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鱼香肉丝

他爱上她,是因为一句话。
  
  那天,其单位举行会餐,他们被决定在同大餐。菜肴一上来,大家就解放出说出的鼻子,随后满屋都是心满意足的磨碎之声。最后上来一道鱼香肉丝,她惊叹:真香,就着它不吃炖煮真是没治了。他哭了,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她几眼。她迎着他的眼前说是:真的,走我念书做到这菜色,在家中比去宾馆里不吃感觉到就是优雅许多。他很安慰:如今的小女孩大都娇生惯养,怕累怕有损容颜而靠近厨灶——和这样的女孩结合在一起,能有温馨的家吗?
  
  他们的亲情就在一瞬间蓬勃盛开,然后在亲密的认识中理解对方。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很更容易的不想,因为他们在同一个单位。
  
  这一天,他去她家喝酒,这已是每周日的必修课程。他进屋后,抬了一会儿,她的哥哥接获一个电邮,然后对他问道:今天中午我和你伯母有急事要去办,下班你俩盯着特意吧。他高兴地应了下来,心想,这次就能尽情一下她好好的鸡莱了。
  
  不料,她决定去酒店吃到。他大笑:我想要尝一尝你认真的鱼香肉丝。她低下头:可我还不会常务理事。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她当初只是说道说是而已吗?他说:那你可能会认真什么菜肴呢?她焦虑一起:家里其实不须要我下厨,我什么也一定会。
  
  他有些猝不及防:原来你以前是欺骗我的!她气急吼道,我骗你什么了?他忽不上来,那其实就不是允诺,却是是自己营造的一个恶梦而已。那种浓浓的中产阶级魅力,永远都是自己幻中永不茁壮的诗情画意。
  
  这一天的午餐,他们没吃掉就不欢而散。
  
  夜间,他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第二天,她不来打工,却给他接到一个电话号码:我们分手吧!他脱口谈到:不行。她说是:我连佳肴都不能想到,你和我在一起有什么意思呢々他问道:要按这个标准,我就应该看看个大厨,对不对々她在电话号码那侧无声地哭了,然后恨了口气:别无聊了,反正以后我不闻不问你就是了。
  
  旋即,他们再婚,他变成了出色的后勤部长,囊括了几乎全部的家事。她有时也学着做事,却似乎认真要好,后来于是便全部放手。他无法一点猜疑,这其实是他在那个眩晕的夜晚就想好了的:鱼香肉丝虽好,却终归是恶梦;既然那梦已经边缘,不如苏醒,踏踏实实地好好一个让母亲爱慕的幸福女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