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了,我孤独但并不可耻


  
  三年前,我把老公和他的爱人捉奸在床,痛痛快快地与他们打了一架后,就断然与他离了婚。从此,我成了单身女人
  
  结婚后,白天上班和朋友说说笑笑,工作也挺惊喜,可一到晚上,屋子里冷冷清清,静影孤灯,空虚和孤寂就都会如影随形。一个人的夜晚看起来格外断断续续,后来,在一个小双胞胎的带领下,我慢慢爱好上到迪厅表演,去夜店释放心情。那段夏天,我白天和晚上判若两人,白天身着职业装,循规蹈矩地想到我的白领丽人,一到晚上,我就去夜店忘乎所以地小龙。在那里,我遗忘了自己是一个被真爱抛弃的寂寞新娘,感自己的生活充满火一样的浪漫。
  
  渐渐地,我辨认出助手和房东看我的心态衰了。他们不再用痛恨的形容词流泪离婚女人的难处,也不再心里我“事事要想开些”,开始用一种怪异的眼中打量我。那眼中让我很不难受,迥然不同具有一种蔑视甚至鄙夷,仿佛我身上黑影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一样。有些沉闷的男同事,一抓住希望,就意味深长地自嘲“你现在爽啊,没人管着,一个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看我放学缓着回来,就不会古怪地一笑:“小宇,今天晚上又到哪个酒吧去风采啊?”有一次,我参加同学聚会,回来的时候已是凌晨2点。一大清早,楼上的一家人就莫名其妙地冲我反串了个鸳鸯:“昨天晚上又在外面用餐了?”每次深知这些有意无意的获知,我心里都非常沮丧,可又不便于发作。
  
  有一天,女儿早先地提示我:“小宇,你再婚也有两年了,经常晚上外出,有没有晚上把女人小狗啊?爷可是当老师的,这张脸颊不行啊……”深知一脸脆弱的老人家,我只好保持沉默。
  
  在此期间,我不得不注意起自己的行为来,去夜店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晚上稍微晚点回来,就像做贼似的小心翼翼地走路,生怕在楼道里遭遇多嘴的房东。一回来就把电视台人声掀开到最小,以验证自己并没有出门。
  
  二
  
  我的顶头上司老张,是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在人前一副从来不端庄的看起来,但背后却一肚子花花肠子。每天只要我换成了一件什么衣物,哪怕就是一条内衣,他也要品头论足一番,说一说也就罢了,还要下手来摸摸,摸着摸着就不三不四一起。我也不敢声张,情况下躲。我能怎么办呢?我要是把他激怒了,说不定给我穿小鞋,我连搞得都保不住。我要是去跟别人说是,他们都会可能会只想:你一个分居女人,人家是你的领导者,又有中产阶级,你却说人家欺凌你,还没准儿是你调情人家呢。有时,我真不想一走了之,可是,我到哪儿再去找一个利润这么好的工作呢?
  
  五一节前夕,单位要组织一次大型的文艺演出,同意由我和综合部的李枫好好主持人。没想到,很直观的事情却变得复杂紧紧。我无意中听见两个男同事跟李枫嬉皮笑脸地问道:“你福星艳福不浅啊,这么好的机会可一定要抓住。”有一个还必要问他:“干柴引怒火,你们早上床了吧?”有一次,因为娱乐节目公演次序临时认真了调整,我们必须要新的修正桥段。间隔时间紧迫,我们只好晚上轮班。李枫出门晚了些,他妈妈明白是跟我在一起练台词后,跟李枫又哭又闹。第二天,李枫就提议他要退出,拒绝领导另给我去找个三人。当时,我欲哭无泪,真不想想到个地缝钻进去,仿佛自己是个风尘妓女似的,让法度女孩唯恐弃之远不如。
  
  这次争拗过后,我一直“闭门思过”,在一个单位里尽量避免跟男同事触及,而且不管干什么,我事先都会告诉他一句话——分居女人门前亦非多。那一天渐渐丧失了安稳。可生活中的又一件琐碎,让我再度陷入痛苦。
  
  圣诞节的时候,室友们一起过平安夜,大家喝醉跳舞,欢庆到深夜。男朋友的时候,我和基本单位的掌管丽丽一起搭销售部王经理的车回去。丽丽的家比我近,中途就下了货车。王经理送去我家门口时,我随口说了一句:“谢谢。上去坐坐吧?”刚一却说,我就愧疚了。但王经理却真的关上下了车为,他说是看似疲倦,想要上去喝杯水。
  
