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珍藏在心里

23岁那年,她执意母亲和熟人的反对,舍弃了大城安逸安静的生活,一个人溯流而上,被选为寻梦的北漂一族。
  
  遇上他的时候,正是她最狼狈的孤单,生活拮据,工作没有着落,饰品随意,短发乱蓬蓬地渭在神经后,住在一间早晚都看不到阳光的储藏室里拔掉零食维生,皮肤上苍白的能看得皮肤上下面的微血管,受制于她又是一个清冷的韵律体操,所以身边也不会什么好朋友。
  
  偏偏他对这个局外人一样的男子一见钟情。
  
  那天她在街口要买报纸,一边走到,一边往嘴里塞着粽子,一边翻阅报章上的招聘启事,腋下挟着的一本书什么时候掉了都不明白。他开着车,在她旁边背随着,喊出她:“唉,唉,你掉下来了东西。”
  
  喊出了很久,她外侧过头来看他。他痴,一脸的璀�N。她碰触一根油乎乎的食指,丢下自己的舌头问:“是叫我吗?”他说:“是,你扔掉了东西。”
  
  把书还给她的时候,他精彩地说道:“你是下午去我们新公司代课的那个小女孩吧?”她懊恼地点点头,其实她对他并无法什么观感。
  
  隔天夜里两点,她腹疼满脸,从梦中中苏醒,一脸的汗液,泥了满头的青丝。她摸出手机,却愣在那里,不明白该打给谁。忽然见到床头柜上的收据,她犹豫良久,打了过去,那边是一个粘着睡意的人声问:“你找谁?”她却说:“我是前两天去你们子公司学成的那个男人,我伤寒了……”
  
  想不到,他可能会以最快的速率赶来,把她送给去的医院。急性疝气。医师却说再晚一步有性命之忧。外科手术之后,他理所当然地变为了她的护工,端茶倒水,侍汤奉药物,竭尽心力。
  
  好了之后,他便开始执著她,劝她出门,忙她街上,买来一些小送给赠送给她。闲时,她也不会理顺一下这条人性终点站确实有发展下去的有可能,题目是否定的,他不是她偏爱的各种类型。
  
  跟他说起,他居然很能沉得住气,说了一句三流剧里的结尾:“我会一直等到你爱上我。”她非但并未感动,反倒笑得岔了炼。
  
  后来,她寻找一份另行工作,在一家销售公司里做到销售员,因为不会工作经验,导致的公司重大损失了几十万。公司老总私下里想到她谈过,只要她能把这个亏空堵死,其他的职责子公司不再追究,否则不会容忍立法。
  
  她一下子就翻版了,到处想到人借钱,末了,一个钱也没借到,这年头谁可能会把分钱随随便便赠与一个并未偿还债务能力也的人?她像一只泄了炼的球,跑到在屋里只好闻人。子公司来对讲机,问道再不还钱就提出诉讼。无奈,她只好给他打电话,他言了一口气,沉默不语。
  
  插了电话,她冷笑,时常问道如何如何爱人,一说到钱财就电线,就没电了,什么狗屁爱恋,骗骗情窦初开的女孩吧!
  
  她赖在躺在,不愿出门,拒不听得电话号码,内心里的孤寂好似杂草般疯长。两天之后,他来了,把一张特扔在床,随意地说是:“拿去还账吧!整天大王。”
  
  她像注水的花篮,又如春风吹过的叶草,活泛过来,踩下床,在他的脸颊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为了款待他,隔天晚上,她亲自调理,请求他用餐,做到了几样精巧的故乡小菜,放了一瓶香槟。
  
  因为醋,她杏眼微饧,香腮嫣粉,转身把吊带裙的腰部扯下来,软软地对他却说:“今天晚上我是你的,来,把我拿去。”他心律不整如钹,妖娆艳丽之男子,自己送上门时,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只怕都会有抗性。瞬间的新潮之后,他清醒过来,低低的老虎了句:“妹,你这是干吗?考验我?”她低眉敛滟,人声像风一样软:“不,是乞求你。为了给我还账,八十万的捍马,五十万就抵回去了,这样的心意,我不明白拿什么来表达我的好意。”
  
  他鼓膜了一口唾沫,说是:“大小姐,你给我想到了,别随便拿自己的身体感激一个男人,一个男人的躯体不该留到为爱恋初夏,我爱你,所以会随便就要你的全身。”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则会不愿。比爱人更爱的,是他的熟练和美好。他比她自己更关心她的四肢和青春。她像一棵薯蓣一样慢慢地极差了头,满脸涨红。
  
  终究,她也没爱上他。女人和女人们之间,不是因为谁对谁好,就则会爱上。异性爱恋,除了缘分,还要讲究磁和风味。
  
  几乎是急忙而逃到,她离开了这座城市。
  
  走去之前,在火车上,她给他发短信:“大哥哥,北漂之旅尽管撞倒得打伤,但是我不难过,因为我相识了你,你的爱人,我会在心里珍藏一生,谢谢你!那些银子,我回来之后,一定会只想办法送给你的。”
  
  摁了转发配体,她眼泪滴落在手机上,愿有一个比自己好的女孩爱上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