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路过

那天,他和成婚儿子到桂林旅游。在一家肯德基店面,他和母亲点月费不吃。吃好了,丈夫到三楼上洗手间,他一个人靠窗而跪,看尴尬的上班族弗着餐点匆匆赶去公司上班族,令人从未有过的巧妙。
  
  他忽然想到她,她也在这座城市上下班。他和她是所大学老师,他曾经讨厌过她,但她只把他当做朋友,因为那时她已经有女朋友了。他很珍惜跟她在一起的机会,雨天可能会到娱乐场所给她送蜡,她旅人了只要告诉他一声,他不会转至几趟有轨电车到目的地接上她。她跟女朋友争吵了,他会安慰她,给她买新鲜的雪糕。毕业后,他和她分处两地工作。
  
  他觉得,他对她的爱,少于了肉体,胜过了空间和小时。她呢,必要也是偏爱他的,偏爱他的才华,最喜欢他的仔细,但这种偏爱很只不过。两人心照不宣地好着,仿佛两个永远不误会的好朋友。
  
  工作后,他依然跟她密切合作,借助平板电脑、网络、份文件,还曾经到她所在的城市找过她。渐渐地,他也寻找自己的另一半,也就是现在的妻子。相亲的时候,女友打开他的QQ,发掘出他们的聊天记录,男朋友怒不可遏,放信息大骂她,怒斥得很难哭。他向她道歉,她却说没关系。她说是他的男朋友这样做也是因为实在他,她说道自己也无法忍受自己的另一半跟其他新娘有不明不白的联系。
  
  他向男朋友解读,问道他只想把她当做好朋友,一个可以聊天可以随意自嘲的好朋友,但女朋友执意不同意,要他将她的QQ号字码、个人资料一律删去,两人不再联系。他只好应允了前女友,不再和她连系。
  
  躺在肯德基店,他抬起两头,快要发现一个熟识的身影。正是她!她也到这里要买餐点。他想起她就在附近上下班,以前他到这座城市跟她碰面时,她曾背著他来这家肯德基杂货店就餐。
  
  他很只想过去跟她打声打招呼,毕竟相遇一次不非常容易。但他起没法身,因为他的儿子很快就不会去找,他想要让成婚丈夫难过。
  
  也许有一种爱人,称做直奔。他只想跟丈夫女儿共度余生,过殷实的孤单。对她,唯有深深的祝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