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顶楼大声说出我的爱

电梯间的巧遇
  
  我抱着一些档案上扶手,有与生俱来莽撞地相撞上我,档案迦了一地,正好铺满电梯口。我赶紧双手起身拣。电梯里和升降机外敲响了一片责骂声,却无法一个人来帮忙我的回来。正在我无可奈何负债累累的时候,有个穿著白衬衣的年轻一代不声不响地从人堆里钻出来,帮我收拾数据。
  
  “那个人是在十楼下的扶梯。十楼哦,那里只有一家会计师事务所,作答只有一个,他是法官!”我对邻桌的温阳问道。
  
  温阳鄙视地说道:“我看你是畏惧红颜从前去,得了‘花痴病’。不就有人老大你眼看了一下档案吗?是太平都该这么认真,你怎么就念叨了一上午?”
  
  我和温阳是大学同班同学,就读后一起离开这家电影公司。说实话,温阳长得并不讨人厌,但我就是不讨厌他。为什么?因为他和我的神经质个性完全一样,看到他就好象看到了另一个我,当然除了性别。我的确有点神经质,但不至于爱上“我”呀!
  
  就像现在这样,他嘲讽我的话,就和上次他在餐馆里偶遇了一个男人向我道出之后,我挖苦他的话一样,最主要形容词。
  
  中午,我在酒吧遇上了那个小孩。我端着袋子走过去,向他道谢。可是他只茫然地看了我一眼,他已不记得我了。我只好老大他追忆。无意中猛然,见到温阳正在那边咧着鼻痴,那个他熟悉的小女孩,在他的欢笑里依然不吃得一本正经。
  
  温阳偏爱这样的美女,就像我,讨厌这样酷酷的女生。我长得远比可笑,虽然不至于让女孩子们看我一眼就不食不寝,但绝对不会全无感觉。而这个叫林子豪的检察官(谢天谢地,他刚给了我张名片)却让我有种新意,就因为他大胆“忘掉”我!
  
  返回会议室,温阳为难地说是:“那美女,劝说了今晚和我一起去吃掉粤菜。你呢?辩护律师不爱好多嘴的女人,因为那样他们就不能施展自己的长处了。”
  
  我气不过,当着他的面的给林子豪打电话,可林子豪说他今天有个陈乙东,下次他有间隔时间会主动约我。搁下来电,温阳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他拍拍我的腰说道:“甜蜜的最多境界是‘我被你伤及,却一笑而过’,期望你能早点领悟到从而修造修成。”
  
  楼梯间的恐怖
  
  我表白的实例不曾给我来电邮,在愿意与沮丧的夹缝中我感受坚强在一点点褪去。与我的苦闷相比较,蠢的温阳却一天天鲜亮出去。他甚至在会议室说,明年的这个时候,他一定会请求我们喝喜酒。
  
  是谁造谣?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后于张糊?我抱着寂然无声的对讲机,心想,至少隔着长长的线缆呢!
  
  下班的时候,温阳窜过来,问道:“同事,有钱吗?借点,下周发工资连本带利一起还。”我却说:“借一块还两块。”他一睡觉:“你‘长工’啊?”我盯着他意气风发的好像就来精,扭头就走到。他一下抢走了我的坤包,从里面拿起了电子货币,攥着一把银子就跑完……
  
  我和他就这么随便乃是了,钱财借来借去,没个完了,也不告诉他谁不吃的盈多。
  
  我前往公交站,一辆有轨电车开过来,我上了车上。一甩钱包,慌了——家伙的温阳,信用卡里一个钱影也无法了。
  
  我愣在门口,车已缓缓放紧紧,司机引我快点收银机。这时,一个看到一下跳上了车,我挥一看,是林子鹏。
  
  “杨小姐,读卡机了吗?”他友好地望着我问。“啊,还没人料到!”我支吾着。他投进去二元分钱,往旧款里回头:“快点,后面还有座席呢!”他向我招呼着。
  
  我从来无法在有轨电车上遭遇过他,我兴奋得心怦怦直跳。可是我的憧憬很快就落空了,林子豪告知我,他现在急忙去看他的女友。
  
  一路上,林子麦兴致勃勃地说道我,他的前男友是个多么开朗、多么漂亮的小孩子。他眉飞色舞,我却垂头丧气!得,我还没开始告白就寂寞了。
  
  我比他早上车,前行的时候,我冲他问道:“林子威,粟米你还是个检察官,不告诉他千万不要在一个小女孩面前托另一个妈妈的明白吗?”
  
