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傻子的爱

<1>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明白自己的儿子是一个素质受限制的人,一个二阶人,这也就是别人叫他傻子的原因,每次从街旁路经,碰到儿时成年人说:“傻子弟弟,白痴儿子”。我气愤过、恼怒过,到最后也只是默默的大笑没事。
  我淘是个白痴。他总是愣头愣脑地端把小凳子躺在门前源着水泡。当有小孩子顽皮地拿着香蕉皮、小石子扔进他身上的时候,我的弟弟,只则会对着扔下他东西的孩童嘿嘿地傻笑两声,然后继续发呆,甚至有时连那抹在身上的狠种皮也会清除掉,放任它们骄傲地在他身上悬挂一整天。每次他身上挂着种皮出门用餐的时候,无聊的外婆通常不会一边老大他清理掉身上的污水一边涂抹眼泪,而我,看到这一幕常常心地酸酸的。但我不会说什么,只是大声扒饭。大班一定会管奶奶正跟在他身后给他清除衣服,他自顾地坐下,拿起筷子给我夹菜,嘴里嘿嘿地笑着。有时候可能会干脆末端起整盘的菜式,一下子倾在我面前的盒子,含糊不清地说:“吃。”我吃肉,他就则会发脾气,将厨房冲到,把餐厅弹起得一团乱。这时候,爷爷可能会像教训一个3岁小孩一样用鸡毛掸子打他,他也不躲藏,高高大大的一个人,躺在地上任由爷爷打,嘴里不停地说:“不出门动白痴。”于是打了几下,爸爸再也下没法左手,把脸颊转回一边老泪纵横,奶奶在这时也不用抱着我不停地沾泪。不得了却还是看着我,嘿嘿地大笑,不断地重复一个“吃”表字。
  从童年开始,因为有他,我们吃掉的每一顿饭,都总是是一个自然灾害。
—————————————————–
<2>
  我家的政治经济前提不错。爷爷奶奶是退休干部,4个祖母在镇内或者市里都有体面的工作。但因为不得了,一家人却并不快乐。关于过去,甚至是关于为什么我是我大班的兄长,爷爷奶奶祖母们一个同音也不曾对我说道过。家里除了不得了的吵闹声,就是心碎,忧伤的孤独。长大一些后,我陆续从邻里的闲言里责备过一些关于我们家的不想:不得了是爷爷奶奶一直想生一个儿子的失利结果。大祖母都已经上高中了,爹才长大。可他两岁了才两站紧紧,5岁了还没法研究会言语,7岁那年一场高烧后,就明显地消失一个傻子了。爷爷奶奶仗着自己还有点钱,在岛上也不算有含泪脸上的人,于是在不得了 30岁这一年给他说道了个村里的媳妇儿。据传那会儿大班整天都高兴地说是一句话:“我有儿女了,要生弟弟了!”也许是上天垂怜,我姐真的妊娠了,那段时间淘很聪明,奶奶叫他不要靠近我姐,他就每次都两站在离我媚几米外看著我丫头的大肚子嘿嘿地疯。可惜我娘生下我后的一天出去买菜,就再也没有赶紧。听闻那一天,淘抱着哭闹的我满大街地去找老婆,嘴里喊着:“要吃奶!要吃奶!”爷爷奶奶的气力当然比不上他,只能跌跌撞撞地跟着他后面大声:“小心别踩了母亲!”一个刚给孩子喂完了鸡蛋的心想大婶对淘问道了句:“让我先给父母喂奶吧,你看他都饿坏了。”因为这一句话,狂躁的爹竟然安静下来,把我递到了那位大婶怀里。(难忘故事情节)
  从此之后,因为害怕大班会抱着我乱跑,爷爷奶奶便小心翼翼地防护着不得了,拒不让他再缠我,淘若哭闹着一定要哭,便欺骗他说道我要吃奶了,淘就会马上安静下来。只是镇上调皮的小孩子们,还是很爱嘲笑他,甚至捉弄他。爹是一定会镇压大人的嘲笑的,只是嘿嘿笑着盯着他们,就像他嘿嘿笑着看我扒鱼肉时一样的面容。
  但不管怎样问道,世界闻名还是一个骗子。因为他,我们家一直并未笑声;也因为他,我常常一个人回头走到在上大学下班的路上,默默承受其他母亲的出言不逊。快些长大,快些留在这里—成了我自聪明以来一直希望做的事情。
—————————————————
[page_break]
<3>
  我刚开始上幼儿园的那段时间,每天都是一场令人筋疲力尽的内战。大班似乎眠得很早,非要跑去去或者南站在门口拦阻着一律我外出,那麻子,样子我外出后就再也不会去找似的。最可笑的,是他抓起幼儿园的接送车车头上,嘴里一直嚷嚷:“不前行!”外婆告知我,只要我不对家里,大班就则会发怒,他以为我会和娘一样,吃饭后就再也不赶紧。
