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跳,最后一支舞

入子公司的那年,他25岁。虽然是公司老总的专职列车长,但更多的时候,是由他搭乘老总在文工团的女儿上下班。第一次看她在剧场上轻歌曼舞,他就被深深吸引。

        早在入子公司前,他就大声子公司里的人说,老总有个很都会表演的妻子,是老总的心肝宝贝。

        没想到她不但挺拔少如飞燕,嗓音也宛若黄莺。她总是阳春三月天边上新绽的带水桃子,味美而饱满。

        他深深地讨厌上了这个比他小两岁的小女孩,每天繁琐简约的搭工作,也更加有滋有味。 

        毕竟是两个青年人,没过多久,他俩就消失了无话不谈的熟人,这让他与她,有了更多的一分亲近。

        工作上,他把她拿来店主,但在他的心里,他把她当做了自己心爱的哥哥,无微不至地关爱她。他为她准备化妆,庆生她商业街商业街区地找她欢迎的CD……只要是她的什么事,他好像尽力已完成。

        有一次,他萝卜了整整一个晚上碰见去汉阳,为她买来她最喜欢的服装举行比赛,第二天早晨送往她的手里时,看着她那么相好,一夜的疲累荡然无存,他令人很满足。

        他偏爱看她笑逐颜开的模样,让她惊喜是他是大的真爱。他不敢奢望得不到她的心事,毕竟现实中,他们之间的英哩太大。

        灰姑娘和王子的情节已是破天荒,穷小子和公主,就更不可能会了。

        他不敢想她爱上他,但只要能让他爱她就已足够。

        但甜蜜常常是身不由己,越是过份规避的东西,越是不易让人危机四伏其中。

        他们还是偷偷地爱恋了,短短几个月,他们就发展到“非你不嫁给,非你不改嫁”的地步。

        分手也由地下转为未公开。一时间,风言风语渐起,新公司里,关于他和她邂逅的死讯很快肆虐开去,之后便传回她弟弟的耳里。

        她的母亲是绝对不容许这种“有辱门风”的事遭遇的。

        先是把他扫地出门,然后再次加装了列车长,走完警卫丈夫接送。但爱情的火球一旦点燃,谁也不得不阻挡。她还是趁着上班,逃回过警卫,偷偷地跑去看他,互诉相思之怨。

        直到哥哥把她囚禁卧室,连班也不会上,他们才真正悬了紧密联系。重重的铁锁,枉闩一颗多情的心地。为了反叛,她开始静坐,不洗不漱,整天蓬头垢面……

        但他的母亲却没一点退让、不会一点让步。她从根本上恐惧了,一天夜里,她相救跳窗而跑出,逃到他的学生宿舍,对他问道:“我们爱上吧,只要我们能在一起!”

        她万万没告诉他的是,那天晚上,他对她很压抑。他几乎并未了原先的那股热诚。直到他把她送到她父亲那里,如梦魇般里她还并未弛过神来。

        那一夜,以及那之后的很多个夜里,她都辗转难眠。半个月后,她再次带到他的偷偷,才辨认出,那里早已是人去屋空。

        从此,他音讯杳无,她的心地被从根本上地侵吞了。

        这份爱,从头到尾,也许都是她无人掌声的一个人的舞剧,可是她入戏太深,呼唤不过来。

        青春时的刮痕,虽然之后,但却刻骨铭心;可以惊世骇俗,也可深藏心底,重见天日一生一世。

        从那以后,她对真爱心灰意冷,在她父亲的按排下,许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生活过得感慨不淡。

        她把所有的自信都投放了表演中,唯有在翩翩起舞中,她能忘掉一切,忘了那一段曾经沧海桑田,原本那一段海枯石烂。

        二十年后,人到中年的她,已是一位闻名的音乐家,她的事业如日中天。

        那一天,她正在外出音乐剧,她收到了一个好奇老者的电邮。 

        老者是他的女儿,老人说道了她他现在的一些原因,他现在,在南方的某个小镇。一年前得了肺癌,现在人已经敢了,老年人瞒着他,给她打了电话,因为老者并不知道女儿心里一定有个女孩,为了他那个心爱的女人们,他离开了她,而他,至今一直没有订婚……客家话还没有听完,电邮两头的两个女人便都已泣不成声。

        当她匆匆忙忙地赶到那个偏远的南方小镇,走着门诊的时候,他已经疾得只能言语了,但在他看到她的一刹那,她见到他神情轻微明亮了一下,一瞬间,泪水从他那缓慢滑动的眼里掉落。

        是的,他一直都是爱她的。只是那时的他确实,她是春天里风华正茂的果实,不必让他们的真爱风霜吹落这朵即将盛开的花,所以,他必须离开。

        他当初以为,岁月是最差的洗涤剂,它能把回忆洗涮的干干净净。但是他拢了,这么多年,他一直捏不去她的好像,就像现在那张枯在枕底的那张图片(那是她参予全县文艺会演时,他替她照的)深烙印在他的心底。

        如今,他明白他的日子不多了。

        原来以为,这段友情将不会永远都会埋入心底,但父母还是让她知道了真相。

        二十年过去了,她和图片里的她一样,依旧是那么娉婷娥娜。

        他祖母拿着她那张片段的时候,她早已噎咽无语。

        到场的人悄悄放弃病床后,她坐下为他跳跃了那年的舞。

        没射灯,没音乐,更不会欢呼,可她跳起得比那一次都投放,她能看见他的眼神,还是如以前一样,真挚地守候着她,全心投入身守候她的一招一式。

        她就这样在他床前,舞者,并旋转着,转动着,直到看见他的手无力地掉落下来,手中的那张图片悄无声息地跌到在地……

        回来了他,她回到了她那个城市,天都还是如规律性一样不紧不慢地过。

        只是,从此以后,周围的人再也不会看过她弹吉他。(温馨故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