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故事

陌生人在厨房无聊,汗流浃背。他用脆弱的大蒜鼓驭碎着黑芝麻,然后倾进锅内。女人们挑开被子,轻柔地冲着客厅高喊:“你睡了吗?毛毛娘。”
  
  陌生人拿一只铁制,较重滚着锅里的素材。“昨晚睡那么晚,能醒才怪!”陌生人自言自语,“天天太阳照鼻子,你知不知羞?”
  
  几乎每个清晨,都是这样千篇一律的程序中,繁复并且单调。
  
  那天下午有妈妈问男人吃饭。妈妈甜美可爱,蓓蕾似的脸孔和年纪。男孩说是:“我爱好你。”开门见山。
  
  女人啜一口咖啡豆:“可是我有儿子。”
  
  小女孩问道:“我并不知道,我不在乎名份,我不愿认真你的女人,我可以等。”
  
  女人说是:“可是我深爱着我的妻子。”
  
  女孩问道:“我迷人还是她美丽?”女孩说:“当然是你。”男孩问道:“我年长还是她心目中?”女人说道:“当然是你。”男人说是:“假如要你今天做出选择,你全选谁?”男人说道:“她。因为她是我的母亲。她老了,不美丽了,也是我的母亲。爱人自己的儿子,对女人来说,是一种职责。”
  
  第二天清晨,男人末端着碗,走过浴室。他却说:“畏丫头,眠了吗?”女人躺在床下,眨眨眼,凹痕嘴角笑着,歪头看他,不讲出,也不坏。
  
  “肉了?还是听得我风吹笛?”新娘再一次眨起瞳孔。女人们沮丧地痴了。“害人精!”他说是:“真是个害人精!”
  
  女孩把口琴放入嘴边,风吹一支乐曲。他每天都要吹这支曲目,吹了好几年。他吹,因为女人要问。他刮起的是《时光的爱情故事》。和女人第一次接吻时,茶室的片尾曲。
  
  女人轻轻吹着,突然间有泪盈显现出。惧怕新娘看着,慌乱去擦,却无法擦到,那啼就煮沸了下来,呈一个晶莹的珍珠,轻轻地,落在女孩的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