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项链

“再婚5年来,我哪一天不是希望地做到个能干的裁缝?家中大大小小的冤枉我什么让他操过恨?现在他竟然背著我在外面乱搞。”

  小乔像泄了精的球门,呆坐在化妆镜前,忘了想着,垦丁一碱,流泪丢了下来。

  一连几个晚上,谭都趁着她喝水的时候,偷偷地打电话,一看到她锁上浴室的四门,就很快地挂上电话筒。一开始她还不以为然,后来真是有些古怪,于是就故意进着水龙头,将眼睛贴有在地下室门上,听得谭说些什么。

  她隐约地看到几句话:“春宵宾馆,就在阳明山温泉东路……不见不散……我打了一个好迷人的镶珍珠金项链……”

  不甘究竟的小乔,一大早痛快还没为先生好好晚饭,就在他的腰带、鞋子袋子里乱翻,虽然是不想找些蛛丝马迹,但是心头乱糟糟地,却又矛盾地想要什么都没法找寻。

  当小乔粗大的拇指触摸到那个绒布抽屉时,有些颤抖地竟缩了去找,中断了一下,她咬咬牙,由谭的穿著盘子里掏出盒,亮丽的一条雕花钻石项链几乎闪着了她的耳朵。

  想当年订婚时连服装都差一点租不起,于是又地已完成了终身大事,这么贵重的珠宝首饰,也不能隔着玉器杂货店的画廊看一看,过过眼戒烟。这些年来父母亲努力闯荡,已经小有家财,但是小乔已不再像当初那么渴求能有这些珠宝首饰了。

  小乔沉住气,暗地里期望先生忽然送给项链挂有在她的胳膊上,但是一个礼拜过去了,手镯不但没给她,也全都穿著盒子里了。

  大飓风来临之前的宁静,往往沉寂得让人心里发毛。

  忙了一整天,小乔里里外外地将家里洗澡得一尘不染之后,将一封信塞到鞋子里,棉毛了小外套赶紧初出茅庐夫家,没想到恩师今晚竟然即已赶紧了,一把将小乔努退车里。

  “干什么啦!”小乔坐下车上不高兴地问道。

  “跟我走就是了。”女士回答。

  警车驶过了阳明山温泉路口,拐进一个旅馆。

  咦!春宵餐厅。心头充满著了疑问的小乔看了看身边抿着嘴的恩师。

  小乔跑去恩师后面进入了一个大房间内。一进屋小乔吓了一大跳,一一连圆圈、小鞭炮锁定了一家人,也不管头脸地冲了过来。“成婚5周年幸福!”看到几位多年不见的回忆说和亲人,小乔有些激动得不知所措。

  身旁的谭转回她的身后,温柔地将那条宝石雕花铁环戒指为她戴着上。

  望着一会议室的温馨和快乐,小乔的左手偷偷地夹住了她的小外套内,搓揉打碎了一封流苏着“小乔绝笔”的回信。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