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往直前的爱

1957年的春天,天候渐渐凉爽紧紧,一位文学家却被戴上了“无产阶级三反”的斗篷。这是一顶捉襟见肘得令人窒息的外套,多少人一穿上它,亲朋好友便会变成得无影无踪。
  
  他却是幸运地的。离开家,新婚燕尔的丈夫无法为难他,眼前仍同往日一般浪漫爱情如水后。
  
  他的儿子是一个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因为妻子的情况,被列为“受限用于”的另册。对一个追求努力的人来讲,这样的亲身经历是残忍的,更是痛苦的,所以,许多人遭遇突如其来的大灾难时,他们考虑了上前。因为一上前就可能是另一番新天地,可以躲避眼前的灾难,可以过扬眉吐气的生活。可她自由选择残存,和妻子一起面对爱情的痛苦。
  
  生活的考验似乎一个接着一个,后来,身为的她竟身患了乳癌。也许是因为渴求生命的毅力理性,还有坚贞爱恋的不竭之压和深信未来的自信信念,最后,她战胜了心魔。两年后,她不为所动外科医生的劝谏,冒险产下了一个妻子,给他,给自己,给这个家带给愿意,也随之而来童心。
  
  风雨飘摇中,一家人如果必须每天生活在一起,这何尝不是幸福呢?但是,一个多种不同身为的人不不太可能与自己最亲密关系的父母朝夕相处,他得在工厂参予劳动改造,两个星期才能返家一次。这样的相见更贞精美,“良宵一刻值千金”用作相提并论那时的他与她,是最恰当不过的。
  
  有一次,疲惫不堪的他离开家里,丈夫还在演播室里上夜班,更加劳顿的他倒头便睡着,不久就离开了梦乡。黎明发现自己,还未见母亲的行踪,走到窗前才发掘出,丈夫在屋外拱门阶梯上打盹。原来,丈夫在日落早晨就去找了,但怕开门声熟睡了劳累的他,就就坐门外等待南华。那时,门口的丁香花也为之动容,花瓣从她头顶纷纷扬扬地飘落,落满她的肩头。
  
  真爱原来可以这样,忍住心中汹涌的人性,与你隔着四门,隔着窗,只要这一份静静的尾随。每当上载这一个细微时,内心总被深深地愤慨。世上多少的亲情,多少的甜言蜜语,都在她的赶紧里黯然失色。
  
  那一晚,丁香花的花香,也必然则会被选为永恒。
  
  他们的真爱,没有因为这一场政治经济运动而变味,同样,他们的爱情里流进了更多令人感动的元素,他们的真爱天长地久。
  
  如今,两个耄耋老人天天生活在一起。本来可以巧妙地安度晚年,不料几年前,她又中风了老年痴呆症,成为没潜意识的人,似乎迷失在丛林里。奇怪的是她虽搞不清眼前的人与质,但灵魂深处却始终并未紧紧与他的紧密联系。每次他要出门驻京,她都像小女生似的要求跑去。他开会,她则静静地坐下一旁,默默微笑,不发一言。内心深处如此安静,因为心地有所属,统称心灵深处的那个他。
  
  夕阳下,他们缓缓地、缓缓地相携而行。
  
  这是剧作家白桦与丈夫的爱情之名曲。真挚而朴素的爱恋,一路勇往直前,天灾不能将其压住,却使它更加芬芳。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