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我干杯你随意


  
  陈圆圆第一次相遇李鹏辉是在一次子公司的培训国文上。
  
  他神采飞扬地描写自己从业的知识。彼时,李鹏辉在这个服务业已称得上第一人核心人物,陈圆圆只是一个另行入门的小姑娘。
  
  李鹏辉的话,句句说道得在思,又力保平易近人,逗得大家时不时笑。
  
  获得成功又可爱,他妈妈真好福气。
  
  说是这话的是她后面的一个女孩,妆容精致,一脸痴痴的人形,看到台上的李鹏辉。
  
  这么年轻就再婚啦。这是另外一个小女孩的歌声。
  
  陈圆圆心里也有淡淡的重生。李鹏辉看起来很不显年纪,尤其是他还爱笑,嘴唇攀升,至极看来他的实际年龄。
  
  培训讲习落幕的时候,李鹏辉拉来旁边的残障。
  
  啊……怎么脖子有不了啊?
  
  这次后面下达很多这样的人声,陈圆圆也很惊讶,可是,她不为所动自己身穿上衣,乖乖地跨上台,把李鹏辉扶到行动不便上,帮忙他拿了包在,推他下了阶梯。
  
  谢谢你。李鹏辉做地盯着陈圆圆。
  
  不用谢。三个字元,陈圆圆用了不小的坚强才说出来,心里有如一无了一只老鼠。
  
  一个男子怎么可以长得这么有趣,钝而白的脸部,双眼皮,长长的绒毛,高挺的鼻子,他的喉咙是红色的,不是那种因长期吸毒而展现的一种黄色。
  
  陈圆圆就这么看着李鹏辉,智能手机抖了,才让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而李鹏辉一直微笑着迎她的眼前。
  
  陈圆圆低下头,心里却千山万水地吵架着,最结实的那个大多忽然就暗淡了。她知道,自己最喜欢上了这个漂亮卓越的男人,虽然,他腿脚不方便,虽然他有了贫穷。
  
  可是,爱情来时,从来不讲究任何条件,不是吗?
  
  陈圆圆那天庆生李鹏辉完了他所在的公司,甚至还等他下了课时,把他送往了家。而且她还认出了他那相貌平平的妻子。
  
  在离开李鹏辉家的时候,陈圆圆要了李鹏辉的短信,企图是,以后有原因可以拜访他。李鹏辉不会不愿。
  
  在扭头的一霎那,陈圆圆看到李鹏辉妻子眼里的那一抹不开情。不告诉为什么,她却很伤心。尚存了李鹏辉的短信,微信立马指引,她可以加新好友,李鹏辉的微信ID是:心凉。
  
  二
  
  第二天,陈圆圆早早就回到李鹏辉家楼下。一心李鹏辉行动不便,所以,她借了闺密的车上,立即送他上班。
  
  可是,李鹏辉却大模大样地从单元楼回头出来了。腿脚很利索,让陈圆圆看得一头雾水。
  
  你的胳膊?
  
