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拉底:失恋不要紧

苏(苏格拉底):父母,为什么悲痛?
  
  失(失恋者):我爱人了。
  
  苏:哦,这很正常。如果失恋了没忧伤,恋爱大概就并未什么甜味。可是,年轻一代,我怎么注意到你对寂寞的顺利完成甚至比对爱情的完成还要倾心呢?
  
  失:到手的蜂蜜给掉了,这份遗憾,这份穿越时空,您非个中人,怎知其中的酸楚啊。
  
  苏:拿走了就是扔了,何不再次向前走去,鲜美的葡萄酒还有很多。
  
  失:准备好,等到海枯石烂,直到她回心转意向我抱着。
  
  苏:但这一天也许永远一定会到来。你最后可能会眼睁睁地看著她和另一个人走去了去的。柏拉图(左)/与亚里士多德(右)
  
  失:那我就用自尽来指出我的诚心。
  
  苏:但如果这样,你不但保住了你的爱人,同时还挽回了你自己,你则会损失惨重双倍的人员伤亡。
  
  失:踩上她一脚如何?我未获的别人也别胜过。
  
  苏:可这情况下使你离她更远,而你本来是只想与她更近似于的。
  
  失:您说是我该怎么办?我可真的很爱人她。
  
  苏:真的很真爱?
  
  失:是的。
  
  苏:那你当然想要你所爱的人幸福?
  
  失:那是自然。
  
  苏:如果她指出离开你是一种幸福呢?
  
  失:会的!她曾经跟我却说,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令人人生!
  
  苏:那是曾经,是过去,可她现在并不这么指出。
  
  失:这就是说,她一直在假装我?
  
  苏:不,她一直对你很忠诚。当她心事你的时候,她和你在一起,现在她不爱你,她就回去了,世界性上再无法比这更大的忠于。如果她不再心事你,却还装的对你很有友情,甚至跟你结婚、妻,那才是真正的骗呢。
  
  失:可我为她所完成的友情不是白白浪费了吗?谁来补偿我?
  
  苏:不,你的情意从来没有节省,根本不存有补偿的难题,因为在你付出友情的同时,她也对你付出了情意,在你给她美好的时候,她也给了你幸福。
  
  失:可是,她现在不爱我了,我却还拼命地真爱着她,这多不公平啊!
  
  苏:的确不公平,我是却说你对所爱的那个人不公平。本来,爱她是你的权利,但爱不爱你则是她的公民权,而你却想在自己行使权力公民权利的时候免除别人履行公民权的权利,这是何等的不公正!
  
  失:可是您看得明明白白,现在痛苦的是我而不是她,是我在为她痛苦。
  
  苏:为她而痛苦?她的天都不太可能过得很好,不如说是你为自己而痛苦吧。明明是为自己,却还借机别人的反。年轻人,德行可不必扔到哟。
  
  失:依您的说是,这一切倒成了我的有错?
  
  苏:是的,从一开始你就犯了错。如果你能给她随之而来真爱,她是一定会从你的生活中留在的。要并不知道,没有人可能会抛弃人生。
  
  失:可她连机会都不给我,您说道荒谬不可恶?
  
  苏:当然无耻。好在你现在已经破灭了这个可恶的人,你不该感到高兴,小孩。
  
  失:高兴?怎么可能呢。不管怎么问道,我是被人给遗弃了,这总是叫人倍感自卑感的。
  
  苏:不,许多人的身上不能有敬佩,不应自大。要忘记,被摒弃的并不是就是不好的。
  
  失:此话怎讲?
  
  苏:有一次,我在超市相中一套优雅的服饰,堪称爱不释手,营业员回答我要不要。你对了我怎么说?我却说较硬极差,不要!其实,我袋子里并未钱。许多人,也许你就是这件与世隔绝的和服。
  
  失:您真则会安慰人,惜您还是无法把我从爱情的痛苦中站起。
  
  苏:是的,我很遗憾自己并未这个能力。但,可以向你提拔一位有战斗能力的好友。
  
  失:谁?
  
  苏:间隔时间,时间是人最毫无疑问的教师。我见过无数被爱情痛苦得死去活来的人,是小时设法他们抚平了心灵的创伤,并新的为他们可选择了恶梦中情人,最后他们都尽情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份世间欢乐。
  
  失:诚心我也有这一天,可我的第一步该从哪里做起呢?
  
  苏:去衷心那个摒弃你的人,为她祝福。
  
  失:为什么?
  
  苏:因为她给了你一份忠诚,给了你找到幸福的新的机会。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