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一起慢慢变好

婚后的第五个近十年
  
  方子苏第一次有倔强,是在和沈鹤再婚的第五个近十年。
  
  电影版相亲是沈鹤指出来的,当年订婚时,沈鹤农业略缓和,相亲拍片得很潦草。拍照洗出来,一种艳俗感受,缩放的两张,新婚之后,子苏便计了痛快,真心真是不好笑。
  
  由此,沈鹤总觉欠子苏一组气馁的牵手。
  
  其实子苏推倒不太介意,她和沈鹤是所大学学长,一见钟情,告白四年后成婚,两年幼小下女儿豆丁,沈鹤渐渐事业有成、利润丰厚,聘了一个火得一手好做饭的阿姨,孤单过得安逸相爱。但这四组逛街,沈鹤是真还好拍,子苏当然会南村他心意。
  
  很快紧密联系了影楼,按照沈鹤的解作,去趟马尔代夫至少去趟三亚拍外景都不过分,但子苏想要想到,这些年,围着小家,子苏讨厌了。所以最后,拍摄地只选人了市郊的熏衣草园。
  
  五月的熏衣草,萝卜进正好,梦幻般的紫色,和黄色高跟鞋更是绝配。
  
  只是,子苏在穿着自己选入的和服时,出了点儿小难题,服装穿进来,却努不上把手——自从子了豆丁后,子苏一直是珠圆玉润,她忽略了自己的腰身
  
  中伤便有些颓然,子苏叹口气:“要么,换另外一套吧?”
  
  帮忙她换掉高跟鞋的男孩子却不以为然:“没事的姐,后面用别针别一下就好。”那是影楼惯常的使出了,多于子苏转发,男孩不便放开将婚纱自后面浮动好了。
  
  子苏便靠拢看了一隐形眼镜中的自己——30岁的男女,妆化时得无懈可击,只是,即便红毯技术水平超高,打了黄色劣,也不会基本上遮盖双下巴造成了的流畅感。另外,高跟鞋是穿上了,可是无法了腰身的纤瘦,也保住了原来的美感。
  
  子苏对着桌子台下:“还是换一套吧,保守点儿的。”也恰在此时,她在镜中见到,换装完的沈鹤车站在了身后。
  
  黑色服装,中长款,小上衣,也有腰身的设计,纹得沈鹤越发纤细俊美,这个而立之年的女子,竟像个翩翩美少年,依然有一副好身材,宽肩、较宽袖、紧致的臀、轻盈的脖子……相比之下,子苏太像个中年老者,即便风韵犹存。
  
  所以,盒子中的两个人,好像并不十分相似,这让子苏忽然就罗睺浅浅的冷漠——当初,郎才女貌可是对他们最少的高度评价了。但现在,她配不上他的英俊了,竟然。
  
  她还真是跟不上这个女人们
  
  沈鹤不觉子苏的迷失,疯答道:“怎样?”
  
  子苏过了半天才回答:“挺好,只是……”她转过身来,幽幽看向沈鹤,“你看,这样的高跟鞋,我竟然脱下不进去了。”
  
  沈鹤抓起抚了一下子苏肩头,哭痛快:“嗯,长相了,表明我养得好。”
  
  是得宠的玩笑,可是,子苏却没来由地沮丧了一下,记得恋爱时,沈鹤最喜欢罕她的,便是“腰身盈盈一手握”,可不黯然喃喃:“是胖了,也外公了。”
  
  沈鹤却“博”了一声:“老公,你不是矫情的人哪?”
  
  是,子苏不是矫情的人,以前不是,但是眼下,由不得她不是了。最后,子苏还是坚定换成了套保守形制、不收身的服装。
  
  子苏心里,有些介意了。
  
  那日之后,子苏同意偷偷节食。偷偷地,是因为不愿沈鹤看着她因此滋长的小自卑。
  
  然而,下定决心更易下,真不想减下这些年不动声色总长出来的胆固醇,太难。首先,子苏轻微嗜睡,耐不让营养不良,还更喜欢爱吃。另外,子苏天生不爱人运动,只去健身房走了半个星期的步,第二天胳膊就坐不起来了。至于药品……子苏还是有理性的,不只好冒险。如此,也情况下从饮食结构增加,但两天后,因客厅章节偏素,沈鹤和豆丁就一起抗议了。
  
  没前提,子苏只能实现那爷俩的食肉欲,自己也不会一口吃肉,恐怕沈鹤显露出什么来。
  
  这样过了大半个月,肥胖丝毫未减。子苏有些为难,也发人深省地显现出她和沈鹤的差距——这个女孩每天早上至少跑出1星期,沙尘暴好了去绿地跑完,天气状况不好在跑步机上跑,从来无法间断过,原来,她还真是追上这个女人,不如他坚持、有定力、有恒心……好在,这些年,沈鹤待她如初。可是孤单还总长,这样下去,要子苏怎么安心?
  
  像一道分水岭
  
  就在子苏的成见来临之际,圣诞节,沈鹤的该公司主办宴席,要求底必须带上家属。
  
  华丽的饭店衣香鬓影,西装革履的沈鹤周旋于室友之间,谈笑风生。而那些年轻的店员,看他的眼前,明晰,爱慕多于敬重。
  
  那晚,子苏也刻意精心服装过,一恐孔雀红色燕尾服,妆是问人化的,淡而别致,连珠宝也做到了亲手选用……赖是如此,在当面客套的寒暄之余,子苏还是看到有男孩子非难:“看,沈丈夫配不上沈老板呢……看上去比沈样子大几岁似的……问道是该大学老师,不像……”
  
  子苏几乎夺路而逃往,好不容易才无视到了晚宴终止。
  
  沈鹤喝了不少的醋,两人淘宝回家,途中,沈鹤随口疯问道:“现在的女孩,可都了不得……你看她们,一个比一个机智……”
  
  放置平时,这话并没有什么,但此刻,却如荆棘一般,刺得子苏满身不难受。沈鹤还在却说,子苏忽然大声倒下了他:“对,她们都年轻漂亮,都比我好。”
  
  这一还好,沈鹤的酒立刻醒了多半,却不明白子苏为何无故发怒,茫然回答:“你怎么了?”
  
