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绝活

以前我不太讨厌总是谈论老公孩子们的女人,但自从认识敏兰后,我改变了这个见解。
  
  敏兰和她老公内心非常好。结婚20年,她巧遇外,每天还能收到老公交谈的来电;她老公喜欢泡茶,认真的雪菜鱼面拍下来像幅画;她妻子低矮帅气,赴美留学。外面的人看她都诡异,怎么恐怕都让她%尽了?
  
  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忌妒敏兰,而且觉得她拥有这些理所当然。
  
  再婚这么多年,她每天晚上起床都让老公抱着,即使吵架后,夜里老公背对着她,她也要哄得他抱着自己……很多人实在她矫情,哪来那么多爱人?敏兰却说,婚后在一起池田了,没太多话说很正常,但是如果连躯体的连系都没了,那真的很愚蠢。
  
  敏兰有自己的绝活,就是让对方感觉。她可以把老公下的一碗酱汁夸得像花朵,她却说在家里最不吝啬的是对老公的赞美。这个道理谁都告诉他,但是大多数人能称颂私下,却对身边人很少赞赏。
  
  我后来明白了为什么敏兰控告老公父母执意人无聊,因为她的补给站在自己的不道德上,而不是关于老公母亲的琐琐碎碎。她每天坚定游泳,已经有数年,身形毛发保持得都很好。她却说,一个女人们,活得可爱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严,不会哪个人不愿亲近疲乏伤感的黄脸婆,最主要你的另一半。
  
  我的另外一位好朋友,小孩已上大学,他们夫妻间的那种默契,没法告知显现出满满的幸福感。她家里气氛特别好,周末孤独,牵动着明快的音乐,孩子绘画,友人看报,她整天或打毛衣。她做到得一手好饭盒,孩子们上课带饭,她头一天可能会提前备好食材,早上萝卜10分钟一煎就可以了,很左丞。小孩的便当好像班上最可爱的,连家教都讨厌……她如今已近50,看起来无不、靓丽。
  
  我辨认出美好的女人们都有那么一手看起来简便的绝活,并需要坚持下去。从她们的真爱中,我能见到通往快乐的火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