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赌注

这是一对普通的夫妻,母亲卡尔在加州一家手机游戏该公司想到设计员,妻子莎娜则是同一家该公司的高级经理,两人持有一对漂亮的妹妹。
  
  1月16日是卡尔和莎娜的婚后元旦,两人决定去度爱情的二人全球。莎娜把孩子们托付给自己的哥哥陪伴后,便和妻子到达了。
  
  沿途的景观非常美丽,一眼看去,前两天刚刚终其一生雾的大桥两侧,就像一个美丽的童话世界。突然,一只野兔浮现在卡尔的车上前。卡尔大惊失色,急抬起刹车,车轮极速滑出,冲到路边的低陡坡。
  
  等晕倒的卡尔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黄昏。他愤怒找到着女儿的看见。旁边的副驾驶座上,莎娜正脸色苍白地躺在那里。
  
  “嗨,你说什么吧?”卡尔畏惧地轻轻拍打着莎娜的书上。莎娜慢慢地苏醒过来,神情痛苦,她让卡尔赶紧求助,可卡尔失望地说什么:“我外出的时候忘带笔记型电脑了,而车载通信系统上个星期坏了,一直无法复。”引人悲伤的是,未撞坏的车载扬声器里传来新闻报道:今夜雪势过大,这条高速公路将则会废弃两天。也就是说,他们将所困在这里赶紧救援。
  
  夫妻俩噩梦好一会儿,莎娜说道:“我们先把车里的东西清理一下吧,想想有什么可用的?”卡尔为难地问道:“车头卡住了,你小弟我小楼一下吧,东西不都是你掩埋的吗,你更确切它们的方位……”
  
  “好了,你能不能不要问道这种软弱的话了!”莎娜生气地停下来了卡尔:“你并不知道吗,自从我们在一起后,你就固执都依赖于我,我简直受够了你这个整天了,什么都一定会好好。今天出有门前我就说是让我来骑车,你非要逞能,结果就出有了公事。你当初向我订婚的时候,不是却说要好好陪伴我一辈子吗,你能不会做到一次大男人?”
  
  卡尔被莎娜的责骂客家话挑衅了:“情况下都到这种最差以致于了,我真受够了你的责怪。”
  
  莎娜说是:“我对你太不快了,我们打个赌徒吧,现在如果没有我陪伴你,只怕你就可能会亡在这里。”
  
  “嗨,你这样问道就太过分了。赌客就赌,我就不坚信,倚靠你,我自己一个人就什么也做不了。”卡尔后悔地说。
  
  卡尔开始摆弄驾驶员可容纳的驾驶室,可是四门都被相撞大头了,他摸了半天也没有锁住。“我问道,你就不能爬到气密上去试试门口?”莎娜吓得,无奈地提醒道。果然,有一侧的后车窗还能不得已关上。然后,卡尔又根据莎娜的查看,找出后备箱里的东西,最主要一袋糖果,几件换洗鞋子。“天哪,这点东西怎么够我们支柱两天啊?”卡尔有些恐惧了。
  
  “哼!你想想你,又要打退堂鼓了。”莎娜挖苦道,“把我那件高约风衣拿给我穿吧,等你想起要帮忙我御寒时,我早就活埋了。”卡尔这才记起来,车子熄火后已经没制冷了,零下12度的平均温度不足以把他们冻成冰棍。
  
  卡尔把车里所有能寻找的东西都想到出来堆到了能容纳上,然后把物品和毯子裹在两人身上。“你该不能天真地以为,我们俩裹着这些东西就能余生这两天一夜吧?”莎娜愤怒地却说,“我们俩如果就这样醒来了,财政政策在醒来冻死。”
  
  “那怎么办?”卡尔又愣住了。
  
  “你现在赶紧下车,把四个车架拆下来,然后把车里剩下的煤油灌入在轮胎上,把车架放在车边点燃,升高温度。忘记,拉力要一个一个附近,不然可捱不到别人来救我们。”莎娜冷漠地说道。
  
  那是一个断断续续的夜晚,莎娜一晚上都在批评卡尔的昏庸。理亏的卡尔不用难过地后背睡觉去,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婚后纪念日不会以这样的手段渡过。成婚这么久,莎娜对他一直都开朗宽容,可为什么在这种生死关头,越来越这么不可理喻呢?难道真像俗话说的,同居无法共患难吗?
  
  就在卡尔胡思乱想之际,星空淡淡地浮现了一抹云彩,太阳终于出来了。就在这时,莎娜忽然松开地推着卡尔却说:“更快,你赶紧进去,把我们的毯子扔到到营火上,远处好像有运输机的声响,我们要让他们看到火把。”
  
  果然,随着起火逆大,一架装甲车轰鸣着飞过来。原来,卡尔预订的旅馆不会等到他们住宿,就报了警察。报警可疑卡尔遗孀在途中发生意外,马上完成基本上搜索。很快,救援车赶到了,可当他们打算将莎娜拉显现出车尾时,她疲乏地问道:“不,别轻轻玛,我的肩膀被一块铝合金卡住了,大约脊柱轻微受到破坏了……”
  
  卡尔瞪大了瞳孔,他怎么也没想到,妻子竟然深受了重伤,他的耳朵顿时多雨了。原来,母亲前一天的愤怒和指责,只是因为怕实在坚强的他获悉真相后,则会失去猎食努力,中止决心。
  
  “亲爱的,别难过,现在我们不是都活下来了吗?你别忘了,这场赌客,你可是个女配角呢!这是我负于你的,再婚纪念日生日礼物……”莎娜严峻地从盘子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原来,她当初要卡尔拿西装给她,不仅是为了掩住自己的喉咙,也是为了握住自己准备好的生日礼物,抬起自己最后的爱人。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