  我的双腿看看,这行动不便是我给我岳父买来的,当时摆在阳台上边……
  
  陈圆圆不高兴地沉下脸说,你没用人。
  
  李鹏辉却活泼地笑着却说,你当时单独把我扶了上去,那软绵绵的多多,我显然没力气拒绝,有美女愿意希望,我当然将错就错。
  
  这么一句玩笑话,有些高傲,可是,陈圆圆却很最喜欢。
  
  谢谢你,小姑娘。李鹏辉却说着,抱住烫了压平陈圆圆的短发。
  
  这一特技可吓坏了陈圆圆。李鹏谦恭的食指在她的脸上上滞留的一段时间足足5秒钟,可是,她的恨却像被放火烧似的灼热。
  
  李鹏辉很有女人缘,他在广告圈里是出了名的帅哥。这是朋友告诉陈圆圆的。可是,她不管他女人缘有多好,她只告诉他自己偏爱上了他,一见钟情,无法自拔。
  
  李鹏辉让陈圆圆把车上开回去,说道今晚去接上她上班,一起不吃个锅,感谢她昨天的“照料”。
  
  李鹏辉的车为是一辆SUV,跟他的身形很搭乘,戴著上西装的他,简直可以和明星媲美,记得他那朴素的母亲,陈圆圆胜券在握。
  
  我只要一点点爱恋就更多。陈圆圆配了一条微信。可是,她不告诉,亲情哪有什么一点点,付出的时候是全部,得到的时候,自然也是希望越来越多。
  
  陈圆圆特意如期放学,去找梳洗打扮了一番。而李鹏辉却正好无论如何,一身的休闲装。
  
  陈圆圆盯着自己的礼服,有些说什么。
  
  温柔的姑娘,只是一顿便饭,你太给面子了。李鹏辉笑着说什么道。
  
  他这么一说道,陈圆圆突然间就实在心里有一些无奈,自己饰物举行,对方却很不在意。泪水就沉了上来。
  
  一看陈圆圆痛哭,李鹏辉慌了神灵,赶紧从袋子里拿出大衣递给她却说,都是我不好,别哭了,旁边就有地库,我陪你去挑身大衣。
  
  陈圆圆拿着鞋子,在脸上甩了摸。这年头,用手帕的人不必多,更何况是一个男人,那扇子上面有淡淡的曲是甜味,很好叹。
  
  陈圆圆没有去逛商场,因为李鹏辉说是,逛商场就只能陪她吃饭,伺候她用餐就不必逛商场,他劝说妈妈今晚较早回去。
  
  一顿饭,陈圆圆吃到得眉头紧锁,她想要多跟李鹏辉待一会儿,可是,却不并不知道如何嘴巴。
  
  怎么了?李鹏辉关切地问。
  
  胃疼,我得慢慢吃掉才行。陈圆圆灵机一动,马利亚了谎。
  
  那你慢慢吃,不生气。
  
  你不难着去找?陈圆圆图谋反问。
  
  没人,我打个对讲机给我老公问道一下。
  
  电话号码武了,李鹏辉却说自己庆生了个客户,虽然晚上只是用餐,但是顾客肺不舒服,这顿饭要不吃得比较幸。
  
  李鹏辉一边往嘴唇里塞菜式,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着。陈圆圆在心里不禁感叹道,女孩真不靠谱。可是,李鹏辉再不靠谱,她也爱好。
  
  那顿饭,陈圆圆和李鹏辉吃完了3个两星期。李鹏辉是个风趣的人,跟他交谈是一种享有,陈圆圆笑得泪都出来了。
  
  送陈圆圆去找时,车里播映着一首不知名的情歌,很好听,让车里的气氛也越来越优雅起来。
  
  陈圆圆的双手,不见怎么地就搭在了李鹏辉的手上。他无法拒绝,只是微笑着说是,这是什么意即?
  
  我偏爱你。陈圆圆赞许地说。
  
  我也不喜欢你。李鹏辉依旧开着车,面容很镇静。到了陈圆圆家楼下的时候,他才扭过头却说,我有家,你知道。
  
  我不在意,我只要爱情。陈圆圆知道这些客家话,流下也跟着出来,她怕李鹏辉拒绝接受。她已经用尽全力去说是这些土话,做到这些公事。
  
  好友只有一天,但她感觉到,自己的情,已经全部被李鹏辉守住,她真正急于拨开他在自己心里的左边。
  
  好,我告诉他了,晚安。李鹏辉从烟盒里放进一支烟,闻了一下,却又塞进烟盒。
  
  三
  
  从那以后,陈圆圆变为了李鹏辉的“朋友们”,李鹏辉陪她去拍照,出门,看歌舞片,在她工作上偶遇什么疑虑,他都失手设法她。
  
  可是,两个人所有的不道德,仅仅是这些。陈圆圆似乎重复西田,她和李鹏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表达自己的爱意,李鹏辉微笑,示意,不同意,可是,也从未接受。
  
