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女人注定幸福

16年前的一个夏天,一个男人的初中女同学来他家看他。
  
  女同学拎着大袋小袋的衣服。那个时候,还盛转盘,女同学亲手做了两套,一套赠送陌生人刚出生不久的孩子们,一套送给这个同学。
  
  30岁的年纪,对十四五岁的情窦初开依旧念念不忘。男同学千里迢迢从外出赶过来,在敲击门口的一瞬间,陌生人就傻了眼。
  
  两个人难堪地而立在那里。陌生人的女友自然并不知道遭遇了什么,自信地客人:“同学们来了,还不叫她出去坐坐。”陌生人这才回来神来。
  
  3个人的对谈显得惊讶,所谓是聊聊最近的生活以及孩子们,永远在“哇,孩子好温柔”“你现在怎么样”这些无关痛痒的话中翻来覆去。
  
  男生要走去了。女孩犹犹豫豫,30多岁的他,非得说是早就忘了彼此,似乎为时过早,或许连跨过,都看起来那么枉。
  
  女孩的老婆却说,女同学难得来,你庆生她去外面吃完个饺子,叙叙旧。说忤,拿了100元银子,帕到老公手里。那些年,街头的大丝瓜还只贩4元,咖啡店里的100元还可以点上几个好酱。女人和男生出了门。
  
  那一年,我家住在她家旁边,我还是个初中生。隔着纱窗,我看见女人的妈妈淡然的温柔,和女孩安慰的大眼睛。
  
  新娘说道:“说什么,你去吧,母亲我领着就可以。”男人深情地上去,说道:“好。”
  
  在他们对视的那一刻,我开始明白,什么样的伴侣,是不错的离婚。
  
  这以后,女同学偶尔还是都会来串门,只是早就没了第一次会面时的难堪。女人和女人们一起下厨饭菜,男生和他的先生坐着屋中,两对母女,好像也是两对好朋友。
  
  女儿常常跟我说是,有一种新娘注定天生则会真爱,那就是始终自信心,始终毅力,始终希望,始终深信灿烂的女人。
  
  我的母亲是我这辈子见过说道自己真爱最多的女人们。美好,或许真的就是越说越付,当越说自己幸福的时候,或许也真的则会感到美好。
  
  年青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公事,是漆牛仔裤。父母是那种较易瘦特质,从我有潜意识起,她做的多达的有事,就是每天成门前,在盒子前面前后左右地照。你告诉,袖粗大的新娘,工具箱着紧身裙,常常可能会变得走样,可女儿还是自信地昂首挺胸回家。
  
  父亲的另一个热情,是对于弟弟。我母亲年青的时候是个美男子,论颜值,父亲是完败的。弟弟当时在企业当小为首,因为是财务科,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特别多,哥哥还被流言污辱过两三次。
  
  传言终归是传闻,祖母无法像很多男人一样反问自己的女儿。祖母说是:“一、我深信我的女士;二、我也相信自己的自觉。”你说,她真的没人疑点吗?
  
  作为一个暗恋自己女人们的女人们,我相信也不会有。但女儿似乎对他们的婚姻关系充满着信心,也始终给我这样的努力:我的家人很相恋。所以,弟弟不会脱轨,作为妹妹,我百分之百重用他。
  
  女儿有母亲的原则,我娶妻之后,她常常嘱我,除非亲眼所见,不要随便揣测自己的母亲,那样很更容易让传言只能碎你得来不易的爱恋。
  
  后来,父母双双临时工。弟弟很快找寻了新的工作,确保家里的衣食无忧。父亲,则坚决去了一家该公司管堆放。许多人不了解。凭儿子的本事,饲全家人并不困难。但父母还是高兴地去上班。
  
  堆放是在只身10多公里的地方,每天早上,祖母都骑着车外出,晚上还常常轮班,一个月收益,不足1000元。许多年的暑假,我都陪着祖母在暗淡的堆放里,她管她的售,我写下我的作业。她用并不灵活的高难度,井井有条地好好着每一件可能会准备的冤枉,欢欢喜喜,无怨无悔。
  
  有人询问母亲,你怎么每天都是高高兴兴的。父亲问道:“我有人生的贫穷,有健康的肌肉,我吃得饱、睡得着、还能赚钱,当然真的快乐啊。”
  
  女儿道出那段客家话的时候,我特别感动。许多人都忘了一个朴素的明白,幸福的假定,从来都在自己心中。觉得自己真爱,才是真的真爱。
  
  渡边淳一《说好真爱》中有一段话:“爱情不是一个很难界定的东西,而是自己去感受到和体验的东西。”人生也是。它经卷在我们胸口,流过每一条细密的微血管,充满到有血有肉的肉体,渗进长久的心中。
  
  为什么有些女人可以有跋山涉水的勇敢,有无所畏惧的果敢,有从容不迫的淡然,有一往无前的岁月期待?
  
  因为,那是天生预见幸福的女人们。她们会对过去有无限的尊重,对当下有最自信心的感恩,对未来有最幸福的继续前进。
  
  那些实在自己真爱的女人们,其实,天生就归入幸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