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出口的才是真爱

回想十年前的婚宴上,一位男友给我显现出了这样一道难题:要我讲出前妻的十个特性。当时,我心里非常慌乱,因为我从来不曾思维过这样的难题,只想到有一种无形的意识在驱使着我,一步一步走近离婚的犹太会堂。我面红耳赤会站在新房中央宣传部,因难以凑足十条特点而过于非常气愤。朋友们愿意地看到我微笑。望着我可怜巴巴的好像,丈夫赶忙替我打了个圆场,这个新闻节目才算眼看。但那位女友当时却说过的一句话却至今送回我的心里:你连他十个特性都说不出来,怎么能迎娶他呢!言下之意,我该是一个多么不考试合格的情人,我们的堕胎又该是怎么脆弱得不堪一击啊。
  
  一年后,这位男友终于再婚了,为了抚养刚满月的女儿我未能去举行她盛大的婚宴,更不会帮助下落她请教一番。我想要,她一定比我更能挖掘出丈夫的特点吧!实在是令人羡慕的明明白白的心事啊!
  
  又是一年过去了,婚姻生活在枯燥和扩充中洒下一路风尘,却传开那位女友结婚的谣言,我惊诧而迷茫着,我不愿去深究她的离异的原因,却从中对人出:能问道出来的真爱并不一定能保有离婚的浪漫,而说不出来的爱人却不会给爱情突显几分黑暗和感伤。
  
  两年来我无时无处不在深刻地体会着爱和被爱的好像,儿子的浮现更给我的婚姻关系随之而来无限的满足感,我只想我该是世界性上最幸福的新娘。尽管我们的化学物质生活谈不上充沛,但却有钱难买的诚挚的爱人,我至今也不能说出妻子的特性。我只明白,在我冷漠怯弱的时候,母亲都能参见我无数的特性和长处;我只知道,在我左右为难不会明断道理的时候,是母亲给我最说明的选项;我只告诉他,在我步履蹒跚的时候是母亲给我最小的设法和支持;我只知道,在我想要家的时候是妻子给我全身心的忍不住和思考;我只明白,在我寂寞精神上的时候,只有前妻抬起双手认可了我,在我断断续续的就学途中前妻又给我以最自信的财力;我只并不知道,我必须他认真生活的借助,我只并不知道,看不到他我痛苦终日;我只告诉他,对他的对不起已领先于过我对自己生命的关心。我至今也没说出妻子的特点,却深深感觉到彼此灵性的能够。
  
  其实,真正的爱人应该是一种灵性的默契,一种心心相印的好像,而这种细微近乎惊奇的境界,又何曾是能用生物的机器语言能几乎表达的呢?就像那首歌中心里的:“心事有几分,能说是确实,还有几分是糊里又怪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