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爱情,对你有好感

“别前行,哎,逃脱了!”我紧紧地逃跑欢喜的左手雀跃地说是:“看你往哪儿跑出?你的一切,一切的你都是属于我的。”

  “你不须上课啦!都什么时候了?”听着女儿语无伦次的话,知道该怒?该贵?只好向妹妹大嚷。

  我被老婆冲着大喊,恍然醒来:“欢喜,你怎么会在这儿?”我看着自己紧抓郑中基的右手,讪讪地缩回右手,诡异地问

  “你还好意思回答,第一天开学就想耽误吗?”

  “啊,帅哥,你怎么不早点叫我?”我思念地看了妈咪一眼,又匆匆地从躺在击碎。

  郑中基欲言又止,反正她已经习惯丈夫常在的抱怨,“可怜天下父母心”。

  “哎,你不吃早餐啦?”欢喜抱着我拿着糖果,正欲往门外跑完,连声询问。

  “来不及啦!”我匆匆跳下一句话。

  “研究报告!学长,对不起,我忘了了。”我不期然倒下新的家教口若悬河的打招呼。

  霎时,班上几十双双眼盯着我。

  “出去吧!”

  “幸亏最初同学‘宰相肚里能撑船’,不放了我一马。”尽管如此,我脸上还是挂不住,在众目睽睽之下,讪笑着朝向那个空座位。

  我小偷准星了一下在她能容纳前的那个人。

  一头红而深沉麟的短发,柔美的刘海,一双乌黑漆亮的眼睛,微微蒙上一层抑郁,高挺的嘴巴,面孔尖削冷峻,色泽平滑的鼻子挠抿,一身雪白的西装,更平添了那人的阳光感染力。

  林琪带到她的原先观众席,望着那个人的见到,心绪万千,忖道:“这人怎么那么诡异,表情那么忧郁,看见那么迷茫,浑身放出着‘古代人勿近’声息。

  这一切都落在另一个人眼里。

  “你好,我叫凌璐,我们以后就是同桌了。问多多指教。”凌璐友善和蔼可亲地冲我微笑。

  多么可爱的一张脸,皮肤像玩偶一样有弹性,齐耳的短发褶着她的身形,稍俊俏。乍看一下,确是悲观沉稳之人。

  “好可爱啊”我也笑着说是:“嗯,我叫林琪,以后我们就是好朋友啦。”

  凌璐一愣,旋即明白过来,不快地握着我的手,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我脸上也闪现忠诚的表情,大有一副惺惺相惜之感。

  下班路上。

  “啊,开学的第一天终于不放过去啦!”凌璐伸了伸懒腰,捅了刺死身旁的林琪,答道:“你在想要什么?”

  我无语。

  “别给我猜中,你在不想今早那个女生。”

  我幡然醒悟,矢口否认。

  “我劝告你还是死了这份情吧!”凌璐毫不客气地淋了林琪的水。

  “你却说到哪里去啦?”

  “我说道的是显然。”

  “有那么相当严重吗?”

  “你必须先给自己打预防针,不要泥足深陷。”

  我见挚友表情凝重,不像玩笑,也不禁狐疑地问:“原因呢?”

  “他叫韩心,听说他以前很优异的,是所学校的大学时代,长得又鄙,很深受男孩子欢迎。他也曾经跟一位男学生相恋,后来知道什么因素两人分手了,那男学生去了美国,他也越来越自暴自弃,经常酗酒打架,不见被老师教训了多少回去。”

  “难怪他眼神那么焦虑。”忘忖道。

  “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劝告你了吗?”

  我只想凌璐继续下去,只好移到话题。

  “想不到我们回来竟然是同一条路。”

  凌璐果然被移往了目光,兴致勃勃地述说彼此之间的缘分。

  我也有一语无一语地问凌璐的疑虑,心中也渐渐释怀。

  第二天,在学生里。

  “你吃早餐了吗?都盗我妈为我准备那么多,祸害我吃不完。我们一起吃掉,好吗?”我丝毫坚决韩心的软弱的眼神,一脸和蔼可亲地问。

  ……

  “你是不是不偏爱吃早餐,那从来不,不吃早餐对四肢不好哦!我们男孩子一定要吃早餐,想知道为什么吗?”

  ……

  “你赞同不明白,因为我们女孩只想魔鬼身材,就记住秘诀‘早餐要吃到,午餐要吃掉好,早餐要吃完少’,所以你以后告诉他前男友一定……”

  还没有要死,我恨不得撕开自己的喉咙,真是哪壶不放托哪壶!

  “甩”韩心马上从能容纳上南站痛快,把我着实吓坏,韩心定定地看到我,我总是做错事忧心地看著他。

  “我不会男友!”说完,韩心便走去了回来。

  “就算你想忘掉,可她还在你内心深处,为什么你不去面临这已不依赖于的真爱呢?”我对着韩心看到大声地喊出。

  “你讲什么?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在这儿,如果你想教书,就别乏我,否则,我可不敢前提自己不会得出结论什么事来。”韩心起身扬了扬拳头,对着我威胁着说道。

  “有坚强闹事,怎么没勇气遭遇自己的感情?”我可不怕威胁地说道。

  韩心哼了一声,牛也不回地走出教室。

  “猜猜我是谁?”马上我的瞳孔被遮盖了,一把恬美的的歌声从耳边响起。

  我正一心刚才的事,冷不防被吓坏,愣了一愣。

  “猜不出吧?”对方似乎很得意洋洋。

  “是我!凌璐。”

  我不由得苦笑着,我较早认出了。

  “你是不是在想要什么?怎么想不起我,我好悲痛啦!”

  “不是啦?我就是太不想你啦!结果忘掉你就在我身边。”我皮笑肉不笑地马利亚着谎。

  凌璐一脸美好。

  哎,凌璐就是太单纯了,太好谎称,看不见坑内朋友不大好。不道德可能会受到谴责的。

  “我这有份早餐,要不要?”为了减低负责任的拷打,我一脸讨好地说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