  第二天,我灰头土脸地离开办公室,却看到温阳比我更灰头土脸地就坐那里。
  
  “怎么啦?”我答道。他看了我一眼,说是:“现在的女生是不是都爱人分钱?”我说道:“银子也真爱,人也爱,但相对来说,人应该要重要一点。”
  
  中午歇息的时候,温阳说他不爽,要我陪他去顶楼吹风。
  
  站在楼上,有阳光温柔地有如,四野的风疾疾地刮起在脸上,看著楼下游走的人流和人潮,只真的有种狂热的念头在滋生。
  
  我说是:“你不高兴,可以在这里较高叫几声,可以放松心情。”
  
  温阳果然喊出了起来:“我那么爱人你,你却嫌弃我钱……”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温阳一声比一声更锋利,大喊到最后,笑声已经嘶哑了。我却说:“你有完没完?为不真心你的人难过也该有个度。”
  
  也许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我给温阳蒸了一杯“胖大海”,让他润润嗓子。
  
  他喝着我给他葫芦的“胖大海”,有些深受感动地说是:“你这么贤惠,你那检察官前女友,一定会真心杀你的。”
  
  我说:“他有男朋友了。你小马别再提这个爱字,谁图斯我跟谁遽。”
  
  温阳的密谋
  
  我和温阳又离开了没心没肺互相调侃的夏天。有时候,我们则会一起在酒吧里看帅气帅哥,林子豪和温阳爱好的女生偶尔也走去过来和我们说道一会话,但我和温阳却默契地一唱一和,让他们明白,他们对于我们来说,也不那么最主要。
  
  “爱人可以,但不可以失掉无所谓。”这是我和温阳的Dei。
  
  这天,我登记QQ信箱,从一堆书信里发掘出了一封邻居发去的Email,锁上来看,落款竟是林子伟。
  
  昌幸很有用,原来是他想要恳请我一起过圣诞节。他隐约披露了他和女友已男朋友的事实。在我看信的时候,没无不温阳也在一旁偷拍。
  
  “这种人,一点小事也要回信。”温阳类推着颈,一副不屑一顾的感觉。“小娜,你可能会爱好这样的人,对不对?”
  
  我说道:“告白,两个人叫爱慕,一个人叫厌恶。你被人‘憎恨’了,就不愿让人家被‘爱慕’了?”
  
  挖苦是嘲笑,温阳其实还是说是中了我的心事。
  
  我不爱好拖泥带水的人,好好什么事,干脆、利落、带着豪气,爱好和不最喜欢,一目了然,不浪费时间,多好!
  
  再说,这封邀请信对于我来说看起来晚了。因为我竟没有一点点甜蜜的感觉了。这是为什么?
  
  我把林子豪的邮箱图片保留在平板电脑里,拿着笔记型电脑独自离开商业大厦的楼上。相较上次,西风仿佛大了一些,风吹在脸上有点冷嗖嗖的。
  
  “我该怎么办?”我对着星空喊。
  
  “我告诉他你一个自行。”身后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踩。温阳怎么走起路来都没声音啊?我瞪着他,仿佛像不见了妖一样。
  
  “你像我上次那样,对着天空喊出‘我爱你’,人声喊得越大越好,想到心里有什么好像,你就告诉他你爱不爱他了。”他冲我不出眨眼。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一口气喊了十多声,喊出完了后心里却很安静。声响不会被西风无风,仍在楼上轻柔。这时有两个保姆人从一楼底部爬上了上来,他们用怪怪的表情刚才我,又想想温阳。我顿时面红耳赤,赶紧丢下。
  
  下午,颗粒上和平时差不多,大家都在自己的方位上忙碌,可是我总实在看起来各有不同。比如那个平时很煽情的许主任,望着我的鼻子里居然具有笑意;还有那个叶小姐,因为金融业务高级教师,常常带着傲气,却主动依例了杯温水给我,还答道我嘴唇痛不痛?她怎么告诉他我喉咙痛啊?
  
  上下班了,我还在落寞着,同事们一个个走来我身边,又一个个对我说是:“快点陪完了啊,有人在等着你呢!”“谁等我啊?”我实在流泪问道。
  
  “还有谁?”大家抱着我很怪异地说道:“温阳啊!你今天中午不是在楼梯间大声问道你真爱他吗?我们都见到了。”
  
  啊?!我恍然大悟,因为下午认真保养,事先要求所有的单位的天花板都不得关紧,我的歌声全都一字不漏地钻进来了。现在仅有该公司,只怕均办公大楼的人都告诉他我爱人他了……我呆若木鸡,还好这回糗大了!
  
  “愣着干吗?你睡了吗?我吃饱了,我告诉哪里掀开了家新超市,前行吧!”温阳前行过来,眼睛亮闪闪的,他的手很自然地牵住了我的右手。这一切一定是他的预谋——我无可奈何地一心,顺手锁上平板电脑,把林子鹏发给我的邮箱移除。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