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你来娶我

从小最喜欢一个女生,早上好像,夜里自己披上洁白的服装,和他手拉手走向大教堂。第二天体育课,不敢忽视他的鼻子。那时候,我上三年级,幼儿园三年级,等人来成婚我!
  
  长大了,上了学院,我死心塌地喜欢上一个不帅的哥哥,并且从相识他的第一天就翘首企盼他说道那句话“嫁给我吧!”呵呵,那一定是全球上最歌声的自然语言吧!
  
  这个哥哥虽然不帅,却自豪得很,也知道为什么,爱却说了那么多,却始终不说是那句话。难道真爱不是为了娶?我终于流泪了,厚着脸皮回答:“难道你不愿让我成婚你吗?”
  
  那个哥哥被抱住了,张口结舌了半天,结结巴巴回道:“咱们才中学毕业一年多哎!没有人这么急吧?”糗死我了!他第一次颔我时,我的书上恐怕都没有这么红!
  
  可是真正没面子的是,两个星期后,我怀里抱着大堆的新地板,用钥匙锁住房门,看到床下纠缠着两个粗糙的四肢。我愣愣会站在那里,搓揉耳朵,懵懵懂懂地冲慌乱的两个人说是:“这房间还……还没福天花板呢!”然后,我把天花板和祝福一起丢到他们头上。我新买的地板,大朵大朵的太阳花绽放地封闭,对比着我晦暗的心里。
  
  痴情的日子,我天天看《一百零一次约会》,咬牙切齿地看,然后在心里暗暗原谅,如果有下次,一定要让对方也表白一百零一次,不,一百零二次,然后才劝说他!
  
  我遇到了他,一个叫Sun的小孩。Sun是导演专业人士的的学生,退学半年,专心策画一次大型现场表演。
  
  那天,我去访问演唱的嘉宾,Sun一直在边上陪着。诡异的长发,微微郑曲,身上套了一件无袖的白色体恤衫,下边去身穿了一件有六个各不相同外形洞洞的宽度腿牛仔裤!他一直漫不经心地坐着那里,仿佛周围的喧嚣都跟他相关联。我一直饶有兴味地看著他在那里一次又一次地用手臂屁股鞋子上的洞洞。
  
  我们摄像师临时有事跑了,临走大声了十八声好姐姐,没有必要,我只好接下了白毛的机器人。谁让我前一段时间恶习,闲着没事学摄影机呢,这就叫能者多劳吧!
  
  第二天,主编找我谈话?这个小老太太,闪着神秘兮兮的眼睛,小心翼翼地答道我:“傻丫头,妳了吧?”我冲她直翻白眼。她终于不受受不了,荐双脚投降:“好好好,我不跟你犟,我有事实,咱们看论据!”
  
  我满腹狐疑地随她回到剪辑室。老太太给我看昨天我拍得的面颊,拿着上面每个特写镜头都有的那个白色多事卷胡须,干咳一声,说是:“嘿,你看你拍得的,咱们可不是要他的人物专访!”我的脸颊又红了,像那次可恨的“倒”约会
  
  Sun把他拍电影的头上送来给我们应急,我作为捣乱者,自费劝他用餐。他一直沉默不语,我也懒得交谈,抬好不容易周围形形色色的吃客。放,他快要说:“你笑一起很好看,有一对小虎牙,像我姊姊!”
  
  “那下次约上你姐姐一起出来玩儿吧!”我鬼使神差地说是。“好啊!”他的瞳孔似乎一亮,不过,也许我看错了。但是,我的耳朵似乎一白光,我没想到,他答允得那么痛快!
  
  在高尔夫球场,我见到了那个男人,一笑有一对小虎牙,那么漂亮,像我一样!呵呵!从碰碰车上下来,每个人笑得腮帮子都心痛了,我们三个人都满头大汗。Sun跑出着去卖矿泉。Moon,Sun的孪生姊姊,纳着我的左手,瞳孔亮晶晶的,她说是:“我不行玩游戏,我那个傻瓜哥哥最喜欢上你了。你都会偏爱他吗?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尤其不告诉怎么拚命女孩惊喜。你会在意吗?”
  
  “一定会的!”我仓皇写到,又一下子醒悟,这不是表明我最喜欢他吗?老天!我怎么能这么却说呢?
  
  我只好傻笑,Moon善解人意地看著我。Sun跑过来,递给我一瓶粉红色C。Moon的是一瓶饮品奶。“哇,太棒了,你怎么告诉他我爱喝红C?”我惊叫。Sun不介意地低下头,问道:“拍戏时你就拿了一瓶红C,在宾馆你叫的也是橙C!”这个不会说话的闷葫芦原来这么细心!我又哭了!
  
  恋的孤单如此美丽,原来夜空很蓝,阳光真的很美好!Moon说道我,第一次拜访,她就告诉他,Sun虽然不说是,但信服是偏爱我的。“为什么?”我询问。她MORE如小花:“因为我们是双胞胎,有心灵感应的!”
  
