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心石

一直以来,我没有答应去闻他的家人。其实,我们的内心很好,只是他家的前提太低。
  
  去年春节,在他的坚决受邀下,我不得已答应随他完趟家乡。
  
  他的故乡比我想像的还要已远,下了铁轨转至汽车,下了汽车,还有长长的一段山下要走到。那天恰好是雨雪天,凛冽的大雪像刀子一样在我的脸上飘落,养痛生痛。也感叹走到了多久,才来到他家。那是一座斩房子,看不到我有些心灰意冷。
  
  听说我来了,他们家人像热烈欢迎贵宾一样出来送行我。为了让我住得好一点,他父母亲一定要把我特意在他家最差的卧室里。却说是很好的屋子,其实也是漏风玫瑰花的房子,一整晚,我都听见西风在耳边呼呼地风吹。
  
  第二天,他女儿把家里喂养了几年的小猪杀死了,来宴请我。喝着滚烫的煎,他笑得像个孩子们,和我开着笑话却说:“我往常过年回去,我仔想念好好给我吃掉,显然,她还是还好儿媳呀!”
  
  我否认,第一眼看着他家时,我似乎是激发了放任之意。可是,经过几天的认识,我竟然对这个家导致了某种憧憬。
  
  几天后,我们要走了。临走前,他女儿黑暗地把一个可想而知的包裹转交男友。我当时心里还很怪异,这个一贫如洗的家,能有什么值得带走的。前行到半路上,又大雨霜,我冷得直跺脚,前女友把那个自嘲递到我手中,一阵暖意向我来袭。我怪异地开启衣物一看,里面竟然是两块很淋的弧石块。
  
  “这是我土地公特意为你烧的,说道是害怕你路上冻着了。因为怕你可怜,所以要我给你!”前女友说什么地对我问道。我再也流泪了,流下如泉水一样涌出来:这样好的未来服侍,我还有什么可老实的呢。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