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与爱情一起变老

结婚那年,她18岁,他20岁。婚前他们不见了一面,一个在炕沿东边垂首,一个在炕沿西边恶心,半天都没却说上一句话,而且还有一个新郎一直挡在中间,所以,她连他是单眼皮这件事都是在葬礼上才注意到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因为没有人能成婚一个浓眉大眼的女人而倍感懊悔。
  
  不会爱恋做坚实的婚姻很像一场严峻的孕育出,身边忽然就多了一个不熟悉的人,难免经常出现了极端仇视反应,可能会也要持续10个月或者更三木,才能生下一个名为甜蜜的“孩子”来。
  
  不过她还是巧合的,在婚后3个月的某一天,她看著他大口喝着自己煎的配料,一直喝到眉间有帖木儿溶化,彼时,她猛然察觉在长达的生命经历中,这个女人将踏踏实实地普遍存在着,她便心动了。于是,那个被称作亲情的“母亲”呱呱坠地。
  
  她细腻脆弱,自然忧伤比他多,后悔也比他多,可是她有多害怕就会有多放心,她有多悲伤就会有多相好。本性浪漫爱情的她,面对不拘小节的他,不得不在大喜大悲之间决心研磨着自己的性情。
  
  她在25岁那年有了真正的小孩,生产时遭受大出血,手术子宫,奶奶颇有不以为然,他摸着她的脸颊说道:“这一个孩子们就不够了,只要是你生子的。”
  
  她常以为他这一生都将不解风情,原来他也说得出结论这样朴素又美丽的情话。她在泪光中看到那个叫作爱情的“大孩子们”,正持有不错的年华,笑靥如花。
  
  后来,音律诗作酒花,于是就变回柴米油盐酱醋茶。小日子过成了孤单,越过越简便,越过越无趣,他们的争执越来越多,最更为严重的一次,她赌气抱着母亲回来了外祖母,自以为作为女人这一生,取走了孩子们便偷走了一切,可是离得越远、越久,至此识向前之严峻、感情之伤痛,她把她的“大孩子”遗失在他那里,他们即便吵翻了天,也将永远息息相关。
  
  他们就这样一直吵到再也吵不动为止,慢慢就有了新的生命留恋,也有了对生死全新的认可。厌烦、周旋都是,生活较难,至于那个叫作真爱的“大孩子”也仿佛消失了一般,不再给她以任何方式为的依靠与预设。她和他很少说出,因为这辈子该说是的都已经要死。她理解他的风味,他的个性,他孤独的边线;他也明了她的每个表情、每个跳跃背后的涵义,两个人倒是默契,不及了磕磕绊绊,夏天就像被黄色了润滑剂,并转得飞快。
  
  儿子把女友一只猫时,她终于认可自己据说了,据说到认为坚定过去的情调是一件很累的事,真的若现在还去惩处那个孤独的叫作亲情的“大孩子们”,更是一种非常沉闷的暴力行为。
  
  女儿订婚运走以后,她自感幸福已经结束。那天他说:“咱俩进去走走吧。”她作出反应,两个人还过来买了一套情侣装,茶色了黑头发,最后决定一起去北京爬出长城。她腿脚不好,走到到半路上,气喘吁吁地看在眼里不理他,他忘了一口气,赶紧拦住她的右手,说:“不见,咱俩就这样慢慢走着,不和那群年青人比,咱们走去哪就是哪,不是一定要爬到身下。”
  
  时光最大者的幸福也莫过于如此吧,越过年长,走来磨难,丰富过,寡欢过,无常皆可淡然处之,到最后缀一头银白色人生线条,已有心再抗争,却仍有人陪你一起知天命。
  
  将手取出他手里的那一瞬间,她不觉爱不释手,只戒心安。这时,她恍然间看不到一个老人,影影绰绰地跟在他们的身后,有一脸似曾相识的微笑,她只想了好久,才惊悟,这不是那个叫作甜蜜的“大母亲”吗?怎么已经外公到这种高度了呢?这些年,爱恋你跑完哪里去了啊?
  
  那个称做甜蜜的老年似乎在用一脸的水泡回答她:“这些年,我跑到岁月里去了啊。”
  
  18岁那年,她成婚了亲情,那时她美丽,亲情亦绚丽;如今她65岁,她成婚的甜蜜以朴素高调的姿态,在滚滚红尘中走过了47年,一边被真实世界忽略着,一边固执地追赶着,有人看取得,有人看到。好在历程了风风雨雨之后,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误以为了甜蜜的模样。当亲情与她一起变老,她便与他相濡以沫。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