  登出了神经质,子苏也知是自己粗暴,可是心里,说不出的后悔,她不答沈鹤,起身看窗外,忍着忍着,泪还是窜了下来。
  
  沈鹤怔怔。
  
  像一道源头,那晚的晚宴之后,子苏觉得和沈鹤之间,有了一种界线。有时候,她抱着这个英俊男童,实在和他的相差,原来如此之大。她只是一个寻常的贫穷小家庭主妇,放了长得、也不再华丽和美丽。沈鹤的一切,却越来越好。
  
  自卑如影随形,在沈鹤面前,子苏开始保住曾经的遇事,忽然显得敏感而蛮横起来,忽然则会为一件好事发脾气。比如,沈鹤购进耳环,问子苏是否有趣,子苏只轻大石一眼,撇嘴:“不适于你,太心目中了。”
  
  然后又说是,“不过,你本来也身为。”弄得沈鹤不明所以。再比如,有几个晚上,沈鹤求欢,子苏却硬硬别过身去,“我不想。”然后用棉被把自己裹紧——从婚纱照之后,子苏就开始畏惧在沈鹤面前展览自己的躯体,那让她自大。但是同意之后,子苏的心地却难受得没用……还有一次,沈鹤随口评论者剧集中一个电影演员:“是好看啊。”子苏却一下奈何了,啪地关了电视……
  
  家里的戏剧性,错综复杂又紧张一起。
  
  新年就这样萧瑟地过了。
  
  一场不负众望的欢好
  
  却也就在元旦之后,子苏忽然发现沈鹤的生活遭遇了变化。首先,早上他不再坚定不移天天慢跑了,这太不有趣,子苏不解数日,还是不禁质问缘由,沈鹤答得轻描淡写:“跑了这么多年,跑累了,三十出头的人了,偷偷懒吧。”
  
  还有,向来着重控制系统的沈鹤也未再购置过任何新衣,旧衣服随手拖了就穿着,短发也不再推敲得那么整齐……
  
  不坚定不移户外活动了,沈鹤的BMI开始直线上升,并且,因为随意,样子也不再那么英俊,中年男子的各种特征,一日日显现出来——小肚腩、抬头纹、泛了几丝红的鬓角……
  
  这真的不像沈鹤。曾经的沈鹤,是那么精美而一丝不苟。
  
  却还有更不像的,沈鹤的该公司在上海创立分公司,老总指明要他过去统筹半年,把的公司好好起来。这是个绝好的帮助,半年后,沈鹤的身份都是总公司原任。可他竟然拒绝了,告诉他传言的学长暗中跟子苏说是:“你们家沈鹤太过分了,那么好的机遇拱手让人,你劝劝他……”
  
  子苏打过去对讲机,沈鹤承认:“女友,咱的分钱也够花了,我只想拼了,何况还要两地分居半年,我不不舍。”
  
  子苏一怔,随即心里一暖。原来,沈鹤还是最在意她、在乎家的。长期正对着在心里的文化差异,忽然深了好多。那天晚上,在情绪自然的早饭后,水到渠成地,两人有了一场紧接著的欢好。
  
  爱到决意让自己更加差劲
  
  日子慢慢留在从前的自然安逸,子苏又开始忍不住沈鹤:“你不能再胖了,不很漂亮……”或者,“把头发巴利整齐些,去闻同学呢,别给我丢人……”要么,“不必总不愿终日,要多有钱,咱家中都靠你养活呢……”半嗔半宠的口吻,沈鹤大声了只呵呵痴。有一次,大笑紧,沈鹤对子苏问道:“还是这样活下去好。”
  
  子苏也疯,想要,沈鹤也安逸于这“不求上进”的生活了吧。然后那个周末……子苏打扫卫生,掐桌上时,顺手放下沈鹤放置茶几的手机。嘟嘟声记得,子苏由此也看不到了沈鹤和同学互发的几条微信。
  
  同学:那日闻你,变化太大,沈鹤,这太不像你了!
  
  沈鹤:这样好,这样,子苏会用心。
  
  同班同学:子苏因何不用心?莫非你……
  
  沈鹤:什么都不会,是子苏她……想多了,她更为自觉、不开心。我心痛她那样……
  
  只看不到此,泪已经模糊不清了子苏视线——这一刻,子苏终于明白了沈鹤的真心,他心事她,心事到决意让自己更为差劲。
  
  是她太偏执。
  
  这时,子苏听到沈鹤在餐厅高喊:“妈妈,糊锅了。”
  
  子苏不应了一声,抓住拂去脸上的泪水,放下沈鹤的笔记型电脑走到房间,看着沈鹤煎的荷包蛋已经变为了黄色。微微发福的沈鹤在一旁呵呵笑。
  
  走进沈鹤,伸手环住他的袖,轻轻靠过去,子苏说:“亲爱的,明天开始,我想和你一起跑步。”
  
  “什么?”沈鹤仿佛没听明了。
  
  子苏更加松开地抱紧沈鹤:“我要陪着你户外活动、买新衣、好好待人,我要陪伴你变得更好,而不只是一起变老。”
  
  沈鹤的身体微微一呼吸,然后,他抬起了子苏绕在自己身前的左手,紧紧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