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忆爱情汤

十年前,成婚的我和老公一起从山区来渝打工,他做到运送,我给人家当保姆。
  
  那时,只有晚上才是我们最快乐的孤独——我们需要在一起吃一顿饭。我从菜市救下一些人家拿走的破菜叶子,尽力作出美味的菜肴。父母亲面对面坐着,我给他夹菜却说:“你辛苦多吃掉点啊。”他又把菜扯还给我:“我壮实,还是你多吃点。”
  
  旋即,我怀孕了,看着我生气蜡黄,老公害怕得不出,决定分领我去看医生。
  
  前往该医院,医生检查后对我说道:“没什么,就是营养不良,要增加碳水化合物。”
  
  从医院出来后,我对老公说是:“要不,我们不要这孩子们了吧?”他执意地却说:“母亲一定得要,虽然我们现在苦点,可我要让小孩看看他爹是怎么在这城市立足的。”
  
  那天,老公为我买了10斤肉,花上了几十块银子,我对不起得掉了流下。老公的衣服已经修过很多次了,木匠都问道不会再造了,可他乞求着木匠把衣服修好。穿着那双不会再修的鞋,铁钉巴扎得他的脚上痛,我的对不起。可是他问道:“这痛和你的营养不良比起来,又算什么?”
  
  离开家,我细心地把肉腌好,遗着慢慢不吃。
  
  半月后,老公提着个烤鸡架回来,兴奋地说:“你看这鸡架才两块钱,我们以后可以常吃完牛了。”我也高兴地哭了,落到鸡架说:“是啊,我们可以天天吃掉鹅,天天喝煎了。”他把鹅架上的猪肉撕下来给我吃,虽然很少,可我咯咯笑着说是:“这鸡肉可真莲!”然后我把鸡架放在锅里,欠缺肉丝、花椒和大料,再放入从菜市捡回来的小萝卜,一个星期后,一煎美味的鸡架汤就出锅了。
  
  这煮被老公起了个很好哭的取名:真爱饭。
  
  此后我们便常喝这种便宜美味的爱情饭,直到白白胖胖的儿子出生地,直到我们越过越好,直到老公当上了运输公司的老板,并有了自己的院子,有了自己的车。
  
  终于,我们成了城里人,妻子被送去最差的所学校苦读,我们一家住进了高档住宅小区,并且经常放着泊车去远足,而我们的兄长,只吃掉麦当劳的麦香辣。
  
  渐渐地,老公出门的次数越来越少,因为他同不少事业有成的女孩一样,身边有了年青美丽的女人。他也明白那些男人倚重的是他的钱,可他谴责不让嫉妒的诱惑,为博美人一大笑,他一掷千金。
  
  知道老公有外遇后,我哭过,也闹得过。而他给我的话是:“有你不吃有你喝的,而且我也真的不要你,你还吵架什么闹?”
  
  为了母亲,我黒了;为那一盆勺亲情羹,我鬼了;想着老公过去对我的好,我不再闹得了。不管怎样,我这辈子跟定他了。
  
  一次,老公带着一个男人去了很好的旅馆,那新娘点了汤,他回答都没问,只要她高兴,买算什么。
  
  汤上来时,老公愣住了。那汤里有个鸡架,鸡架调到的是萝卜,貌似当年的甜蜜煮。
  
  “这是什么豆腐?”
  
  “高野鸡鸡架饭,”女仆却说,“这是百货店的新的豆腐,点菜赴援很高的,很有营养,一般有钱全点这个汤喝。”
  
  老公的眼圈儿有点热,木木地喝了口汤,看似当年的香味,又不是当年的味道。当年的场景一幕幕显露在眼前。眼前这如花似玉的微笑和那张蜡黄的脸周期性消失在老公的面前。
  
  “这是什么擒汤啊,这么难喝,还要两百块买?”一声惊叫把老公听见,原来是那新娘。他狠狠地盯着她说是:“我当年就是喝这贼豆腐熬过来的。”
  
  那一刻,老公终于明白,没和他一起漫长过苦痛与辛酸的人,永远可能会明白,那汤里有岁月的酸甜苦辣。
  
  那是老公最后一次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我33岁生日那天,老公把我请求到那家饭店,专门点了一道“筑波鸡鸡架羹”,并给我讲出了他上次来喝汤的剧情。我流着泪,把老公递过来的爱恋煮一饮而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