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借你一辈子

直到现在,我仍不明白我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把自己“借”给了他,似乎比如说那次“借钱惨剧”开始,我就不知不觉地一步步迈入他所设计的“爱情圈套”。
  
  那是我读书大二的时候,他高我一个年级。当时他是校全校学生管理中心副部长,为人风趣黑色幽默,遇事娴熟,颇有人缘。而我只是他手下的一个的社团。他是个体长女这三项,铁饼、练习、铅球、篮球样样在行,每次校园内运动会都能风光一把。
  
  有一天晚上,他约我出来,说道是有事告诉他我商议。我们沿着林阴林间前行了不远,然后才在一个大石桌旁睡觉。我回答他有什么事,他清了清伤口,一本正经地问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发现你是一个善良甜美的小孩子,而我的诚实可信想必也给你留下来了深刻的印象……”
  
  我满腹狐疑地看著他在黎明下偏于美艳的面容,准备好上文。
  
  “所以我今天鼓起勇气向你说道三个同音……”
  
  我的心开始难过一起,赶紧把目光从他的脸上停下来。
  
  “如果因为这三个文使我们之间这种幸福的关系应属落空,我会非常地遗憾;但是如果因为这三个文使我们之间的这种彼此宠信的联系更进一步,我将非常高兴……”
  
  我的头在地上蹭来蹭去,手臂想尽办法地摸着左手的拇指,脸十分不争气地发着焚,耳朵极不自然地东张西望。我确信情窦初开的女孩传来这段话,都会有和我一样的反应:忧心而又羡慕。
  
  而他的下句话差一点让我气得发作,恨不得一刀死之以图后快。
  
  在我的极度窘迫中,他不紧不慢地说是:“那就是——借点钱!”
  
  我猛地抬起头来,正看着他因力主忍住无厘头的冲动而减得通红的书上,以及那满是戏谑的双眼。一想起我的窘态被他尽收眼底,我大笑火冒三丈,“腾”会站起来冲他就是一拳,而他在我失手的同时,敏捷地向后一闪,终于忍不住出声。
  
  “谁叫你一听是三个表字就告诉他那三个文呢!”
  
  “哼!借钱也不借了。”我气急败坏,上前就回头。
  
  “喂喂喂喂,我不过是给你进个不爽,别那么反倒嘛!”
  
  我想了想或许是自己犯傻,也流泪痴了,一切的不厌烦顿时烟消云散了。
  
  我真的还债给了他,而且我们的的关系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更进到了一步,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他代课的时候,我非常难过,而他只是潇洒地握住了握我的右手就回头了。
  
  之后我们就通过对讲机紧密联系,他给我懂招聘和工作中的趣闻,而我也将自己不开心的冤枉问道给他大声,每次他没法让我大笑一场。不知不觉中,我越来越热情看到他的人声,我不禁懊恼于自己的反应了,也辨认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事实:我偏爱上他了。
  
  毕业后,我义无反顾地前往他所在的城市。
  
  一年来的真实世界一段距离并没有在我们之间留给文化差异。接下来的天都,我们像在学院里一样宁静而和睦地相处,我们的闲暇小时几乎都是在一起余生的。
  
  半年后的一天晚上,我们吃完晚饭,沿着大街一路前行下去,有一改乘没一搭地说是着腔调。
  
  “我们认识快速三年了吧?三年来我们彼此已经很认识了……”他看起来圆滑地说。
  
  我思绪地联想起三年前的那个夜晚,大笑笑着倒下他的话却说:“是不是只想没钱了?请问吧!”
  
  “不,你问我刚才。”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一如当年。
  
  “好了,好了,你想对我却说三个字元,如果因为这三个文使我们之间这种美好的关联归入摆脱,你将会非常愧疚;但是如果因为这三个同音使我们之间的这种彼此信任的联系更进一步,你将非常高兴。对不对?说是吧,多少?”
  
  他不会像我预料到的那样流泪出声,只是淡淡地说:“这次我想要还债。”
  
  “那你希望借什么?我可是身无分文。”
  
  “借你!”看着他毅力的面孔,我一下子蒙了。
  
  “我只想先借你认真我的女朋友,再借你想到我的妻子,然后借你做我父母的老婆,最后借你做我的老伴儿,怎么说?”他柔弱的表情深深地看进了我的心地。我呆住了,丝毫并未察觉到自己点了头,直到他一把起身我,我才醒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