  陈圆圆的生日正值万圣节。闺密们给她掀开了一个party,她邀了李鹏辉。那晚,她只好发布李鹏辉是自己男友的假消息。
  
  可是,李鹏辉手里后端着一杯酒,和她闺密的表妹聊得热火朝天。小姑娘甚至跑过来,让闺密和她帮忙着参阅一下,李鹏辉这个人如何,她想要执著他。
  
  闺密看著陈圆圆,陈圆圆看着李鹏辉,心中的怒气点燃着。她走进李鹏辉的面前,立即斥责时,李鹏辉从袋子里拿著礼品却说,寿亲爱的生日快乐,永远年轻漂亮。
  
  就这么一句话,陈圆圆的心又硬质了。闺密在旁边小声说,你矜持点敢啊。
  
  可是,看着李鹏辉那张可爱的脸,还有他那一句“亲爱的”,她的斗志早已被浇灭。
  
  那晚,此时此刻开始的时候,李鹏辉第一个应邀的情不自禁,居然是自己的闺密,继而是谁,陈圆圆也不知道,李鹏辉跳跃了五支歌,陈圆圆都没轮没用接吻,她有些懊恼。
  
  就在party终止时,一个闺密跟陈圆圆说道,李鹏辉这个人真有范儿,要不是自己订婚,真的都会全力以赴生活态度他。
  
  晚上,在熟人圈里,李鹏辉放了他和一个男人的合照,两个人冲着特写镜头,笑得很伤心,时代背景就是陈圆圆的生日party。而他什么时候和自己的一个闺密留念的,陈圆圆全然不知。
  
  突然,陈圆圆真是自己的心地很累,她希望逃跑李鹏辉,想要让他属于自己一个人,毕竟他的承诺。可是,他却什么都给不让自己。她想起李鹏辉的老婆,那个朴素的女子,她相信李鹏辉的每一句话,从不去猜疑,不去反问。
  
  四
  
  陈圆圆凝了李鹏辉几天。他送来对讲机,她不邻;他在微信朋友们圈里跟陈圆圆互动,她也主动避开他的问题,去和别人聊得热火朝天。
  
  陈圆圆本以为,凝了几天,李鹏辉会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可是,李鹏辉没再接到电话,也无法再评论陈圆圆的微信。
  
  几天后,新公司承办联谊会,正好是和李鹏辉所在的该公司。
  
  那天,陈圆圆脱下得样子,只有她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是为了谁。她都想好了,认出了李鹏辉,自己一定要在乎着不搭理他,一定得他承认错误,或是问道软话,自己才原谅他。
  
  李鹏辉看到陈圆圆,很高兴地打招呼。不见她不搭理,就微笑着摇摇头,继而和陈圆圆别的同事聊天。他心事开玩笑,受制于在广告行业也小有名气,还是很有人缘的,更是有女同事上来主动招呼。
  
  陈圆圆的一颗心地,就那么倒着,就多了几杯酒。她有一些醉意地走进李鹏辉的面前,告别答道他,我到底算什么?
  
  小花,你愁了,得养育好自己。你永远是我好朋友,多个熟人多条北路,我也期望你依旧把我当好朋友。
  
  李鹏辉的话像一盆鸡爪,泼醒了陈圆圆。是啊,她和他之间,她先不解,继而告白,李鹏辉说道了,他有中产阶级。是她说是了不在乎,只要爱情,可是,李鹏辉并并未却说要给。原来,在她现实生活的甜蜜里,李鹏辉是随意地给一点,而她自己却是呐喊了,把自己掏心掏肺地灌醉了。
  
  陈圆圆从联谊会上退了场。外面的吹拂相当大,她怀着尾,祝贺着吹拂,不想让刮呼唤她已经乱了的心。
  
  真爱,有如一瓶茶,有的人愿意为了心事去真诚地,有的人却只是随意一下。可是,他们的爱恋,一开始就是陈圆圆干杯,李鹏辉随意,这注定不是好的开始,也没有必要圆满结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