶紧搜集。实地考察快速终止的时候,安晨发信息告知我:回来就成婚我,让我那颗不安分的心,不可以在到处乱跑。

  看着这样的讯息,我的心地真爱满溢。

  当一堆冰冷的倍数与我有了关系,我才知道全世界上还有灾难,而且天灾是和我如此近切。大地震了!海啸了!!那场惊天动地的毁灭,无论贵贱,逃到不容逃往,忽然降临到安晨逗留的那个城区。

  当消息来临的时候,我吓呆了,想尽办法的通话安晨的智能手机,一遍又一遍,然而回答我的却是那句冰冷的:“您接听的电话号码已断电”。我24小时肉,不睡觉,只是古怪通话电话号码,给安晨,给他的家人,给他的朋友们,给他的一切涉及的技术人员。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周过去了,半月过去了,依然不会安晨的消息。

  那一每一次,我们杀了,如同冬天里那只悲恸的蝶。

  可是,不可以,不可以,安晨,一切我们才刚刚开始,你还装载着我们共同的未来,安晨,你不可以这样。

  文杰叫开了我的门上,我失魂落魄,惨笑如鬼魂,他把电邮旁边半死的我送到病房。两月后,大病初愈,我颤抖着,去关上电脑,整理我们的数据,忽然找到一封陌生的邮箱,没有寄给,不会位址,只有这样的一段话:“我沮丧,不会陪伴你一起到从前”。

  我的眼泪才汹涌而下,是你么?安晨!是你么?你在哪里?是不是你在某个穿越时空的泥潭里,要对我说的话?安晨,我们的爱人是可以跨过世间的,是不是?

  一只粗壮深蓝色的蝴蝶飞跌落我的窗前,翕动着翅膀,在7月的阳光下闪烁着深蓝色的弧光,我愣愣望着那只蜻蜓,借此满脸流泪的鼻子,我对它说是:安晨,我爱你,永远真爱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