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爱里接纳不公平

一段完备的离婚差不多守住了整个爱情的大半大部分,但真正并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原始离婚恐怕不多。婚姻关系固然有快乐、甜蜜、令人难忘,但更多是衣食住行的荒谬、没完没了的争执、一陈未变的乏味。而最难以让人采纳的恐怕是“不不公”。
  
  譬如,明明很心思地为他粥一次饭,却获得一个“味道不很差”的评价;明明是想分摊他的工作世间,可他没心没肺地回来一句“你别对我的工作指手画脚,我最讨厌颐指气使的男人”;明明是因为母亲节才让他要买的玫瑰花巧克力,却被当成“愚蠢”……而他呢,同样也有为难的时候:明明是加班费晚归,却被她猜疑则会爱人去了;明明送到她送给却被指出做到了“亏心事”希望弥补;明明花大钱给岳母卖补品,却遭到“自由行”嫌疑……这样的“不不公”,别说采纳,就是承受都很难!
  
  其实,婚姻里面的“不公正”暴力事件远远都是这些,但无一例外的,当我们深知这些不公正的时候,第一个反应通常都是生气,继而大发雷霆,随后双剑相见、针尖对麦芒,直到某一方战胜某一直至善罢甘休。
  
  可我们为什么要仗个你赢我决胜负才史坦偃旗息鼓?那是因为,我们在爱人着的时候把枕边人当成了挚爱,所以爱就不会更加浓厚;而矛盾时,则把对方视作了敌方,那一刻,所有累积的心事烟消云散。如果按照这个语义换成个视角希望,其实,只要我们无论什么时候把真心放在第一位,把枕边人看做自己的双亲、母亲一样亲密关系,那一定寡了许多“不公平”的人格感,即便是有,也很易于消亡大半。
  
  任何危急的感官,讲究的都是“防患于未然”,外遇中的不公正事件真相也一样,如果我们豪爽多一些坦白、协调,那么当这些暴力事件消失时,一定不能实在那么后悔、愤怒、不公平。并不一定说吧:你明明很苦心地为丈夫粥了一次羹,为什么取得了一个“甜味不佳”的赞誉呢?状况不外乎是你想到得真的不好,或者他并不爱好这个风味。如果是第一个因素,你的技术并不好,他的高度评价真实确实,似乎并不至于让你令人那么不公平竞争;如果是第二个情况,你为什么不出煲汤前了解一下他的味道呢?再反过来说吧,妻子的羹好好得的确不好或者不和自己兴致,但她毕竟花上了很多心思,再不好你也不应当批评她,也许你觉得“不不公”,但时说,这是恋人的心意,你是在“真心”里准许不公正,其实很公正。如果你暗中告知她你的味道喜欢,那么下次你收获的可能会就是真正让你回味无穷的美味,以及极其公平竞争的美好。
  
  跌宕起伏的外遇中,“爱”就是经营的其本质——在爱里接纳不不公,在爱里忽视不极致,在爱里可先大笑说道对不起,在爱里抛弃更迷人的美艳,更在爱里对“机缘和才是”俯首称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