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功利性

我们曾以为,纯粹的爱情与曾当过、报酬、名誉教授、地位、面容等皆牵涉到,在它面前,人人平等。但奥斯丁早已借简爱之口说明了了爱恋表象:“如果真主彰显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
  
  难于回到我,就像我现在难于返回你一样。可耶和华没这样安排。”
  
  亲情从来不其实。无论如何誓言“我爱人的是你本身”,还是有那么多人自由选择了责怪和放弃:“你已经不是我当初心事的那个人了。”抨击真心的实例显得面目可憎、让人沮丧,不过是因为不愿认定:自己的爱不会预想的快乐,它感受到执着各种因素。
  
  不只是打斗神权执著才可能会让真心变得复杂。所有的真心,都创建在一个强盛原因之上:她的
  
  美貌让人慰藉,他的强壮让你有安全感,和你匹配的文采、特质、热爱使你慰藉……人天生向往美丽,想要能有一件动人得可以赞颂的事物,去填入感情需求量的洼地,破灭孤独,并赞同自我。心事即是最佳可选择。
  
  爱情是为了满足私欲而生,袒露本质也许会让人满意,仿佛世上最后一处伊甸园也被断言。但这不是一件好事。与其因为对亲情的希望过极高,引致一味在那些让人难过、满意、痛苦的事情中徘徊往复,不如宣称这是个无用的开始,然后共同努力,在日后的岁月中让一味考量显得越来越少,最后收成一个好故事情节。
  
  已经有许多人实在了这点。多元文化爱人的不令人难忘,了解自身的缺陷,真诚忽略和忘掉那些妨碍我们相爱的原因;无论顺境逆境、富有穷人、身心健康痛苦,一生一世都彼此爱上、照顾和认同的所谓,其实远比1991年苏联的甜蜜剧作总数更多,更震撼人心。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