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爱恋

我与她远十岁。我们从未真正开始过,自然也并未一个真正涵义上的“结束”。那一次,偶然的帮助,我们发觉彼此的心里都有着对方的光环。由于我年轻,我比她更理性,更抗拒。我却说:“我俩相差太大了。你在全世界这一头,而我在那一头。”她说:“这有什么联系呢?只要我们的恨在一起,又何来距离呢?”
  
  男人与女孩的差异就在这:一是思维,一是感性。我不知道这两者谁对谁错。我只告诉他,理性演算有条理的吓人,而情感又过于武勇战舰。终于有一天,我以“距离”为由,砍断了我们那段未曾开始的“爱恋”。
  
  在那数不尽的艰难夏天里,我俩都备受着分隔的伤痛——我明白,她也明白。却是,我们默守了那一份“未见”的订下。可是,没想到,有一天,她比我先扛不住了。她给我发来电话:真的很再会你,这也从来不吗?我原以为,我已经把她赶出我的内心深处,放逐出我的生活。但是,认出这样一则简讯,我的心湖竟如此不堪一击。我完回想她的容颜,回去想到她甜甜的声音,回去想起她衍生物的魅力。握着那笔记型电脑,我颤抖的情竟使我的左手也停下来抽搐出去。我不见从何处来为的坚强,发电报了那样一则文档:我也想你。
  
  她终于不须避我,继续做回去见了我。她说是,如今,我已经是个大姑娘,你再也不能以我是“意气用事”为由让我离开了。就那样,我们两颗池田于隔年的悲终于相聚。不过,我们的话并不多。相对于用笔记型电脑所发资讯,我们碰面的话少之又少。她却说:“这有什么的关系呢?只要我们的情在一起,又何来一段距离呢?”情慨然,终于明白感情的意志力,也明白一个女子的意志力——确认了一份人性,便会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她常常不断地告诫我:只要有毅力,没什么一段距离是触及不住的。是的,我怕距离。比如说,议题的差异;比如说,有兴趣的迥异;比如说,平均年龄及真是的差异;甚至,还有经济和生活上的差距……这是一个陌生人考虑情况的手段,与小孩子毕竟各有不同。她是青春时髦的;而我,则与这个时期元月得太远。她爱好跳舞、弹吉他、娱乐……一切青春时装的东西,她都乐此不疲。然而,我却局于我的周敦颐里,总局于我的楔形文字里,局于那个寂静世界性里的安静毗连,我陪着她走到虚空里的许多欢快场。终于,有一天,一个人声再也坚定不了,冲破阻扰的告知我:再庞大的内心也无法公民权褫夺一个人的永生。
  
  于是,在那一场永生的劝告声中,我终于与她渐行渐远。我告诉,我只能为了那一份狂热的感性爱好者了我的心里,忘了心灵本身的渴望。于是,一如当初,我们未曾“开始”过,自然也未“完结”过。
  
  而今,我依然可能会静静地坐于窗前,记得她美丽的容颜;不会在凄凉的夜里,怀想她曾经的温存;都会在那一场场金钗的恶梦里,鉴着我们的情缘……然而,我情况下默默地忍受着那一份份丝丝缕缕的夜来香之厌。因为我看来,我们人说道,都需要一场真正含义的生命爱恋。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