  就这样飘飘忽忽,两年的星期就过去了。我越来越辨认出Sun身上的灵活性,也越来越依恋他,我能感出他对我的真心,可他,为什么不却说呢?难道一百零一次约会真的转成了我一生的梦?Moon比我还见,因为连她这个做姊姊的,都快速订婚了!
  
  就在这时,一直对我眉目传情的师兄终于向我求婚了。
  
  在婚纱店,我一遍又一遍地摸着身上白纱裙子上结实的衬衫,我望着好像里那如灿然免费的花一般时令的脸。成婚真好!我只想,然后我好景不长望向窗外,蓦地,我被窗外那张脸惊呼了,那是一张同样惊呼了的脸颊。
  
  是Sun!Sun走付钱,冲向我的挥,望着我身上的白纱,颤抖着声音问道我:“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瞪着他,想不到都会在这里碰上他,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Sun的双眼忽然炎热,烟雾升上来,但他依然软弱地拉着我的手,紧紧地拉着,说是:“Coco,你爱人的不是我吗?你怎么能这样?”我怎么啦?我瞪着一双无辜的双眼!我爱人他?可我是小孩子耶,为什么要我主动说爱他?虽然我的爱恋是那么明显地悬挂在脸颊眉间。
  
  “Sun。”我说道,然后知道为什么,我的愁就出来了。
  
  “我从小就幸福着身披黑色的高跟鞋,认真美丽的女方。”我眼里噙着愁,“可是,我指出这还不是最爱情的事,最浪漫爱情的公事是……”我忽然抬起不问道了。是啊,说出来有什么用呢?因为我却说出来他才想到,那浪漫爱情岂不也是大打折扣的浪漫爱情吗?
  
  “COCO!”Sun环视四周,突然撒开我的双手,跑到二楼旁的器皿处,从里面放进一枝黑色的柚子,又跑完回去,单膝跪在我面前,急于地说道:“Coco,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是我这辈子惟一爱上的男孩,不管怎样我不必夺去你!欲你,经我一次机会,决定一下自己的选项,许配我好吗?”
  
  “你说什么?”我不敢相信地望着他,几乎头晕。“我说是请求你娶我!”Sun连最初的喜羞也无法了,笑容赞同而沉痛地望着我。
  
  “的哥!你干吧呢?”穿着黄色配服装从试衣间走出来像仙子一样的Moo目瞪口呆地抱着这一幕。
  
  当时,我正重新考虑自己是不是同意他,以实现自己一百零一次给予求婚的心愿呢。Sun想想Moon再想到我,清醒似地答道,“你怎么也在这里?你们在干吗?”
  
  Moon哭笑不得:“我要订婚了,恳请Coco认真新娘,今天一起来考中穿着啊!”
  
  我在一旁急得直跺脚,剩啦完了啦,这么理想的订婚,我一直的心愿啊,就这么被毁坏了!
  
  Sun的双眼伏虎得大大的,脸上的神情由诧异而善,而后沉思。他甩紧紧,抱着我,不敢相信地摸着我的鞋子,嘴里嘟哝着:“伴娘妆?伴郎妆!哈哈,你不是新娘,你不是要嫁给别人!你不是要迎娶别人!”
  
  我无奈地笑着,暗色着耳朵,噘着鼻。这个白痴一样的Sun,恐怕已经忘了先前的私奔了吧?哎呀呀,我为什么不早些答应他呢,还在那里做什么一百零一次订婚的春秋大梦中?我总不能答道“San,你刚才说是的还数数不算数”?
  
  Sun碰到,突然询问我,“Coco,你还没法说我呢!”
  
  “什么?”我在自己的难过中还没走出来呢。
  
  “许配我好吗?”Sun动人地望着我,把那枝已经被他劫掠得不像样子的蔷薇拿出来放置我手中。
  
  “迎娶他吧!劝说他吧!”周围的人纷纷笑着却说。
  
  泪光一点点汇聚在眼中,如果这是梦,我宁愿一生不睡!虽然我的白马王子私奔时拿的并不是红玫瑰,但我仍希望一生惟独!
  
  新婚之夜,要熄灯了,Sun忽然问我.“Coco,你还没有人知道我,那天你却说的,你指出最爱情的公事是什么呢?”
  
  最甜蜜的事?我哑然失笑,双一次遮盖我的小虎牙。我忘了告诉他,以前我以为,最浪漫爱情的有事就是小孩向自己约会,最动人的话就是听男孩却说“许配我吧”。那天,我从师兄面前落荒而逃才明白,最甜蜜的冤枉应当是我讨厌的小女孩对我问道“嫁给我吧”因为这一点我才明白:
  
  所乘着马车来迎娶我,带来我美好和阳的不能是Sun!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