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爱情,生在最深的绝望里

苗圃合演一部囚犯真爱歌舞片《凤凰》,写到是一对重罪女生,在关押里造成了情意,历经35年错综复杂终于走到一起的情节。
  
  片子很难忘,但至极感激的,是这部片子的真实的设计。女主人公的范本叫俞维凤,是个漂亮的上海上山下乡,高中一就读就去江苏连云港五七干校,因母亲风流成性,不堪忍受遗憾,怒杀了妻子,入狱判刑。男人的的设计叫马正晓,天资聪颖,更具绘画才华,却因为为哥哥杀掉而过失杀人,获刑15年。两人都在南京市老虎桥关押受审,并在一次死囚的演讲时调查结果中相恋,暗生情愫。两人透过智力竞赛、制作展牌的机会,通过纺织袋子的小信封传情。这样初恋了近十年后,两人相继改判入狱,很快便共组母子。
  
  经典电影在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那一刻便戛然而止了,而真实世界中的马正晓和俞维凤却在成婚7年后,由于各种对立,离了婚。据说在片子的首映礼会上,俞维凤一直在泣,当看到“监狱拥别”节目内时,更是不禁号啕大哭。但哭归痛哭,她与同时电影院的马正晓却压轴过份维持相距,没认真任何沟通。这令其很多录影的采访不胜唏嘘,感叹“现实生活比监牢更无情”。
  
  想象的确是残忍,但比真实世界更野蛮的,当然不是牢房,是人的欲念
  
  可以想见,当年关押里的两个人,在那样深刻的无助里,心生这样精美的真爱,都是在漫漫寒夜遇见自燃的野火,不会不应不高兴和执着,所以十年相爱,两人能把这甜蜜爱护得那么好。可是刑满后,他们回到多彩的生活,全球再现尘世,暖阳照下来,爱情不再是生命里唯一的期望,财产、情义、前程,样样世人执着,那一团曾给他们无限温暖和光明的爱恋便不那么炫目了,尽管火光还是那团烧,但它的光环被可见一斑了,于是可想而知被忽视,与世隔绝,甚至被反感,最终绝望地兼并。
  
  这是甜蜜的凡人。
  
  �矍槭亲钕不对诎狄粗略估计锷�总长的小花,越暗的黄昏,它便开得越美妙。因为那个时刻,所有与真实有关的欲念都终止了,唯有爱恋,能一成不变这残酷的现实生活,忽然间生长出来,无所不在蔓延,沦为人心里唯一而有力的仰赖。而一旦冬去春来,各种欲念消退,爱情便被抬升转成小小的一团,为各种商业利益停下来了。所以风景的甜蜜,通常是生子在最深的悲惨里的。
  
  所谓的患难见真情,其实有好几种有可能。最常用的一种,是同居中一个遭遇窘境,另一个不离默默,这解释的确是好感情。另外一种,是婚后二人作为主权国家,同时遭到挫败,这个时候齐心协力共渡难关,那是人的冲动,不足为奇。而还有一种,是同时在勇于里的两个人,滋生了爱恋的火花,然后牢固联手,再创大一。这一种友情,其实最危险最软弱,因为人在困局中,不会情不自禁地抓紧任何一线希望,这时候人无法太多选择,也不会太弱的判断能力,爱情一出现,便被拿来救命稻草捉住。也许你当时或许以为碰上了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而上岸之后却往往找到,他只是在最重要的一刻,向你张开了最强而有力的那只手,而这只手应该适于以后相携走过断断续续的岁月,还能够能带太多其他各种因素去顾及。
  
  所以很多约会,风雨同船,天晴便各自骑侍郎了。那是因为亲情最怕迁址换景,在哪里养的亲情,就最适合于在哪里长,悲惨里生的真爱,喜欢在苦难乡长,蜜罐里生的甜蜜,最喜欢在蜜罐县议员,一旦情景变化,民心就会变异,心变了,真爱自然要跑去变异。
  
  换一个取向,也可以说是,变化是爱情最适当的试金石,唯有在百变的生活里始终不变的情意,才是真的好情意。

赞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