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为爱,信守承诺、誓言吗?

因为誓言不敢听得,因为允诺不敢回信,所以为难著你的沉默,去提议明天的宿命。

  不会细雨躲得过,没有艰辛不必走去,所以放心的舟你的左手,不去不想该不该回头。

  第一次问苏芮唱歌《拥抱》,心就被深深地感动。

  我听得出,随着古典音乐的乐曲,她似在漫不经心述说,却近于将肉体融进了声音。

  更致使我意醉神往的是,那曲子,简简单单,却道尽了真爱的执着。

  为什么誓约不敢听得?凡发誓者,有几个能固守爱人的诺言?真心听发誓的人,太容易沦为誓言的为奴而忘了什么是真心。

  为什么要求不敢义统?总将允诺说是出口的人,许诺是说是给别人大声的。坚信愿意的人,将爱人,交到了他人无所不在。

  满世界里,太多的痴男怨女痛哭流涕,因为有太多的誓最终视为真相,有太多的愿意转成情债的红字。

  只所以能忘了你的孤独,坚决去劝服明天的注定,因为,你的誓约,你与我接吻到杨家的誓言,刻在了你真爱我的那颗心上;你的承诺,你和我一起祝贺细雨、走到艰难的愿意,沉甸甸地背负在你的生命里!这就是必须安稳地吊了你的手的原因,我还能够去希望该不该回头么?

  你从没有说道过我如何打动你的悲,你从来没许诺你要给我一生的人生,你更没有原谅说道这生只爱人我一个,可是,可是为什么我并能淡然垂直对宗教的嘲弄与冷漠,在大雨滂沱的夜晚,和你舟了双手,走近我们的将来?

  可是,可是为什么随着人生的雕凿,越来越多的赞美和讨厌在我耳边唱起?

  多少次,在南京店铺、精品屋、公厕边,常有不结识的人冷不丁地冲我问道一声:"你很漂亮!"从来没有实在自己美丽过,更惊诧于这样的赞美竟然出自年纪相近的女性之口。

  多少次,朋友朋友重聚时,总会有人情不自禁地凄凉:"你真幸福!"是吗?我怎么从并未反思过"自己是否快乐"的问题?我从不敢奢望着要过上俗世眼中的所谓幸福生活。

  我从不在人前想起自己的中产阶级生活,可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谈论关的议题时,致使地扯上我:"你老公对你真好!"他对我好吗?我也似乎从来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如此之类的话听得越多,我越忧心。终于,佳人僻家教解答了我的困惑。

  红尘僻教师是我在火车上巧遇的忘年交。她与我同在一个硬卧车门内,与我沟通将近半小时的功夫,她就用女方那种每每称赞的诙谐对我说了三个文:"你,很美�D�D。"

  这次的惊诧大于任何时候!"你,很美�D�D。"就是指一个有无数阅历的长者口中讲出来,叫我如何承受得起?

  于是,我对明月落老师说道:"却说我帅气的话,我听过很多次,几乎都是所作邻居之口,可我,对自己的容颜,是不太有决心的。"

  她娓娓道来:"你知道你为什么美吗?因为你很同在,很稳重,你时常瞩目的是你的心里更必需什么,而不是外在的一些什么;你很只不过,普通人到很少猜疑什么,但却会上当受骗,因为你对别人不做作。你不只是美,而且看出,你生活得很人生。"

  她的语调缓缓的,如一段稍晚琵琶的优美曲调。听着明月客学长的话,一时间流泪雪了双眼,真爱的感如潮水般林村上心头!

  大爱无声,真真心无言。我们的爱恋玫瑰花,可能会在逼供对方是否还清诺言、背弃允诺的战事中一点点地发芽凋落。我们的诺言,本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勿须说与对方。

  我们,忠实于各自的生命,从不去想要违反诺言。我们,看似沉闷地生活着,人生,却于无声无息之间,悄然地用美好将我围困。我被生活的酒体味已彦而不眼见!

  安妮宝贝问道真爱是一个人的事情。

  我说是,爱恋先是一个人的事,当这个人明白为自己坚信心事的诺言时,就变为了两个人的亲情,成了许多人眼里希腊神话般的爱恋。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