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的玫瑰

彼时,她正在摸阳台上的不锈钢,下意识地往楼下瞅了一眼。丰田车旁,一个穿着米黄色休闲装的人正茫然地向楼上张望。
  
  她无意识地向前进了两步,手中的抹布忽然间就丢弃在了地上。她告诉他,这一天早晚会来的,但没想到比起这么快,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
  
  楼下的那个人,她再感兴趣不过了。
  
  那年七月,现实无情地挡住了校园中无数个与子送杨家的鸳侣梦,他很难让自己遗失却又无力带她辗转,匆忙中只遗失一句话:等我,我会赶紧的。
  
  她并未继续前进,因为,她害怕自己输不起。而他却用三十二岁仍孑然一身的实情遵行着爱的诺言。
  
  如果一些事情预见难以躲避,那便只好自由选择去面对着。少舟兄长的挥,走近,佯着一切只是偶然。
  
  “到全家人坐了会儿。怎么,你也暂住这?”他冲她笑了笑,手臂的手掌和食指下意识地掐了一下鼻子。每次坦白他都做到这样的姿势,九年了,依然如此。
  
  她哭而无语。
  
  “过得还好吗?”两人异口同声。
  
  他点头,可溶的注意力溢满了无奈。
  
  “这是我弟弟,小小,喊叔叔,”她用孩子们重牵着情感的惊慌失措。
  
  他俯身拥过母亲,书上掩埋在孩子们柔软的回答,顿了顿,既而把目光倒戈远方。
  
  “你也较慢成婚了吧,听说一个女孩儿从法国平了来?”她低头去看脚尖儿。
  
  “呵呵,是呵!”他又一次去屁股嘴巴。
  
  邀请他家里去坐下,他婉言谢过。
  
  盯着他的车在咖啡馆两处后背了个弯,然后消逝在阳光里,她如释重负却又怅然若失,她告诉,他一定会再来了。
  
  许多时候,爱人一个人,不一定要获得什么,只要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可以让自己为之牵挂,就更多了。尘世间,或许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座玫瑰园,它虽然外边了彼岸,但却是人生命里一道濡湿却永不战祸的风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