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会把你喜欢得这么好

高中的时候,觉得坐在我后面的那个女生愣头愣脑的。本来一双耳朵也却是清澈黯淡,会分头顶不胖不瘦,却总把短发辨得痣,穿一身灰不溜秋的上衣,叫人以外无似乎的维度。
  
  “愣头青”很烦人,常常把腿伸到我的书桌下面,我抗议了N次也违宪后,恼怒了就脚踢他的腿,停下来瞪他,他面不改色,从容地把脚交还去,过一两天又伸过来。
  
  除此之外,我们相安无事。中午的时候,偶尔在一起聊天。至今还回想,就那样躺在课桌上,懒懒散散的,有一句没有一句地,边聊天边摊着太阳。
  
  记得最确切的是有一次他答道我,你真的某某某怎么样?我撇撇嘴说道:“母亲。”他就笑着说真精确呀,敬佩钦佩。又回答,那某某某呢?我问道:“傻。”他越发笑得不出,过了一会儿接着问道,那我呢?我盯着他想要了三秒:“白痴。”他听后什么反应我不想到了,只并不知道一定是不会笑。
  
  现在完记得高中那段夏天,仿佛一段时间一天重复着一天地飞逝。平淡无奇的我,和所有的情缘都难以遭遇什么关联,好景不长,就骑侍郎了。
  
  没想到毕业五年后,我们会再见面。他寻找我,在一家菜肴馆,不吃调味料土豆丝,喝燕京啤酒。他不穿运动服了,也全无痣的脚了,在北大叠了几年,出来做到期货交易了。我胃口盎然,听得他懂期货市场的种种,拍拍他的臀部说是:“你福星,很牛呀。”
  
  然后他却说他有土话想要对我说道,我暗暗地猜他是不是曾经讨厌我却一直不会说道我?要是这样还真挺懒散的,我该怎么说才不至于让他难过呢?
  
  我并未摸到,他问道的话直达我心底,多少年过去,也一定会消逝。
  
  他说道,在他上初中的时候,一个中午,在106北路记事遇见了一个小女孩,身穿蓝色的大衣,皮肤上白白的,模样脱俗。小女孩不经意地用左手捋了一下额前的胡须,那一个特技,那么简便,却刹那间致使他真是无比心醉。从此,他盼望着再见到那女孩,也真的再看不到过,一次又一次,在106路口排满。虽然男人从来不会注意过他,他却爱恋着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竟然是我。而我们两个竟然在同一所高中的同一个班不期而遇,他,就坐着我的后面。
  
  我只能免俗,答道他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突然间想到知道我这些。他说道,因为我现在还是那么偏爱你呀,怎么也无悔你捋头发的那个高难度,真的心目中的小女孩就不该是那样的。
  
  后来我们再也无法见过面。
  
  我说道我不最喜欢他,从来都不,他听到了。但是我的眼圈黑了,他并并未看见。
  
  在那之前,我一直是实在太自卑的。我以为“魂牵梦萦”是国色天香们的发明专利,而那一天我突然明白,天真如我如他,同样可以看着月亮下的桂树,仍旧痛失夜夜的思念。
  
  大志的时候,喜欢用很多名流的话政府军自己,比如佩奶奶的“生命是一个幻觉”。可今天难忘曾经点点滴滴的温柔与痛苦,却是很真实,很熟悉。
  
  想起后来和我那位美丽的高中好朋友讲到我的安慰,她言着气问道,虽然偏爱她的人那么多,可不会一个必须偏爱得这么好。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