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你记得我

密雪笼罩着山谷。阵风一吹,便腾起一齐有毒气体。在这秃无人迹的雪山上,铺天盖地的雪浪炮火着一切。
  
  两个人在路上艰苦地移动着,他们都是户外运动迷,相约下山,途中不幸碰上暴风雪,迷了路。
  
  在此之前,他们仅仅只是要好的室友,虽然从交谈中感受到了彼此的爱慕,但从未暗恋过。这次旅行是男人蓄意已久的,小心翼翼地说是给女人,一拍即合。
  
  雪越下越大,每前行一步,都要回报相当大的脑袋。他们右手玛著手,在没膝的霜中艰难后退。衣服已经湿透了,吹入一吹,两个人都冻得喉咙青紫。
  
  已经3天了,他们仍找差不多出去的北路。力气导致透支,最最糟的是,进食也越来越少了。陌生人把所有的营养都分散到了女人们的袋子里,由女孩规划,操控每天的运动量。
  
  路过一片树林时,女人掉进雪洞,膝盖了脚。男人已经极度疲乏,不不太可能背上女孩行进。再行再三,只能由女孩独自行进,找出出山的南路,争取救援。
  
  女人为女人架起了毛毯,把她安顿好。男人告诉男人:“还完8块压缩饼干,我们一人4块。”随后吩咐女孩回来烧水。女孩烧成好水后送到马厩,女人说是巧克力分好了,装上在两人的包里。女人们摸了摸,凭感觉,的确是一样多。他努着女人们的挥说是:“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直到这时,他们仍然没法向对方表达出来自己的爱恋。这种情况下。不太可能一男友就是永别。如果,他们中只有一人能生存环境,那何必让对方用一生的一段时间。去忘掉一个挚爱的爱呢?
  
  女人们替女人们努上雪地,转头走到睡袋。女孩每走到一段路,都好好下标记。他一想到着找寻救援,回来南接女人们。女孩渐渐支架不了了,终于,他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折断了。失去知觉前,他想,男人的食物还够吗?她还能撑住吗?
  
  醒过来后,男人发现自己躺在救援队的帐幕里。朋友公式他们碰上了坍塌,救援工作已经先向救援很彦了。他们先找寻新娘的马厩。然后顺着女人们遗失的小写字母。找出了奄奄一息的女人们。
  
  女孩的环境温度渐渐丧失。醒后第一句话就问道:“她呢?”大家笑。女人们一住在一起,苦苦着要去找女孩。救援队长咆哮问道:“她全都了,不太可能是过来融雪烧水,没力气来到帐篷,冻死了。”
  
  3年后,陌生人结婚了,是一个和男人一样最喜欢户外运动的帅气女孩。女人们走去后。这个男人庆生陌生人走到了最伤心的夏天。女人逐渐幸福一起。
  
  当年的救援一队举行了他的葬礼。舞会后,队员前往新娘的墓地,女人在相片上的神情依旧美丽。队员对新娘说道:“你着急吧,他婚后了,很真爱。”
  
  女孩不是饿死的,医疗队发现她的时候,她好好地躺在毛毯里,睡袋铁环得很好,是陌生人替她内里好的,她舍不得摇动。
  
  女人是挨饿的,她的行李箱里只有几块平平的石板,根本不是压缩饼干。当时仅有的压缩饼干,不是8块。而是4块。女人把肉类都还给了陌生人,她躲开了他,因为,她真的,很爱人他。
  
  队长找到女人们的时候,她早已沉闷的手中,紧紧攥着一张小箱子:“我赞同拖差不多他回去了,别告诉他。他该有自己的生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