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被爱

在一个有关真爱的系列讲座上,有位题名为“21岁青年”的好友传了一张字条回答我,写出着:“我是个很无法热情的人,我想到自己长得很丑,仿佛好好什么都给人家看笑话,活在世界上,总是一个废弃物,像我这样的人,有年满发现我要的真爱吗?”嘉宾一边念完着便条,听者们一边捧腹大笑。一个人把自己讽刺转成那个模样,显然是侮辱自己到让人想笑的境地,毕竟不能鬼大家不会正义感
  
  我也在“并未正义感”的那一族里,但是还是忍着哭问:“请不要遽着妳,先找寻自己、寻找自信再说吧;想到将近坚强,一定找差不多真爱。”
  
  无论如何,俊男帅气获得爱恋的机遇较多,但标准差与总是男女之间相差无几,外表不是占有幸福的国际单位制。
  
  公正地却说,我们未必可能会得不到我们希望的真爱,不管多么希望,要使那个只想的女人也情有独钟于你,必须好多固执;要他始终如一,则是固执加在期望合谋追击,也未必会赢的一盘棋。
  
  有自信的人,不必仰赖“想的亲情”如天体撞行星、如乐透中大奖一样去找上你,才不愿幸福快乐,即使给与不想的亲情,他都觉得自己活得还极佳。
  
  热情是认为我们是个可以爱与被爱的外星。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