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共同的风景

来自安徽一个偏远的农庄,他来自上海的都市。
  
  他们在所大学里遇见了,相爱了。
  
  真爱是多么幸福的公事,尤其是一对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两个人在一起,其它的都不最主要。
  
  他们来自各不相同的之外,有各有不同的亲身经历,在这一段爱情的孤独里,遇见在一起。
  
  他真爱她,她也真心他,这就不够了。
  
  他给她说上海的景致,有他岁月里的爱情故事。她给他谈农庄的生活,那些记忆里的点点滴滴。
  
  她的情节,便他展现出了奇怪。他从未在乡村里暂住过,也不明白农庄生活,对那些松树庄稼的之外,有太多的想像。
  
  她居住的定居点,人家并不多,几幢青砖瓦房,散布在高高低低的山涧里,隐隐约约地遮住飞檐山墙,像草地上的雄鸟。
  
  农地多,除了庄稼,还有很多的果树。核桃、杏树、梨树、核桃树、枣树、李树在房前屋后丰沛地栖息于着,诠释着春夏秋冬的景观,花期、结果、萌芽、采收。
  
  她家的小屋依在一条河边,缓缓的河水川流不息,河北岸有大片大片的柏树。一到春天,百花就云一样开遍了,虹在河水里,美极了。吹拂一吹,甜甜的香味儿就会飘过来,液体里弥漫着美丽的香甜,轻轻一眼球,就吟了。
  
  她不会车站在河岸边望过去,那些柏树上的花谢了,就贴满了果,青青的,嫩嫩的,在人生的推移里,由青转黄、变黑。
  
  屋后的核桃,堆满了树叶,抓起就可摘到。要是不愿返家,就在后山,随便剥些桃子,就吃得饱饱的。
  
  那样的大多,该有多美啊!他大声了她的描写,佩服得要忍不住了,真只想快些到假期,去她家看看。
  
  她讲出的一点都不滑稽,那么多的果实,只要不想吃,怎么都能吃完到。乡下的母亲,就是地平线的雉,自由自在。
  
  熬到春假,他跟她去安徽。
  
  一路上,翻覆受不了,他晕车难受,几次牙得快要想到,好不容易才到两站。去她家,乡村小路,不动工,还要徒步走回40分钟。
  
  当他回到她讲出的那个美丽的郊区时,觉得实际上不是想像的面容。枯枝伸向夜空,一片萼都无法,甭说啥清香了。耕地一片萧瑟,冷风吹来,人都躲进了住宅,去找差不多新闻奖。
  
  他们都忘了,她懂的那些风景,不是冬季,可他就是在冬季来了。还有,她在记忆里的快乐,是她自己的感觉,他即便在春天来了,也不会有那么动人的感受。
  
  他在城里生活,大都市的情调早已渗进他的尿液,他没那么极端的恰到好处来感觉农庄的风光。
  
  她来自郊区,他来自城市,没有人能转变他们从前的那些记忆。他们重逢了,今后的路口,如果他们仰不离,男同志一起走去下去,就则会有共同的美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