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里的自由

爱过一个女人,他柔情蜜意地跟我却说:“其实,我给了你很多公民权利。”
  
  那一刻,我只好微笑着提示他:“我的权利是我的,用不着你来给我。”
  
  在真爱中,人们常常向往他根本原因你的为自由而心甘情愿召上自己的自由。对意志的抛弃,理论上对甜蜜的忠勇。
  
  我们为爱上一个不意志的人而难过难过。可是,当我们爱上一个自由的人时,却渴求他抛弃意志之身。
  
  爱人在山崩地裂的时候,我们甘愿成为恋人手上被饲养的鸟儿或是被驯服的羚羊,也期望对方如此。然后有一天,我们开始感慨在空中飞翔和在水边跳的夏天。
  
  我们甘愿征服自己的意志,也只能保持一段之后的时光。地久天长的爱,不是用誓言来为对方戴着上手铐,而是用信赖把他释放。
  
  你和我并不知道,亲情里并没有绝对的自由,心里牵挂着所爱的人,默默背弃彼此的允诺。天涯海角,好像挂念着他,被他占有着,这岂是自认的公民权利?
  
  何谓意志?
  
  大志的时候,为自由带上点倔强。后来,我们用意志来可兑换爱恋。你是我的,你的公民权利也是我的。
  
  然后,有一天,我们猛然苏醒,权利是内心深处的安静。我可以心安理得去做到不想做到的事。我是公民权利的,并未激怒我自己。我是天上的鸽,你是林中的猎豹,各有自己的一张版图,只是我们刚巧深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