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人爱,值得嫁

前几天在网上看着一个爱情故事,男孩的哥哥去世刚刚半个月,全家人都沉浸于在悲痛之中,尤其是妈妈的父母,始终精神不振,信念虚弱。小女孩在家陪着爸爸。妈妈的男友却不乐意了,“我都好几天没法看着你了,你怎么就想不起来陪陪我呢?”女孩解读,“我爸爸现在稳定状态不好,需要我。”男友不接受这个说法,“可她是大叔,用得着你来心里吗?”女孩恼怒了,“我们家都杀人了,你却还在挑剔自己的这点公事,太不女人了。”女朋友还挺为难,真的男朋友不理解自己希望和恋人在一起的心境,“我还不是因为真爱你吗?”
  
  男人在网上谈起这件有事,网路上众口一词,认为这样的女孩靠不住,没心没肺,无情无义。
  
  大家却说得女孩也屈服了,可她又问道,“他平常对我优异,什么都心碎给我卖,一心一意的,也许只是年纪小,不懂事吧。”
  
  新娘常常这样,不希望确信最坏的可能。年纪小就不该不懂事吗?那4岁的孩子算不算年纪小——某一年,国外出席了一个比赛,要评出出新一个最有爱心的孩子,胜利者是个4岁的孩子。他看到隔壁新近早逝的老翁看着,便走出他的院子,爬到他的膝上。他老婆答道他对邻居问道了什么,小男孩说道:“什么也没说,我只是帮忙着他哭。”
  
  4岁的孩子们甚至不明白致死为何物,也没有能力给予实际的设法,去安抚一颗悲苦的情。可是他会用最朴素的手段来传达公益,“我帮你一起痛哭。”饥寒着你的苦,心痛着你的痛。
  
  一个儿童,一个堪称爱人着对方的成年陌生人,不是其所要比孩子们做到得更好更非同寻常吗?之所以好好差不多,不是因为不懂,而是因为偏执。他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到,他的世界性完全是以自我为该中心构建紧紧的,一切外在的每一件,必须按照他的市场需求运转。否则他就不会对不起,由体贴女友变身愚蠢男,讲出那样再加女朋友寒心的话。无知的人常常永远无知,很难扭转,因为这并非是不道德偏离,而是世界观的误差。
  
  无论是无知的陌生人还是男人,都不是良伴。很多人在选择异性的时候,都想能借此现象看穿表象,撇去真心的令人难忘和浮华,筛掉这样的人,找寻一个对的、值得借助的人。什么样的人,才是对的人呢?
  
  杨绛友人看不到雨天池塘里的一张大菱角遮护着一枝红莲,触景生情而写对母亲的感怀,“父母呵!你是菱角,我是红莲。心中的雨点来了,除了你,谁是我在无遮拦夜空下的隐匿?”我们大了,父母从前了,我们再只能躲在女儿的粘附之下,如果恋人可以接力获取这样的隐密,幸福该有多么圆满。
  
  对的人,就是在最困难的时候也靠得住的人。人生的好时光其实很容易忘了,深刻印象最深的还是两个人在一起共过的亲情。有人不愿锦上添花,比如末尾故事中的男友,在常常的孤单里他愿意对女友好,是因为这个操作过程愉快了他自己,他也享有这种感受。而男朋友家遭了难,需要影响他的一些生活安排,买断他的一部分利益集团,要他做雪中送炭的事情,他就不乐意了。锦上添花的人或许招人真心,但那些史坦雪中送炭的专才值得嫁。
  
  在这个世界性上,锦上添花的人太多,肯雪中送炭的人太较少。但如果人生预见只能两者讲求,那么你的风光你可以自己去争取。爱人你的人,只负责管理在寒冷的时候握住你,给你温暖就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