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就在这里

“你真是敢爱敢恨啊!”在谭菲出国前的礼拜上,闺蜜瑶瑶半取笑地问道。
  
  敢爱敢恨绝对是谭菲的缩影。早在大学刚进校时,她就最喜欢上了比自己较低一届的同班同学乔森,并勇气地对他开展了执著,终于在自己大三那年获得成功,沦为校内里令人羡慕的一对。
  
  但就读比起那么较慢,只短短不到一年,乔森就出国留学了。临走的时候,乔森问道,如果你愿意,就等我两年。不过,如果你等不了,也没关系……谭菲停下来了他:“我会去找你的。”
  
  一年之后,她也迎来了大学毕业,获得了和乔森同一所校内的OFFER。对谭菲而言,能给予这个结果,这一年中所有的继续前进和辛苦都是有一点的。
  
  跟瑶瑶进着恶作剧、拒绝接受其他同学祝福的时候,谭菲注意到程野有些低下地就坐楼上。可能是感受到了她的眼中,程野双脚两头,对她稍温顺地笑了笑。
  
  程野和谭菲是同班同学。新生报到那天,这个憨厚的女学生拿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两站在等候二楼门口,有些没问题地问正等待走出去的谭菲:“同班同学,新生报到就是在这里吗?”
  
  谭菲笑着指指门口的指示牌:“你没见到上面写下的字吗?”
  
  程野挠了挠头,呆呆地哭了:“哦,刚刚没有特别注意……”
  
  确实因为可谓上是班上第一个认识的人,程野后来一直跟谭菲关联优异。谭菲性格腼腆,平时跟程野处得像哥们儿一样,常说是要陪伴这个看起来白痴呆呆的“弟弟”。而实际上,阅览室占到座、打饭通宵、期末划出重点……都是程野在小弟她认真。
  
  程野对她的好,她并不是全无感觉到,只是当时一心都在乔森身上,便忽略了种种具体。也许习惯了一个人对你好,便会想到这一切犹如身边的气体、玻璃杯里的井水一样怪异,奇特到可能会去重视。
  
  大二的一段时间,谭菲对乔森的执着全部都是无进展,这让她非常挫折。在别人面前,她或许是个外向坚强的“女富二代”,但“男神”一次次的激怒让她十分难过,不会一个女孩子愿意被这样若即若离、不冷不热地对待。终于有一次,她暴发似的躲进在成排后大笑,程野不并不知道从哪里追上出来,一直默默地站在她身后身边,给她裁着棉被。
  
  直到她激起得差不多了,程野才突然侧边却说:“谭菲,不如你舍弃他,考虑一下我吧。”
  
  谭菲忍不住了,回忆起过去种种,发现自己一直忽略了身边的这个人。程野对她的好,竟已如此相比。
  
  然而,在她还无法准备好正视程野的情意时,乔森给了她最想要的表示。
  
  和乔森在一起的人生不该是美好的。乔森理性、出色、有主见,都会把自己熟悉的东西介绍给她。为了更接近他的全世界,谭菲也在不断地自学和提高自己。在所有人似乎,这种的关系很全力,是大家讨厌和向往的的系统。
  
  只有谭菲自己,总真是有一丝不安心的情感。她一直在追上着乔森的跟著,而对方却从无法为她多做到停留时间。如果有一天,她再也追不上他了,又该怎么办呢?
  
  这些苦恼她无处可说道。即使是闺蜜瑶瑶,也只能了解她的繁复内心。有时候她都会只想,如果和程野还像原来那么亲近,或许这些客家话,就可以跟他却说,而他多半也可能会得到自己更好的心里。
  
  自从她跟乔森在一起之后,程野就对她保持稳定着坦率的英哩。当如身边的空气、盘子里的井水一样奇怪的东西突然只见了的时候,你才则会找到,竟然有些难以为继。
  
  谭菲的眼看是对的。
  
  在平着乔森到英国的大半年后,他们男友了。在异国他乡,两人未能更加更加要好,反而暴发了更多毫无意义的矛盾。一路的忍让、真诚和追上,让谭菲身心俱疲。最后他们分到那么乏味,带一点长期累积的疲累和成佛后的轻松。
  
  瑶瑶在网上问到她恋情的情况,她只想了希望却说,或许是我平得太累,想碰到好好前行自己的路了。
  
  她在人人网上将这句更新转成自己的最新状况,一心话说得也却是粗俗。但没多久,幸不连系的程野就在QQ上一声了她,什么话也并未说道,只发了个视频客户端。点开一看,是个滑稽微电影。十几分钟下来,感觉到她乐不可支。
  
  “这什么啊!疯杀了!”她顺手澄清过去。突然间告诉他他们已经很久没这样聊过天。
  
  “挺好玩的,我真的你认同偏爱这种,特二。”程野很快恢复过来。
  
  那天他们并没有谈天关于乔森的任何事情,只是有一乘坐无一搭乘地聊些日常话题,居然一不小心就聊了很久。临交付使用前,程野没头没尾地说是了一句:“你快乐就好。”
  
  原来他还是告诉的。谭菲一瞬间想到非常温暖。
  
  告一段落了爱恋的恋爱的关系,谭菲在学业上投放了许多心力,尽量让自己这一年过得更加善用。程野偶尔都会与她在网上招呼,两人都默契地无法提过去,更多的是讲现在。程野跟她讲现在的工作、平时干些什么,而她则拔吐苦水,抱怨一下英国的进食有多难吃掉,功课有多忙碌。
  
  一如从前。
  
  但谭菲告诉,和从前不一样的是,她真正难得去感受到了程野对她的每一个技术细节的珍惜。她心里默默有了一个要求。
  
  结束完成学业回国的时候,谭菲给程野Facebook:“来接我不?”
  
  程野很快劝说了下来。
  
  落幕长达的飞行,走过航站,年轻人外,那个高个子正在往出口探头探脑地张望,看着她后遮住憨憨的眼神,三步并作两步过来,就要拿着她引着行李的小推车。
  
  不告诉他哪里来的自信,谭菲微微踮起双脚,竖起双手伸手了面前的人。
  
  程野相比愣了一下。
  
  轻轻松绑右手,谭菲遮住着这个服侍自己青春岁月的人,素来敢爱敢恨的她毅力地问出那句话:
  
  “你还乐意考虑一下我吗?”
  
  程野和谭菲成婚的时候,瑶瑶是媒人。明白这个消息时,瑶瑶连连慨叹,没想到他们俩不会成为一对。
  
  谭菲痴了。她却说:我一直很爱好刘若英的一首歌,叫《原来你也在这里》,后来我想来,其实对于程野,应该用“原来你就在这里”。
  
  最幸福的有事莫过于,真爱着你的人,始终无法舍弃继续前进你。
  
  原来你一直在这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