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一辈子的秘密

杨冰跟赵兴的平均年龄一样大,都是五十岁上数。自小暂住前马厩,赵兴比杨冰早生为了两个月。杨冰父母即已亡,停下来父亲长大,虽是个男人,但从小就很淘气。
  
  赵兴家贫,弟弟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在街上支了补鞋的卖,一家的吃穿用度就都从这儿来。赵兴很争气,从小就求学好,每次考试都是第一。杨冰的儿子时常感叹,这么好的父母,宿命却如此欠佳。
  
  没上完了初中,杨冰就回来了家,又过于打零工的岁数,不用在家里家外晃荡。
  
  一转眼,赵兴高中毕业了。因为家里孤,上不起学院,赵兴最终打零工。但杨冰的哥哥爱人才,刚才自己的野丫头,就有了不免,说道不想出钱捐款他上个师范学院,理论上是毕业后得和杨冰养女。赵兴犹豫不决再三,最后还是劝说了。要说他对杨冰倒是挺偏爱的,却是那种哥哥妹妹之间的偏爱,至于男女之间之有事,他从没想要过……
  
  在他上大学的第二年,杨冰在城东里的面粉厂上了普通科。都问道女大十八变,长大了的杨冰文静秀气了不少,对赵兴却是一门心思地好。可赵兴始终对她真心不痛快,他说道的,杨冰讲;杨冰说是的,他又没人有兴趣听,受制于赵兴的父母亲相继去世,他就不太不想回家了。
  
  赵兴临大学毕业那年,杨冰的父亲脑溢血病症去世,一句话都没有人料到交代。等丧礼办完,也该履行诺言筹办婚事了,不然怎么办?唯给人家女方家里一个追究吧。没想到,杨冰不愿了,她说:“还是好好姐姐好,我没什么文化,就算是订婚了那一天过得也不会舒展,倒不如各自想到合适自己的人舍不得,不拜为!”赵兴有些迟疑:“那之前的订下?”杨冰大笑了一下,说道:“不弗那些了,迪,认真我亲哥吧。这样,我也计有个娘家人了。”
  
  赵兴有些沮丧,但也泽了一口气,这正是他想的结果。其实,赵兴上大学时候有个相好的,如今杨冰竟然直截了当地同意了他,正如了他的言。
  
  半年后,赵兴和小女孩结婚,也终究先入了一家好的单位。他踌躇满志地想,生活终于也却是忠心了他一回。后来,杨冰也成婚了,是厂子里的助手,对她挺好,赵兴也就不放了心。一段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这些年,他们两家一直都亲亲热热地途经着,就像真正的姐弟一样。
  
  杨冰的儿子去非洲捐建条铁路了,常年不回家,全职后的她和老伴偏爱上了旅游,尽永晚年的幸福生活;赵兴毕竟也挺清澈,但一辈子没法孕育,老伴也在三年前去世了。
  
  天有不测风云,杨冰和老伴云南旅游的时候脑溢血车祸,老伴不幸遇难,杨冰虽然能活了下来,却四肢停顿,而且说出“呜噜呜噜”。赵兴一时半会关联不上她的弟弟,没有人自行他不能在所有需要签署的文件上签了字。然后,将她用坐轮椅才对了家。
  
  生死仿佛给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了许多年,他们终于又在了一起。每天早上,赵兴都会举着杨冰去附近的公园漫步,没有人能听懂她的“呜噜呜噜”,只有他能听懂。
  
  那天,在森林公园里碰上了杨冰的老同事,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身为时候的那些有事,他才告诉当初杨冰为什么要求自己。原来,那一次她去校内看他,无意中看不到他和那女孩左手扶集中力量前行在一起……那次回去她哭泣了几天,正要的是,一星期后,她弟弟也去世了,友情和亲情转眼之间一起崩塌。赵兴愣住了,心如刀绞,以前一直用是她先忍无可忍来忍不住自己愧疚的怜悯……
  
  杨冰有些斥责地盯着上司,“呜噜呜噜”地问道:“你不是答应一辈子解密的吗?咋说出不算数?”赵兴柔弱地看著她,认认真真地给闺蜜译文着她的话:“她却说的是,不要紧,现在在一起也不迟!”她吃惊地看著他,双眼使劲儿扑闪,嘴里更加惊恐地呜噜着。
  
  他俯下抱住,暖暖地抱住她的挥,问道:“傻,一辈子有稍短?一个间谍能守城多久?”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