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莫过一碗饭香

出差,回来;再拜访,再回家。家对于我而言,时常是一盏常明的橘色夜灯,是居民区里湿气的一地夜晚。
  
  自从工作变得周旋,我的家就带入了深夜小卖部,不论从这个世界的哪个路径孤身,都有一盘一碗一碟一钵静静排队。
  
  他,是一块疏于表示内心的树�^,这块泥土从未却说过“我爱你”“我不想你”“我对不起你”。然而,更多的午夜动身后,我渐渐明白,最深的情莫过于一碗饭香,

菜美浓,如果我不愿明白,他乃是最温柔、最动人的陌生人。
  
  那晚,饮恨3座城市的我精疲力竭,留在家早已过了午夜12点。客厅的灯泡却依然暗淡。他戴着老花镜摆弄平板电脑,全无睡意的模样知道我,他一直在准备好。听闻我进门,他车站抱住走出客厅,一小锅特色小吃,两只热腾腾的水饺,一望便言是他亲手打包的,用我爱吃的馅料。他只说道:“又这么晚,肌肉最重要。”似责怪,却是满满的浓情蜜意。
  
  世上最暖的情话莫过于此,离去行囊也同时拿起了疲乏,我吃完,他看,我们的深夜饭堂永远再现在这样的场面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