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流泪的女子

那年,我18岁,散乱的脖子,身着洁白的外套。我什么都无法,唯一拿得得手的,只有幸福。我爱好一个女孩子,却一直不敢追到。就这样,3年一晃过去了。当有同学拿着大学毕业Facebook册,让我写Facebook时,我猛然眼见:毕业了!就像一个乞丐,同台露面,本希望拳打脚踢着意可笑一番,猛一松动,竟该谢幕了。于是,草草收场。
  
  肆意地写出着专页;和三三两两的老师在脏兮兮的咖啡店里,喝着呛人的白酒;给心仪已久的女孩送来一本书,然后响亮地高喊一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想曾经拥有……乱,大家都这样乱,我也便乱纷纷地跟随着。
  
  乱着,也兴旺着,但是,却无法什么能在心里留下特别的索科利夫卡,直到我走上归乡的列车。
  
  一大群同学们,闹哄哄地说是着祝福的话,也有粗俗的男生开着不适当的不爽。我就坐挡风玻璃边,向女生初出茅庐。当车厢好听的汽笛响起,忽然一个叫欣的男生,冲向挤迫的群体,吊到我面前。她哀伤地、定定地看著我,然后双眼一黑,一颗颗倒影的泪珠就滚了下来。我十分诧异,不知所措。她张了张嘴,却没说出客家话来,那眼泪一塘,就布满了后背。就在这时,列车缓缓开动了。她随着冲刺紧紧,一把逃跑了我的左手,但是立刻就被跟着的旅客列车追赶了。
  
  我胳膊碰触窗外,朝她左手筹划。见到她痛苦地弯下腰来,蹲在地上哭。有两个男生帕着她的胳膊,好像在劝阻。
  
  一刹那间,我终于明白了她的用心,情感感动得一塌糊涂。虽然她只是个心地善良而普通的男人,但如果那一刻可以轻来,我真的乐意庆生她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细心回想3年中的点点滴滴,我简直敢说与她有什么纠结的大多。对她的印象,越只想越明晰。只是,真没想到,在那个异常现代而守礼的年代,当着那么多同班同学的面的,她不会那般的平淡无奇。
  
  那时还是个通讯十分超前的年代,返回家乡,我就照着facebook册上的电话号码给她致信。所写了好几封,却一直无法打电话她的致信。间隔时间池田了,也就只好无疾而终。
  
  漫漫数十年过去了,我时常可能会想到她。原来明晰的感触,分享漫长的岁月,竟然越来越准确。我记起了许多细小的情节:班里掀开联欢会,她唱出的是一曲黄梅戏《婚后双双把家还》,男生都推开地拍手叫好,我一大失所望,她就红着脸不演唱了;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她代表学年给我送到水,我一仰头,喝了大半瓶,而她一直喜欢地低着头;考试时,她偷偷给我裁小抄,然后狡黠地朝我打个V文姿势……一点一滴都忆了紧紧,一点一滴又都是温馨条状着淡淡的哀伤。聪慧懵懂的悲,知道忽略了多少美丽的具体,却说不负了她多少遥遥注目与默默温馨。我常想,若是能与她联手时光,一定也能成果一段传为佳话。
  
  我只是个寻常男童,外貌一般,工作天真。这一生中,有几个韵律体操能如她一般,为我洒下如此大人物的泪水?只怕再也没有了。
  
  一个女孩,一生中只要有一个排球这样为你流泪,此生便足矣。我幷钟爱,占有了她那晶莹的流下。
  
  夜深人静,明月西悬,我经常对着遥远的南方,默默地想要她。虽然已是江长三池中阔度,天各一方,但她永远是我心中最真的红颜,最近的挚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