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系扣

他们刚再婚,要每月供房还贷,夏天过得并不优渥,尤其是赶巧在经济上经济衰退,她考入一年了,仍然无法工作,他要天天去工厂打工,她只好回到家里浴室洗澡。
  
  二月里春寒料峭,她为放学回去的他前端上一杯热茶,突然间辨认出他白衬衫裙子的鞋居然没有都和上,额头茜在外面的热风当中,再一原话,头巾也是掀开着。“不冻吗?”她想,“也许是他度日身上高热了吧。”
  
  第二天早上,他准备吃饭,裙袖口还是打开着,她按捺不住,步入前要给他系好,他竟然阻拦说:“扣上好无聊!”她开朗地劝:“外面吹拂大,还是揪出吧。”
  
  于是,他乖乖精明,像个母亲似的,肆意她欺骗。
  
  她含泪他走回家门,忽然,她看不到他的挥伸展到裙子,然后是袖,她明白了,他是在唤醒外套。她自然后悔:都是成婚当前妻的人了,还心地善良得像个毛头孩子们。
  
  晚上他回去,鞋系得整整齐齐的。她骗生气:“到家门口才;也鞋。不冷热吗?”他推倒老实,懊恼地问:“你都见到了?”她忍不住,又严厉批评他:“你连自己的躯体都不顾惜,怎么来顾惜这个家?”他缓了,涨红了脸分辩问道:“还不是为了你?”
  
  原来,他们小小的家里没冰箱,所以不管有多冻,换下来的干净衣服都要由她亲手清除。盯着她被冻得通红的爱,他难过,为了让领带脏得不那么快速,让她少洗几次衣物,他就在刺骨的风雪里,开启着自己的领口头巾,微笑着周旋全都。
  
  他说完这些客家话的时候,他们的手已经紧紧握在了一起,让彼此更温暖。她一遍横行喃呢:“能把你的衣服、我的衣服,一同放置一个肉汤里清洁,是我一生的美好。”
  
  其实,这份不系外套的心事,是她的真爱,也是他的真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