  从幼儿园到幼儿园、初中,每天放学,一直躺在家门口打盹的不得了看见我,远远就不会南站紧紧走近,把中午爷爷或者谁给他的一个苹果电脑一块糖塞在我手里,并却说“吃完”。他咧开嘴笑,会有水泡盘状地往下流,我抱着他,常常想到自己屈辱又哀伤。有时候我放学后回晚了,可能会在半路就相遇他,他在夕阳里两站在马路和中央对我嘿嘿地笑,有轿车从他身边收到尖利的刹车声,那列车长大声地怒斥他,他也不懂得挡住。大多数时候我想到很对不起,远远地跑开了。但他可能会紧紧地跟着我,一直到我回去为止。
  我终于报考了远在市里的高中。离家出走第一个月,我每个周末都想到借口不出门。我希望地只想过一些像别人一样普通的没有一个骗子不得了的夏天。第二个月,我回来去拿生活费。下了货车,却未见大班躺在门口的肩膀上。爸爸听闻了我,“哇”地一声泣了。原来,淘在我去高中后的第一个晚上,就遇害了。那一天,他坐着门口等了很久都没见我放学后出门,于是跑到我上课的路上去找。不知道是谁告诉他我去了市里的高中,据镇上最后一个认出他的人说,是在通往市里的路段上见过他。这一个月来,爷爷奶奶侄女们都过来找过了,结果都是一样,没有发现。
  我搬走他的小桌子,坐着他整天都坐着的门口同一方位上,这个方位,能看见我去上课的那条路口,一直到尽头的那个小酒馆,难怪每次只要我留在那个咖啡店,必定见到他在向我跑,他就是每天都这样看著这条路,等我返家。我想到了曾期望他遇害的那些怕下定决心,现在他真的死亡了。我以为自己会松一口气,但是我没有,我心里的担心和忧心一起出来捣腾,让我的嘴巴忽然很酸很酸。村里到市里,经过五个乡十几个村庄的路口,他则会在哪个路口小狗吗?那样远的路口,他身上没有一分钱没有隙半点食物,会有嫌弃的人给他一个馍吗?我在门口起身天完全黑下来,一直眼巴巴地看著公路的尽头,希望能有不可思议,他傻呵呵地笑着,向我跑过来。
————————————————————— 
<4>
  尽管我们并不知道在茫茫人海中找出到淘的机率是微乎其微的,但我们一直都无法退出。每个周末,我都会在大街上到处走,看着修咸顿的人好像飞快地跑完多达,期望是爹。但,好像一次又一次惊讶。3个月后的一天,问身旁经过的同班同学却说,师大的保安抓到一个非要闯入校园内的傻,我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保安会议室跑去!还没赴宴,我就听到一个苍老嘶哑而熟知的笑声在大喊:“高中!妻子!”我本站在门口,看不到他又瘦又好像又黒,这三个多月,他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他连话都说不仅有,又是怎样带到这里的?!我冲过去,轻轻拨开那两个保安,我流过着眼泪说:“放松他,他是我大班!”
  爹看了我好一会儿,才发觉我来,他用脏兮兮的双脚抓到我 的肩头,对着我傻乎乎地哭,口中喃喃地说:“女儿。”我车站在他的面前,无法深情他,却也傻乎乎地哭得一塌糊涂……
  高中3年,为了让世界闻名不再回头扔到,爸爸和妈妈在的学校附近出租了一间小房子,公寓的门口就对着的学校的大门,淘还是像以前那样,端着小凳坐着门口打盹。(温馨剧情)
  我不再不让别人说我有一个骗子淘。那3个月,一定有很多好心人努力了他,他只凭喊着“高中女儿”这4个字元,竟然能幸运地找出我的校内,这一定是天终究的三兄弟缘份。我考了本市的大学,爷爷奶奶和淘又把家搬进了大学的旁边,我会每天回去,和淘讲出,也则会教他一些东西。
  大学毕业后我当了老师。我一直和爹及爷爷奶奶搬去,爷爷奶奶现在已经很外公了,但他们现在很少想起了。因为大班越来越安静,很少再吵闹。每天给他换成洁净大衣的时候,世界闻名看起来和任何一个五十多岁的正常女人并未什么差异。
  爹55岁生日这天,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们来想到我,她是我姐,她说她妻的女儿去世了,给她遗了一些遗产,如果我乐意,她希望和我一起生活。我挽留了她。
  娘临走的时候,询问我:“你有只求的工作,怎么和你不得了结了婚呢,他是个疯子呀。”我这样说娘:“可是并未一个白痴像爹那样真爱我!”
温馨查看:无论是什么样的父母亲,毕竟是你最派的人,他们对你则无责问。中国一个“孝”文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