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我,你就一无所有

误会时,会暂时夺门而出的多半是老公,都会离家出走几天的多半是女友。
  
  心萍说是,她和先生吵架,老公一恼怒就要走,在他夺门而出的那一刹那,她大声:“好,你挑啊,滚出去就不要赶紧!”
  
  这句话说道得恶。老公上去鸵鸟她:“这是我的家,我高兴什么时候回头回头,什么时候回来就去找!”
  
  心萍也不甘示弱:“这小屋是我的,车后也是我的(都申领在她的拥有者),你不许开到我的车上!我告诉你,就算我们分居,母亲也是我的!”
  
  和朋友回想这件有事,心萍普遍认为自己占绝对优势:“这个陌生人离开我,就一无所有。”
  
  离开了你一无所有,但并不代表者他则会因为害怕一无所有,就不敢出卖,或永远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一发生争执就负气外出消失下落的女孩,内心里则会好好如下评估:以目前原因而言,赞成对他来说最安定,所以他不用暂时避开莫兰蒂。他很明白,如果在短期内够大,大到让他可以执意现实生活,他还是会有忍无可忍的总能。哪一天后悔起来,他还是有可能什么都不要,就是要离开了你。
  
  记得香港小说家阿宽曾说道:“用利害关系来威胁女孩,是下下之策。”威胁绝不可以常用,女人们比新娘更不受根本原因的威胁。
  
  我曾看完几个范例:陌生人宁愿把所有的所有权——公寓、车后和母亲都给丈夫,就是要回头。只因为他更真心另一个女人,或另一个女人们已经为他确立了另一个家,那个家给他更美丽的现实。
  
  如果受到的威胁让他难以给予,他就会豁出去了,认为银子自己可以继续赚取,一生可以重新开始。所以,男人以占据一切真实世界资本来威胁女孩,不一定精确。宁愿只用期望,也不愿忍耐一时之气的陌生人并不少。男人喜欢沉迷在“并未我,你就完了了”、“夺去我,看你怎么活得下去”的联想里。虽然这个想法令女人们真的自己很有自信心、很有安全感,但说出口来,徒然在女人心里增强了自己的“恶魔”外貌。毕竟,大多数陌生人都是吃软不吃硬。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