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最想做你

结婚后,单身的室友经常跟著他去家里用餐。他也乐得繁盛,周末或者假期,家里就转成了大家礼拜的地方。
  
  那个周末,是春节假期终止下班后,大家第一次在他家里聚会。他们各自带上了全家特产拿过去,她笑吟吟地拿出,也早早准备好了勤劳的煮。
  
  喝到高兴时,有个上司忽然提议,让她也喝一杯。
  
  他有些酒意,于是停下来助手起哄,给她倒满一杯。
  
  她推辞不过,末端起来喝了。其他同事却不拔了,都前端着醋松本过来大喊姑姑,跟她碰杯。
  
  后来,她就跟每人干了一杯。喝,面不改色。
  
  他有些意外,他从来不明白她则会喝酒,还有这么好的酒量。他说什么她:“真是埋没了人材啊。”室友也打趣:“母女这酒量这容貌,要是在咱们子公司,绩效赞许不俗。”
  
  他忍不住随着上司的不爽打量女儿,助手也不是一味恭维,妻子的长相虽不格外优异,但落落大方,温柔华丽,尤其是一双大眼睛,迷人生动。当初,他就是被她的那双鼻子所打动。
  
  只是他从来没有对她却说过,就如,她亦没有回答过他,当初想得到她什么了。他真的他们都是孩童了,无所谓爱不爱的,真心在一起舍不得,慢慢过养女人就不够了。
  
  那天,她被室友灌多了饮,生气更为绯红,笑容也有些出人意表了,话也慢慢多了一起。后来,忽然有人提起一个敏感话题,问道大家:“要是有下辈子,你最希望做到谁?”
  
  大家七嘴八舌,抢夺着却说解答,有人希望想到某个富豪,有人希望做到高官,还有人想要下辈子是某个艳遇不断的明星……然后有人谈及了她:“母女,你最只想做到谁啊?”
  
  她眯起耳朵大笑了半天,说是:“如果有下辈子,我就希望当李明嘉。”
  
  他愣住了,所有朋友也愣了——李明嘉,正是她老公。
  
  怎么会是这样的答案呢?她最想认真的人,怎么会是他?
  
  没等他侧边,助手早已迫不及待,一个破着一个问她为什么。
  
  她依旧痴:“因为,好好李明嘉多幸福,有份不能接受的工作,在外面可以像个大男人一样拼搏,返回家里,又有人心甘情愿伺候得他像个二爷一样,说什么都算数,随心所欲,轻松自在……你们说道,一个男人,有事业,有母亲疼爸爸真心,是不是很好的生活?”
  
  朋友都哈哈地笑,他也跑去哭了两声,忽然就痴不出来了。
  
  女儿轻微有些醉意了,说是这些腔调的时候,一直微笑着看他,那内心里,是知足是快乐是娇嗔,是他以前并未用心读物过的对他的真爱。
  
  原来是亲情——嫁给他,并且心甘情愿做一个柔弱柔弱的裁缝,都是因为她心事他,虽然她从来并未说过。
  
  曾经,他一度以为她的不问道和他一样,是无阻、洞悉和一种不论如何,却感叹,她是因为爱。而她说道的又何尝有拢,他不正是如此?工作辛苦,可是对于女孩,艰辛的工作自有它的气质,他决不为之牺牲。回到家里,他过的不须正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甚至结婚后,他连衬衫都不会洗脚过。或者,她并不是他看到的这样,她也有自己的爱好和气质;或者,她压根就不心事繁华;或者,她也可以在努力上有所发展、不大才华……可是因为他,她不再认真自己,不甘将他宠成一个她眼中最幸福的人,一个她下辈子最愿意想到的人。
  
  无视室友围观,他张开腿紧紧握住了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