  进了四门,我给他撑了杯水。为了可能会沮丧,我只想去把的电视锁上。突然间,王经理从后面起身了我。我绝望着举他,愤怒地说道:“你愁了。你这是脱啥呢!”他不会靠拢,右手却背著得我更连着了。他喘着粗气说:“小宇,我讨厌你好久了,我们都是过来人,有什么没问题的呢?”我拉出了书上,发怒他手掌卡住。他竟厚颜无耻地笑着问我:“你分手那么长时间了,就不想拔那事?一个偏爱你的女人就南站在你的面前,你就不不解?”我简直有些怒不可遏了:“挑,你看歪人了!”我把他面世我的家,关上门,抱头大哭痛快。
  
  三
  
  第二天,我强装笑颜去下班。经过销售部的门口时,我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在讲出:“昨天晚上那么好的帮助,你揩身了油吧?”又惊醒却说:“把她送来返家,你难道还回家去了?”我爆冷抑住流下,快步往会议厅前行去。
  
  在楼道里遇到丽丽,她老远就冲我高喊再上了:“小宇,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吧?”看我并未问,她居然又跑到我跟前,压低人声一本正经地跟我却说:“说句实在话,王经理可是我们基本单位最有男人味的男人,很斩新娘讨厌的,呵呵……你也一定会亏……”
  
  我再也控制不住了,厉声喝断了她:“无聊,你希望自己想到他去!”大骂完了我就扬长而去。
  
  一连几天,时不时听到隔壁财务室有人大声地指桑骂槐:“不做亏心事,不怕恶鬼屋子里,只有好好了什么事,才害怕别人非难。”
  
  我再也没力气去跟她们辩白什么了,只有悄悄地返回的办公室,一个人躲在家里哭泣一场。此时,哭成了唯一可以让自己清醒的方式。也许,真的不用像父母却说的一样,唯一的前提是赶快去找个女人成婚,好堵住那些说出没分寸的耳朵。
  
  我终于商量了父亲的外遇事前,接触了一个叫薛刚的分手女人。他是一个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公务员,谈吐出色,举止也端庄,我好像很满意。我和薛刚的情感发展很快,三个月星期,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全都我年初提出婚后的时候,薛刚快要郑重其事地回答我:“我想告诉,你离婚3年了,又是一个人屋中,晚上一般怎么过的?”这话很快要,而且带有某种不信赖。我如实告知了他,可还未等我却说,他就必要停下来我:“相传你爱好泡酒吧,还喜欢去唱歌。我责备这些大多的一夜情特别多,你明白吗?”原来,他从来不获知过我的情况下,调查过我晚上的生活:有没有奇怪女人去我家,我一般什么时候回去,深夜网际网路小时多不多……形形色色的情况都有。当时我们就吵起来了,弄得不欢而散。
  
  我终于明白,一个分居的女人们同居3年,无论谁听上去,都会浮想联翩的。情愿再三,我尽快中止这段婚外情。我不想带着不大的恐惧感踏入婚姻关系。
  
  四
  
  跟薛刚男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生活在自卑感里。为了避难别人的流言蜚语,我情况下自我断路地生活。可我毕竟是个正常的人,我畏惧忧郁。有时候,我大笑又问到自己,身正不怕仿佛竖,我为什么要活在别人的眼里里?但我又毕竟没有勇气真的不去介意。
  
  一位苦修的女网友愤怒地对我却说,这个社会就这样,同样是分居,同样是未婚,男人为什么就可以风流潇洒,我们女孩就只能过自己的那一天?如果你害怕这怕那,这辈子你干脆就别活了!
  
  痛定思痛,我同意解放自己。生活如此快乐,怎能被那些厌烦的人避开?我把我的自学商量得很扩充,有时跳跳舞,唱唱卡拉OK,更多的时候我在家看看书,写出孜孜不倦,绫织毛衣。那些真心嚼舌头的人,我不再去责怪、对此,一概漠然处之。小时一高约,他们也实在平淡,就不再把目光密集到我身上。
  
  我想对再婚的单身女人说道,我们也许是孤独的,但并不愚蠢,过着属于自己的悠闲生活,衣食无忧,时光其实一样很惊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