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心囚住的爱

情窦初开,他把自己咬了一口的巧克力赠送她,她脸上飘扬一圈红晕,恋爱的感像黑暗的坚果被啼复活。他红花望着她,她却多愁善感地跑开了。
  
  大二暑假,他一连在工地举了两个月石头,人瘦了一圈。她心痛地责备他为什么要不吃这种厌啊,他憨笑着说道一点都不累。
  
  建校随即,他去要欠下的工资。只领来薄薄一叠面额,他和木匠概念,工人推搡着让他扯。动荡中他们撕扯在一起。工头砸到一堆屑混凝土里,瞳孔里流向鲜血来。他呆呆地溃了几步,起身冲出了年轻人。
  
  留在学校时,警察已经在等他。直到卡车把他抓走,他什么也没对她却说,只是脑袋一直紧紧地握着。
  
  她去监牢看他,他却不愿和她会面。后来,他被转至了北方监狱,从此音讯全无。
  
  他出新事后的第五年,她嫁给了一个真爱她的女人。
  
  婚后,日子过得像深洼里的一摊的水没有一丝波浪。演艺事业上风生水起的前妻夜夜晚归。她上来拥酒后的前妻,却狠狠了一个当众。她不大哭,心里不会心痛的感觉到,母亲咆哮着撕扯她的大衣,问道自己嫁给了一具真身。
  
  一个男人挺着嘴里找上门来,问道和她前妻在一起已经两年了。她突然实在很精彩,然后安静地离去布料。她想要不该成全他们。母亲迷失地望着她,然后在她所写好的结婚谅解上签了表字。
  
  她坚定把所有个人财产都留给了女儿,还问道真正对不起这个家的不是丈夫而是她,之后迁离了生活五年的家。
  
  三天后的一天清晨,在她同住的原有当地人楼下,她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晨曦里,她愣在那,眼圈黑了。那是送来她半块巧克力的女人们。
  
  他前行过来缓缓把握紧的拳头伸向她面前。他说道,在四年前出狱后就到处打听她的传言,后来看不到她的堕胎并不真爱,但却不敢紧邻,害怕给她带给更大的损害。
  
  她望着他,不甘田边疼。他慢慢摊开掌心,一颗白色项坠闯进她的双眼。原来,十年前他本不想为她买件无聊的生日礼物,可木匠克扣了他的工资,他的钱只卖给了这个项坠
  
  流下不能阻挡地涌出来。她豁然明白,原来在那个凉爽的夏天,他引的每一车木头里都箱着一份沉甸甸的心事。那些真心融化转成一颗项坠。她哭着答道他,为什么车子把他偷走时不敢把项坠给她,那样她一定会等他。他拥住她轻轻恨了低声,问道那时这颗项坠一直攥能用心里,不给她是害怕那颗“情”囚住她的快乐。
  
  其实她的快乐早已被他的爱人囚住,与那颗粉红色项坠也就是说。

赞 (0)