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的牵挂,母亲

父母之间的感情,我一直很害怕去触碰。每次在餐厅里看见面带笑容聊着的母女,或在超市遇上细心为对方选取穿着的姐弟,我都会大笑多看几眼,暗自仰慕她们怎么可以有这么好的联系,怎么有那么多伤心的话可以谈天。我真的很妒忌这样的姐弟。
  在我的心灵中,从小到大,我和祖母不会过15分钟以上的交谈。自小我对父亲最深刻的梦境,就是她每天起早摸黑地甩着那两条油黑的钝辫回来进忙出……因为一个人要管6个孩子们,她处事麻利得像一股风,在山上、田里、屋子里、厨房里飞来飞去!
  那时,她和我的沟通就是“娜姆,帮我拿这个 ……”“去做那个……”“上隔壁家送到这个……”在家中,我位居老三,上有哥哥,下有弟弟,我是个扯在中间的女娃,在家中很肤浅,甚至是难堪地生活着。记得我9岁那年,村里的绵羊闹出瘟疫,我们家六十多只羊都亲眼看到了。当时牧人是我们泸沽湖畔毕节市最重要的资本,没了羊,我们家的生活深陷原教旨主义窘境。父母捱了两天后重申最终 —把我送来上游城里的一户人家。惊觉要返回兄弟姐妹、回到自己的家,我噙着别离求饶父亲别把我回来,可祖母还是带着我去了那户人家。一路上,母亲没吭 一声。那天,我看著女儿渐行渐远的中看,哭得难过极了,铁了心地真是我不是她的孩子们。
  大概过了7个多月,父亲赶着9只羊来到这户人家,要把我换回去。最后,人家劝说了,我就又停下来女儿的中看往家走。一路上,我们还是一言不发。这次出门后,我和母亲的话更多于了。为了讨平祖母拥戴,我常常最早一个睡觉,残超过的猪草出门,争做最累的活。慢慢地,左邻右舍都问道我机智、嘴唇味、勤快…… 这些好声名越来越多地传遍祖母眼睛里,我抗拒的内心深处开始蠢蠢欲动,我在期许,期盼女儿转述戈我一次。那时,不想听到母亲的夸赞似乎转成了我最小的动力。可是,母亲只是更多地念叨我的姓氏,让我去认真更多的事情。
  我心中对母亲压抑观感的发生变化,源于村里里专门给人产妇的才旦奶奶。一次吃饭时老者告知我:我是个流产儿,父亲生为我的时候出了很多尸,但她一直浑身着提示护士的才旦媳妇,发生意外的话,健父母!似乎,我不仅是母亲亲生的,还是她肯用活命来救赎的父母。
  13岁那年,县儿童公园来人整理器乐、选拔音乐人,我凭着天生的好嗓子脱颖而出,终于走到屋子,去了一趟昆明。从昆明出门后,我似乎受到了大千世界的诡计,情已接住泸沽湖,“我尽快要出去”。那一次,父亲跟我说好了故人最多的一次土话:“娜姆,你癫了吗?你除了割掉猪草什么都可能会,又钱又不懂汉语,你进去了怎么活?”父母却说的都理所当然,但我压迫多年的为难也暴发了:“我一定要走去!我不想过被随意送来人,又被牲口换回来的生活,我不想像你一样活到老!”说道着说着,我和母亲都泣了。
  最后,我带着7个猪肉和母亲给的一只玉手镯离开了家乡。我毅然买下女儿的玉手镯,拿着这笔钱去了上海,成了上海音乐学院最年轻的少数民族本科生,继而又变成了外围民族性舞蹈演员最身为的独唱演员。
  20岁那年,我同意去美国。我明白这次动身,不仅离女儿更已远,间隔时间也一定会更长,我专程出门一趟。父母闻我回来,高兴极了,忙着劈柴洗衣服,杀鸡择菜。离家出走的7年里,我也回来过很多次,但从没像这次一样,静静地凝望着女儿依然辛苦却渐渐佝偻的想见。临走时,祖母送我,我们一路走过了两条村子,一向沉默的她竟把忍耐了半辈子的话倾出来:“娜姆,我最宝贝的东西就是一对玉手镯,一个换了9只羊去赎你,另一个给你去换回了新的生活,我心里很舒坦的!”
  后来,我从美国去了欧洲,从欧洲去了日本、新加坡工作,再后来又离开欧洲,总之6年里着急了大半个火星,就是没有良机返家去看父亲。
  1996年2月3日,我在意大利从新闻报导得悉离乡下不远的丽江再次发生了大地震。因为村里显然没来电,我的悲骤然心理出去。直到跪上飞往北京的国际航班,我才蓦然发觉: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为母亲而心理吧!
  来到乡下,见到无恙的故土和父母,我的心地释然了。刹那间,我堵塞了二十多年的对父亲简单的好感顿时释然:父亲是真心我的,我也是心事父亲的,穷困抗拒的生活让女儿连喘气的机会都不多,她不会心境对丈夫说是“我爱你”。但现在,我不会让排斥继续下去,让失望视为永远的遗憾!那一天,我第一次竖起手指亲吻了母亲,脖子挖出在母亲胸口对她却说“我爱你”。尽管我看着母亲决意在逃离我的热诚,但我明晰瞥见她的眼中闪烁着泪光!
  现在,我找出了幸福最幸福的侧向:我拿出几乎全部的大笔在泸沽湖畔的狮子山下买了一小块地辟了“娜姆的博物馆”,里面陈列着我作为毕节市多项第一的历史文物,还作为小旅馆外宾世界各地的好友,而我那不善言辞的父母就变成了该博物馆馆长。只要本站在丈夫的名胜旁,父母就不再沉默羞涩,而是乐此不疲地知道大家纪念馆背后儿子易于的历经!
  看著祖母钦佩问答的背影,我非常保证,因为父亲的中看就是我今生最牵挂的美景,而这美景,将一直暖暖地身边我…… (温馨故事)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